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私分明俭朴廉洁──建国以后处理政府工作餐问题

 




  周恩来担任国家总理以后,一方面注意精打细算,厉行勤俭建国;另一方面事事克己廉洁,狠刹大吃大喝、铺张浪费之风。有名的“四菜一汤”制度就是他为了解决公事用餐问题而亲自规定的。建国以后,在中南海里经常召开国务院会议,出席者都是部长一级以上干部,会议时间一般都比较长,为了提高工作效率,减少大家吃饭往返所花去的时间,一般都规定会议到吃饭时安排工作餐。这工作餐为合餐制,通常一桌中摆上四个菜,一个汤,大家正好吃饱。
  周总理常称赞这“四菜一汤”既经济,又实惠。于是,这就形成了一种惯例。吃工作餐时,周恩来和大家吃的都是一样的饭菜,一点也无特殊之感。
  有时在他家里开会,就餐时常常自己掏钱,自己的一份工资开销完了就用邓颖超的钱,吃完以后,他就补一句:这次是邓大姐请客。在周恩来家里吃这种合餐,还常常用一种“盆菜”,即一大盆菜里放上多种原料,搅在一起味道很浓,花样也多,也很省事。他常常说这种盆菜营养很好,经济实惠。
  周恩来吃饭时也常注意不要浪费,他吃完饭后,夹起一片菜叶把碗底抹一抹,把饭汤吃干净,最后才把菜叶吃掉。他亲自规定,吃饭要付饭钱和粮票,通常是四两粮票二角钱,如果是哪位部长忘了带钱和粮票,就下次补交。
  周恩来反对各级领导干部利用工作之便,携带家属,到外地吃喝玩乐,不交分文的作风。有一次,他到外地出差时了解到此种情况后很生气,回到北京后立即严肃而不点名地批评了这件事情,强调这种事情不许再发生,无论哪一级干部领导私自到外地去携带家属旅游,必须交费,自己付款。此后,这种事情渐渐很少了。
  周恩来要求别人做到的,他自己先做到。有一次,周恩来到天津出差,看到各地大兴楼台之风,而接他的车子又朝新地方开去,于是严肃地要求车子开回老地方去住,这样,使天津的同志深受教育。
  一九六四年春,周恩来出国访问后回到成都,第一餐饭是四菜一汤,周恩来一看,就说:菜多了,吃不完浪费,要注意节约,吩咐服务员端一个下去,晚餐再热上来吃。到了吃晚餐时,周恩来问服务员:中午那一样菜呢?有一天夜里,工作人员看他工作到深夜还未睡,就做了一小碗银耳羹端上来,总理一面感谢,一面说:“这个价太高,我不吃,以后不要搞了。”服务员说以后不搞了,这一点请总理吃了吧,结果周恩来还是未吃。
  周恩来到外地视察,吃饭时常常补交饭菜钱。一九六六年七月二十八日中午,周恩来到北京第二外语学院听取群众的意见后,和同学们一起到学生食堂吃饭。他和同学们一样,从厨房里端出炒青椒、烧茄子和主食,站在饭厅里一边吃一边和同学们寒暄。这时,炊事员特意做了一碗汤送到他面前,他随即问:“同学们有没有?”当他知道同学们没有汤时,便也不喝这碗汤,而是倒了一碗白开水喝。饭后,他让工作人员向食堂交了粮票和菜金,并补交了汤钱。学生食堂的午饭是贰角伍分,而他的饭费收据上则开着“贰角伍分伍分”。
  一九七三年九月十六日下午,周恩来来到杭州西泠印社的楼外楼就餐,他请姜师傅做一个醋鱼,并对姜师傅说:“有醋鱼就可以了,这是你们的名菜,再搞两个菜就行了,不要搞多了,我们就这几个人,搞多了,吃不完,浪费。”姜师傅随即到厨房安排去了,此时,周恩来乘饭前间隙手握红铅笔审批起文件来。
  用餐时,总理向随同人员讲他过去来过楼外楼的情况,并称赞楼外楼的醋鱼味道鲜美,做法很好。当干菜肉、霉千层上桌时,总理高兴地说:“这是家乡菜,你们大家多吃一点。”饭后,总理叫秘书结帐,而自己一边服药片,一边继续批阅文件。浙江省一位负责同志劝总理休息一下,周恩来笑笑说:“我现在是休息。”秘书结完帐后,周恩来问付了多少钱,当知道菜馆只收了十元多一些时,就对姜师傅说:“那么便宜,那不行。”他向秘书交待,再去加钱,要按市价付足。这时姜师傅表示再收五元,总理又说:“不够的,不要骗小孩那样,你不收足钱,我就不走了。”姜师傅只得又收下了十元钱。可是过了一个多小时,杭州机场来了电话,说是总理上飞机前留下十元钱,补付今天午饭钱。原来周恩来上飞机前唯恐楼外楼菜馆没有收足钱,又拿出十元钱,托省接待处同志转交。这样,周恩来三次共交了三十多元钱。于是,楼外楼菜馆只好将周恩来总理午餐用的饭菜按市价一一计算,用料除鱼、虾、鸡价格较高外,其余干菜、豆芽、霉千层等都是极普通的,算完细帐,总共才十九元多一些。菜馆算完帐后,于十七日给周总理详细地写了一个报告,并附上菜价清单,把多收的钱请有关部门的同志转交给总理办公室。
  周恩来作为一个治理八亿人口的大国总理,在人民中间处处保持了一个廉洁奉公的光辉形象。



 
 

2007/09/10

公私分明俭朴廉洁──建国以后处理政府工作餐问题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