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退为进能屈能伸──“文化大革命”中请陈毅带头“作检讨”

 




  一九六六年八月以后,国务院各部工作相继受阻,周恩来的副手们几乎都被打倒或无法工作。这时,周恩来想出以退为进的办法。
  有一天,周恩来把陈毅找来,要对他做工作,然后从外交部开始逐步把各部工作再恢复起来,方式就是恳求陈毅“作检讨。”对于陈毅副总理兼外交部长在国内外的影响,江青一伙是非常清楚的,他们对刚直不阿的陈毅充满忌恨,自然要搅得外交部不宁。周恩来把陈毅找来后,话语充满忧虑和恳切之情,他对陈毅说:“这么大国家,千头万绪,我总不能没有几个帮手吧!部长们都被打倒了,他们的工作谁来做?我想安排部长们向群众检查,争取尽快过关,把各部工作抓起来”。见陈毅点头赞许,周恩来把话锋一转,对陈毅说:“陈总,我想让你带个头,你看怎样?”“叫我带头?”陈毅明白了周恩来找他来的意图,然后问总理:“叫我向造反派检讨?我有什么错误?”“陈总”,周恩来注视着陈毅说:“就忍了这一次吧。”正巧,秘书通知总理,接见外宾的时间到了。周恩来拉起陈毅:“陈总呀,你是外交部长,外事工作一天不能中断,你要总是被包围,被批判,工作让谁抓?我要管的方面太多,我一个人顶不下整个天哪。”陈毅不愿再惹周恩来的烦恼:“好,想通了,我来找你。”几天以后,陈毅副总理推开了周恩来的门:“总理,我想通了。从今天开始,不再放炮。我检讨,争取早日得到群众谅解,把握好外交部的工作。”周恩来跨前一步,紧握陈毅的手,激动而又深沉地说:“好!你带个头,以大事为重。”他并一再叮咛:“检讨不要太长,写好拿来我看看……”陈毅准备检讨了,但陈毅毕竟是陈毅,他的检讨最终只能批评“文化大革命”的极左行动,这自然招致中央文革一伙人的更大报复和围攻。
  一九六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陈毅等四位老帅接见军队院校学生的讲话捅了马蜂窝,直指中央文革。此事发生后,周恩来把陈毅请来。
  周恩来先不说话,端过一杯飘着绿茶尖的清茶递给陈毅。待陈毅面色平静之后,他不紧不慢地说:“陈老总,现在我要请你接受一个任务。”“什么任务?”陈毅放下杯子。
  “从现在开始,你不要讲话。”“什么,什么?”陈毅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指着自己鼻子问道:“叫我不要讲话?!”周恩来肯定地点了点头。
  周恩来让陈毅检讨,是为了防止造反派夺权。这一次,周恩来让陈毅缄口,更是为了保护陈毅,因为周恩来明白,在运动的势头上,对抗是无济于事的,只能招致更大的麻烦。
  一九六七年二月发生的所谓“二月逆流”,其阵容是可观的,其言词激烈而有理,但在当时情况下,只能被压制。大闹怀仁堂的结果是老干部进一步被批斗,解散了周恩来主持的政治局碰头会,中央文革抓过了大权,代替了中央书记处。
  “二月抗争”以后,叶剑英、陈毅、徐向前、聂荣臻四位老帅和李先念、李富春、谭震林三位副总理处境困难。但过了一段时间,周恩来向毛泽东汇报工作时,有意要促使他们复出,让他们在委屈中重新伸展出来。
  毛泽东问周恩来:现在北面的情况怎么样?周恩来告诉毛泽东,最近的情况不能掉以轻心,苏军在临我边境地带,陈兵数十万,虎视眈眈。他们的意图从各种情况来分析:一种可能是搞边境摩擦,小打小闹;第二种可能是炸毁我核设施;第三种可能是大动干戈,发动全面进攻。
  毛泽东沉思良久,忧心忡忡地说:苏联是亡我之心不死啊!要把这种形势告诉全国人民,加紧备战,特别是军队,一定要有准备,要防患于未然,防止突然袭击。几位老帅怎样?周恩来听出了毛泽东对老帅们的关心,趁此机会向毛泽东说:政治局和中央文革联席会议,已经开过几次了,四位老帅、三位副总理都已作了深刻的检讨。看到国家混乱,自己的战友被打倒,他们对“文化大革命”开始时不理解,想不通,现在已经认识了错误。毛泽东听后,显得非常高兴。这样,在极左势力甚嚣尘上的九大上,朱德、刘伯承、叶剑英、李先念当选为政治局委员,陈毅也当选为中央委员。一九六九年四月二十八日,陈毅、徐向前、聂荣臻、叶剑英又当选为中央军委副主席,从而在军内站稳了脚跟。



 
 

2007/09/10

以退为进能屈能伸──“文化大革命”中请陈毅带头“作检讨”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