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纪事之一〔1〕

 




  茫茫大地之上,芸芸众生之中。树木常蕃,鸟兽时孳,色丽而气香,声婉而鸣和,处处有斯物之迹,在在均此种之居。其力之伟,其势之溥,固宜秉宇宙之权衡,执斯世之牛耳矣。乃孰知大谬不然。有所谓人也,掘起于诸物之殿,恃其能以之驱鸟兽,鸟兽莫敢不服;凭其才以之培花木,花木无有不顺。后来居上,反制前辈,其才其能果何为而若是之伟且大哉?无他,非其智勇之足以慑朝万物也,以其秉有特殊之灵耳。然人之以形骸生于世也,多不满百年,少仅一二时。百年易逝,刹那间已非故我。
  光阴一去,老大徒嗟,得天虽厚,龙钟奚为?夫我之所以为我者,既如是其促且急,则欲为我之真我,于此短少光阴中安得不珍之护之,以系其驰耶!大禹惜寸,陶侃惜分,视光阴之可贵,在昔已然。况丁此大难将兴之日,一发千钧之时,强邻逼处,虎视眈眈。吾人枕戈待旦之不暇,又何敢安吾身而光阴之虚掷哉!余自顾何人,敢拟祖生。然既秉斯灵以为人,则天职应尽,无待迟疑。
  今暑假之休息已尽,受业之时期方长,重整旗鼓,以图振兴。惟学业是求,忽怠惰,随遇而安,是顾用以自惕者也。而追往溯思,此五十日之假期,果何所作耶?岂假休息之名,而行休息之实耶?抑殷殷矻矻,以致力于书城笔阵中耶?夫暑假之休,原以炎夏酷暑不适于读书,群趋一室,尤不合于卫生。是以散之使自修,其所应为也。
  余对于放假之心理既若是,故每当天清气爽之时,辄自思功课之既不余缚,则必求之于功课以外之事,能成其所以为我者为之,方不负此大好时光也。然言之非易,行之维艰。五十日之时光易逝,而我之所期者卒不克竟成,使行之不足以应言也。顾虽如是,而余对于人类所以轶出万物之上,成其所以为人之道者,固已较前之昏昏,莫知西东者,殆若天地之悬殊矣!瞥眼时光已杳,惟有补前之所不足者以足之;则今之视昔,亦猶后之视今也。

  【注释】
  〔1〕本文是周恩来的一篇作文(据手稿)。编者考订乃写于一九一四年秋。原题目为:《人生最宝贵者,无过于光的。况今日为急进时代。片刻尤未可虚掷,诸生求学应识此旨。暑假五十日,当早署,天气清爽,犹克惕厉自勤乎?试各述所为,勿隐》。



 
 

2007/09/10

暑假纪事之一〔1〕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