四、“觉悟”的先声

 




  (十一)投身五四爱国运动

  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给中国的思想界和爱国知识分子以巨大影响,也使马克思主义开始在中国传播。苦难深重的中华民族觉醒了,中国的历史即将翻开崭新的一页。一九一九年一月,美、英、法、日、意、中等二十七个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胜国在法国巴黎召开所谓和平会议。在美、英、法等列强操纵下,无视中国的战胜国地位,悍然决定将德国从中国山东攫取的权益转交给日本,而卖国的北洋政府竟然准备在这样的“和约”上签字。消息传来,长期积压在中国人民心头的对帝国主义的愤怒像火山一样爆发了。站在爱国运动前列的是大中学校的青年学生。正在这时,周恩来回到了中国。他先在大连上岸,去奉天看望了伯父,又到哈尔滨东华学校看望了南开校友。约在四月底,他回到天津后,立即以极大的热情投身到各种爱国活动中。
  五月四日,北京学生在天安门前游行示威,首先喊出了“拒绝巴黎和会签字”、“惩办卖国贼曹、陆、章”的口号。他们在示威游行后,火烧了卖国贼曹汝霖的住宅赵家楼,痛打了卖国贼章宗祥。北洋政府对学生运动采取镇压手段,拘捕了三十多名爱国学生。这一事件立刻震动了全国,也震动了天津。七日,天津各校学生举行示威游行。十四日,天津中等以上学生联合会成立。二十三日,十五所大中学校的一万多名学生罢课。二十五日,以女校学生为主体的天津女界爱国同志会成立。天津的爱国学生组织讲演队,到公共场所作宣传,痛陈巴黎和会上中国外交的失败经过,揭露政府的卖国行径,号召开津各界奋起救国。六月以后,全国性的反帝爱国运动向更广泛的社会阶层扩展。二十七日,马骏、刘清扬等十名天津代表在北京参加向总统府的请愿,要求政府拒签和约。二十八日,在全国人民和留法学生、华工的强烈抗议和巨大的舆论压力下,出席巴黎会议的中国代表,被迫拒绝了在和约上签字。
  刚刚回到天津的周恩来,虽然还没有进入南开学校大学部,只有一个南开校友的身分,但他天天到南开学校去,与那里的学生领袖共同筹划救国大事,参加各种活动。五月十七日,他参加了“敬业乐群会”的茶话会。六月下旬,马骏、刘清扬等人赴京参加请愿,他前往火车站为代表送行。他还积极参与领导了南开校友共同反对学校接受曹汝霖捐款和让其担任校董的斗争。卖国贼曹汝霖在北京赵家楼的住宅五月四日被愤怒的爱国学生火烧之后,逃往天津,躲进了租界。他装出一副关心教育的样子,表示愿捐巨款给正在筹建中的南开学校大学部。此时校长张伯苓正在筹措大学部的经费,遂准备接受其捐款并聘其为南开学校校董。听到这一消息,周恩来和南开的学生领袖们感到问题严重,必须设法阻止此事,以维护学校的声誉。为了广泛联络已经毕业的南开同学声援这一斗争,周恩来很快给留日南开同学会去了信。他在信中写道:“南开的事体,我是不愿意冒昧说,冒昧管。现在我从各方面看,我说一句,实在是危险的很。”“我是爱南开的,可是我看现在的南开趋向,是非要自绝于社会不可了。人要为社会所不容,而做的是为社会开路的事情,那还可以;若是反过脸来,去接近十七八世纪,甚而十三四世纪的思想,这个人已一无可取,何况南开是个团体。团体要做的事情,是为‘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