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留团城牌楼易地──一九五四年北京城建时保留古迹

 




  北京是一座历史文化古城,解放以后,城市公路的扩建和市容修整都涉及到古迹文化的保留问题,其中在建筑史上颇具价值的团城与牌楼是否在城建中拆除,成为市政扩建争论中的两个焦点。问题一直报到国务院,等待周恩来拍板决策。
  北京的团城与它北面的琼岛建于金代,元初在岛上建成了“仪天殿”,明代重加修葺,改名承光殿,并且改筑为砖城,即现在的团城。它两面临水,风景优雅,气势雄伟,与北海诸建筑构成一组严整的古代建筑群,且又在建筑群中自成一体,有很高的建筑艺术价值。但是,由于团城与南面的中南海之间马路太窄,公路扩建到这一带就无法进行。于是,对北海的团城是否保留成为争论的焦点,一种意见主张拆除团城,开阔道路交通;另一种意见主张保留团城,保留艺术价值与古文化风格。
  于是,一九五四年炎夏的一个下午,周恩来来到团城一带进行实地观测。他先绕团城一周,视察周边环境,然后停在团城上眺望琼岛,研究观赏价值。
  接着,他又久久注视着北海大桥上来往的车辆行人。足足两个小时,周恩来在烈日之下竟不知觉,他依然心神专注地观察、思索着交通的情况。在思考之中,周恩来还不时地同陪同他来的同志交换意见,向文物工作者询问情况。
  最后,周恩来作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安排:保留团城,同时又解决道路拓展的问题。怎么解决呢?他决定让南面的中南海院墙后移,让马路向南扩展。
  就这样,既保留了这一有价值的古建筑,又解决了交通问题,而中南海院墙南移并没有什么不良后果。
  团城的问题仅是一处,而牌楼的问题带有普遍性。解放以后,北京一些狭窄街道上的牌楼严重阻碍交通,常常造成事故。从发展北京城建交通的角度看,必须全部拆除牌楼。而从保留古建筑学价值的角度看,牌楼又不能拆毁。尤其是著名建筑学家梁思成教授,他声泪俱下地请求保留那些牌楼。
  问题提到国务院会议上讨论,在多次争论之后,只得由主持会议的周恩来拍板定案。他在仔细倾听了各方面意见之后,引了两句唐诗:“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意指牌楼虽好,但已临城市扩建之时,必须为拆除让步。
  怎样妥善处理呢?周恩来说,有艺术价值的牌楼要易地保存。无甚价值的应该予以拆除了。这一决定作出后,一些被认为有价值、值得保存的牌楼在拆除后被重新安置在一些公园内。这样一来,牌楼易地使各方都很满意,有些牌楼,如北海桥,还作了特殊处理,进行了重新设计,降低了急坡,减少了弯度,重装了汉白玉。



 
 

2007/09/10

保留团城牌楼易地──一九五四年北京城建时保留古迹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