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战途中与妻书(二)

 




  (一九四七年九月二十九日)

  超:
  今天是八月中秋,日近黄昏,月已东升,坐在一排石窑洞中的我,正好修写家书寄远人。今年此地年成不好,夏旱秋涝,直至前天还是阴雨连绵,昨天突然放晴,今天有了好月亮看,但是人民苦了,只能望收到二成左右。河东来电,亦说是淫雨不止,不知你们那里的情形怎样?山居过节,居然也吃到两块月饼,几串葡萄。对月怀人,不知滹沱河畔有无月色可览,有无人在感想?假使你正在作农村访问,那你一定是忙着和农家姑嫂姊妹谈心拉话;假使你正在准备下乡的材料,那你或有可能与中工委〔1〕一起过一个农村秋节。不管怎样,一切话题总离不开土地改革和前线胜利。九个年头了,似乎我们都是在一起过中秋的,这次分开,反显得比抗战头两年的分开大有不同。不仅因为我们都大了十岁,主要是因为我们在为人民服务上得到了更真切的安慰。你来电提议在东边多留半年,我是衷心赞成。再多在农民中锻炼半年,我想,不仅你的思想、感情、生活会起更大的变化,就连你的身体想也会更结实而年轻。农民的健美,不仅是外形,而且还有那纯朴的内心,这是一面。另一面,便是坚强,坚定的意志,勇敢的行为,这在被压迫的群众中,更是数见不鲜。你从他们中间自会学习很多,只要不太劳累。我想半年的熏陶,当准备刮目相看。
  土地会议的材料,等待参座〔2〕回来,当可听到看到。实际的经验,留待半年后再听你面叙吧!
  大反攻已开始,事情会一天天忙起来。我们现在已经比初离延安时忙了许多。六个月中我们也走了不少地方,但既未到黄河边,又未看见长城,心既不死,又非好汉,相差又只有几里路,你说怪也不怪。我们的工作,还是伏案的多,接触的少,除了电报来往外,就是听新闻,读新闻。看书阅报,一天天的日子也就这样过去了。
  农村的情况,与你们在晋绥五台所见所闻,本质上都相同的,只是这里还没大动起来,一方面由于敌人已深入堂户,许多弱点已客观地暴露出来,另方面还待秋收后再来普遍平分与清查。领导的转变,河东河西都还好,现在这里要克服的是粮食和人力的困难,打出去,将帮助解决这一困难。
  各级农会〔3〕,将在平分后逐步地由下而上开起来。团也在谋恢复。妇女组织不知你和工委怎样计划的,还没见你们电告。
  过几天杨道同志将由此东去,我将托他带些城工部材料给你。华岗〔4〕、友渔〔5〕、其芳〔6〕走得快,都来不及约他们过河一谈。老高夫妇〔7〕来电要求参加土革一时期再出去,我们自然同意。你如与他们相隔不远,望转告他们,如坚决愿回湖南发展,最好的办法是先到刘邓〔8〕中原局的大别山去工作一时期,然后相机南下。如通信不便,亦不必提,反正我们会电告他的。
  这封信是托陈默〔9〕同志带过河去,他们将继续前进,希望不久能达到你的手中。要说的话很多,执起笔来,又不知从何说起。你上次托之栩转来途中的两封报告信,我们都传观过了。
  夜深月明,就此打住,留着余兴送我入梦。愿你安好。
  鸾
  九月二十九夜

  【注释】
  〔1〕中工委,即中共中央工作委员会。一九四七年三月十九日人民解放军撤出延安后,中共中央书记处的五位书记分两处工作:即毛泽东、周恩来和任弼时,继续留在陕甘宁边区领导全国的解放战争;另两位书记刘少奇、朱德和其他一部分中央委员组成以刘少奇为书记的中共中央工作委员会,到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村领导全国土地改革和建设根据地等工作。
  〔2〕参座,即叶剑英。当时任中共中央后方委员会书记。
  〔3〕农会,即农民协会,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农民自愿结合的群众组织。
  〔4〕华岗,当时任中共上海工作委员会书记。
  〔5〕友渔,即张友渔,当时任晋冀鲁豫边区人民政府副主席兼秘书长,中共中央华北局秘书长。
  〔6〕其芳,即何其芳。当时任朱德的秘书。
  〔7〕老高夫妇,指高文华和贾连夫妇。高文华一九四五年至一九四七年先后在山西、山东等地参加土地改革。
  〔8〕指刘伯承、邓小平。
  〔9〕当时是西北局宣传科下属的延安电影制片厂的摄影师。



 
 

2007/09/10

转战途中与妻书(二)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