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文化大革命”中

 




  1966年5月至1976年10月的“文化大革命”,使党、国家和人民遭到建国以来最严重的挫折和损失。如《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所说:“周恩来同志对党和人民无限忠诚,鞠躬尽瘁。他在‘文化大革命’中处于非常困难的地位。他顾全大局,任劳任怨,为继续进行党和国家的正常工作,为尽量减少‘文化大革命’所造成的损失,为保护大批的党内外干部,作了坚持不懈的努力,费尽了心血。他同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破坏进行了各种形式的斗争。”
  以下讲话摘录反映出周恩来在“文化大革命”中的心态以及他在“文革”初期最混乱日子中的一些思绪:
  1966年8月2日在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上发言:“这次文化大革命,聂之梓等七人的大字报是毛主席亲自批登《人民日报》的。这一登,整个文化大革命就轰开了。这次决定撤销工作组,也是毛主席回京后亲自决策的。这次文化大革命是史无前例,派工作组问题,常委特别是留在北京中央工作的我们几个人都要负责任。工作组里绝大多数的干部是好的,我们没有很好地给他们交待政策。我们要替北京市委和工作组负起更多的责任来。
  8月14日接见即将离任的波兰驻华大使克诺泰,谈到经济界的专家和权威时说:“爱国的、积极为人民服务的、不反党反社会主义的人是多数。我们以文化大革命为纲,抓革命,促生产,生产是在继续发展。”
  8月18日在同越南总理范文同谈到“文化大革命”时说:新的革命运动,我们这些老革命就不熟悉了,变成保守派。
  8月30日约中国科学院两派代表座谈,说:把大学教授的家给抄了,不好。不怕乱,但乱要乱出道理,要乱出规律,要符合无产阶级政策,要有政策策略。科学院的人要有科学的态度。
  8月31日在接见外地来京师生和红卫兵大会上讲:红卫兵要学习解放军,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要用文斗,不要武斗。
  9月1日在首都大中学校红卫兵代表座谈会上讲话,强调不要影响和干扰生产部门和业务部门的正常工作,打击面不要过宽。指出:我们既要革命,还要生产,否则吃什么,用什么?工厂不能放假不搞生产,服务行业不能停止供应,热电站是一秒钟也不能停的。凡是生产的地方都不要去影响。对一般资产阶级分子,他没有搞破坏活动,就不要打倒他,不要随便搜查、抄家。
  9月初经李富春提议,毛泽东批准,余秋里、谷牧调国务院协助抓经济工作。周恩来对余秋里、谷牧说:你们可得帮我把住经济工作这个关啊!经济基础不乱,局面还能维持;经济基础一乱,局面就没法收拾了。所以,经济工作一定要紧紧抓住,生产绝不能停。生产停了,国家怎么办?不种田了,没有粮食吃,人民怎么能活下去?还能闹什么革命?
  9月10日在首都大中学校红卫兵代表座谈会上讲:我们要破的是四旧,要反的是资产阶级当权派,不能一切都反。任何事物都要一分为二。不是所有的党政领导者都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不能把一切领导都打成黑帮。黑帮、黑线这些词早就不用了,你们翻开《十六条》看看。说一切都是坏的是不对的,说多数是坏的也不切合实际,多数还是好的。要注意政策。
  9月13日在首都大专院校红卫兵第二司令部全体红卫兵会上讲:并不是所有的文教机关、党政领导机关的当权派都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现在有一些领导犯了错误,但犯了路线、方向错误的是不是就是黑帮?不能那样讲。不能说犯了路线错误就是不革命,就是反党。不能把人民内部矛盾一下子提到敌我矛盾。
  9月15日在天安门城楼上接见红卫兵时讲:搞好工农业生产,关系很大。它关系到我国社会主义建设,关系到第三个五年计划,关系到城乡人民生活,关系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它也关系到支援越南人民的抗美救国斗争,关系到支援全世界各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的革命斗争,我们一定要响应毛主席的号召,一手抓革命,一手抓生产。广大的工人、公社社员、科学技术人员和机关企业十部,都应当坚守生产岗位,不失时机地掌握生产环节,把在文化大革命中爆发出来的冲天干劲,用到工农业生产和科学实验中去。同志们,同学们,为了有利于工农业生产的正常进行,大、中学校的红卫兵和革命学生,现在不要到企业单位和县以下的机关、农村人民公社去进行革命串联,那里的革命,要按照原来的部署,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工厂、农村不能像学校那样放假,停止生产来搞革命。秋收、秋种的大忙季节已经到了,大、中学校的红卫兵和革命师生,应当有组织地到农村去参加劳动,帮助秋收,学习贫下中农的革命干劲和勤劳的品质。
  9月25日接见首都大专院校红卫兵革命造反司令部的为首者,说:抓革命,促生产,有人说提得太早了,我说不早。在运动中要有两个不怕:一是要挺身而出,敢于和J~大师十见面;二是遇有违反政策的要敢于指出,敢于解释党的政策。
  11月19日出席谷牧主持的工交座谈会,讲话中把当时形势概括为四句话:“方兴未艾,欲罢不能,大势所趋,因势利导”,要大家抱着“我不入苦海,谁入苦海”的态度,因势利导,挺身而出,保卫党和国家的利益,个人被冲垮了也毫不袍怨。
  1972年6月10日在批林整风汇报会上讲:这几年,我常说。按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做到老,学到老,改造到老。
  我决不气馁,我非常爱读鲁迅和毛主席的两句名诗以自勉:“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对敌人要冷,对群众,对广大的同志应该做一个“孺子牛”。
  不要看一个领导同志,尤其我今天在政治局工作,负领导的一部分责任,就不能批评。就不能监督,不能提意见,没有这回事。批评和自我批评是党的正常生活。



 
 

2007/09/10

第十一章“文化大革命”中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