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事应变晦莫如深──一九七一年紧急处理“九·一三”事件

 




  周恩来在重大的决策活动中不仅能够慎重稳妥地进行决断,而且还善于在极其复杂而又微妙的事态中临事应变,驾驭事态的变化,显示了丰富的决策经验和临危不乱的决策胆略。一九七一年“九·一三”事件发生前后的紧急处理,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一九七○年八月二十三日至九月八日,在江西庐山召开的中共九届二中全会,是林彪集团向毛泽东夺权的一次特殊较量。这次较量围绕着是否设立国家主席问题而展开,实质上是要使林彪在国家事务中握有更重要的权力。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改草案》等文件,宣布对陈伯达进行审查。此后不久,周恩来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先后代表中央改组了北京军区的领导成员,对“批陈整风汇报会”进行了总结,指出当时的军方重要人物黄永胜(总参谋长)、吴法宪(空军司令)、叶群(军委办公厅主任)、李作鹏(海军政委)、邱会作(总后勤部部长)“在政治上犯了方向路线错误,组织上犯了宗派主义错误”,“希望他们实践自己的申明,认真改正错误。”林彪集团在庐山会议上被挫之后,开始了新的对抗。一九七一年三月十八日,林立果提出“根据目前局势,要设想一个政变计划”。随后,林立果等人制定了《“五七一工程”纪要》,确定政变手段是“利用上层集会一网打尽”党政要员,迫毛泽东就范。此后,“联合舰队”开始了紧张的武装政变准备。
  一九七一年八月十六日,周恩来、张春桥、纪登奎、黄永胜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去北戴河向林彪汇报工作。周恩来在汇报结束时说:根据毛主席的提议,党中央决定“十·一”前后召开九届三中全会,然后召开四届人大,现在各项准备工作正在逐步就绪。林彪一伙对此安排惶恐不安,担心九届三中全会将要提出他们的问题,也担心林彪在四届人大会议上当不成副总理和国防部长。
  与此同时,毛泽东从八月中旬起至九月十二日,巡视南方各地,在向九省市负责人打招呼时矛头指向林彪。于是,接到密报,林彪一伙进行了紧锣密鼓的秘密部署。
  九月七日,林立果向“联合舰队”下达了“一级战备”的命令,决定实施两项阴谋:(一)乘毛泽东外出巡视之机在途中谋害毛泽东,以武力谋害毛泽东后林彪则以“接班人”的身份宣布“接班”;(二)如上一计不成,则南逃广州,另立中央,发动内战。八日,林彪在北戴河正式下达了“盼照立果、宇驰同志传达的命令办”的武装政变手令。这一切急剧的变化,将双方的矛盾冲突推向了白热化的程度。但是,在“文化大革命”热潮的掩盖下,这一切又在表面上显得非常地平静。
  毛泽东在九月三日到达杭州后对林立果等人的若干行径有所觉察,遂突然改变行程,于十一日下午乘列车提前离开了上海,并安然通过了苏州硕放铁桥,打乱了林立果一伙的部署。十二日晚,毛泽东安抵北京。这样,林彪一伙就只有南逃广州或北叛了。
  林立果执行第一方案的同时,一架二五六号三叉戟—IE型专机被调往海军山海关机场,供在北戴河的林彪随时使用。就在这一紧要时刻,驻北戴河的警卫部队将林彪、叶群之女林立衡关于叶群、林立果要带林彪坐飞机叛逃的报告火速报告了北京,中央警卫局又立即报告了正在人民大会堂福建厅主持讨论四届人大《政府工作报告》草案的国务院总理周恩来。
  周恩来接到这个报告后沉思片刻,凭着长期的斗争经验预感到事态的极端严重性。他立即中止了《政府工作报告》的讨论,回到东大厅总理办公室,首先查问二五六号飞机调往山海关机场的情况。在周恩来的严厉追问下,空军司令吴法宪和海军政委李作鹏分别作了某些掩盖真相的报告。周恩来获悉后立即下达了限制飞机起飞的措施,并通过李作鹏向海军山海关机场下达指示:二五六号专机必须有总理、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四个人一起下命令才能飞行。但李作鹏在传达命令时作了篡改。就这样,叶群,林立果等人眼见阴谋败露,已经惊恐万状,决定施展手腕,借周恩来之手调动飞机。
  十二日深夜二十三时二十二分,周恩来接到叶群从北戴河打来的电话,叶群用故作亲切的口气说:“总理呀,有件事要向您报告:林彪同志想动一动。”周恩来一听叶群的试探,立即反问:“他准备到哪里?是空中动还是地面动?”叶群在周恩来的紧问下猝不及答,吱吱唔唔地回答说:“……空中动,需要调几架飞机”。见叶群渐露马脚,周恩来步步紧追:“你们调了飞机没有”?叶群原以为打这个电话能骗过周恩来,不想周恩来步步追问,她不得不再次撒谎,她说:“还没有调,林彪同志让报告总理再调”。周恩来见叶群再露马脚,必定内藏阴谋,他想用缓兵之计定住林彪,用平稳的口气答复说:“今天晚上飞夜航不安全。调飞机的事儿,我和吴法宪商量一下,看看天气再说。”周恩来机智的问答,不仅摆脱了叶群的手腕,而且使叶群显露了马脚,迫使林彪一伙乱了阵脚,改南逃为北叛。当十三日零时五十三分林彪一伙强行突破阻拦乘二五六号三叉戟飞机逃跑后,周恩来马上掌握了主动权,他立即向毛泽东作了报告,然后向全国下达了禁空令,并将黄永胜扣在人民大会堂休息室,令李德生前往空军作战室进行控制,派杨德中“寸步不离”盯住吴法宪。
  当周恩来请示是否拦截林彪飞机时,毛泽东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都是没有办法的事,由他去吧。九月十三日凌晨三点多钟,周宇驰等从北京沙河机场乘直升飞机向蒙古方向逃跑,周恩来等下令派战斗机拦截迫降,如飞进城区就坚决打掉。几乎在同一时间,周恩来根据毛泽东的意见,在人民大会堂召开了在京政治局委员会议,通报了夜间发生的一切情况,说明了应付万一的准备,第二天,边防部队进入了一级战备状态。十四日下午,周恩来得到外交部转来我驻蒙大使馆的报告:获悉九月十三日凌晨三时中国民航二五六号三叉戟飞机在蒙古温都尔汗附近肯特省贝尔赫矿区南十公里处坠毁,机上乘员八男一女全部死亡。此时,周恩来已经连续五十多个小时没有休息,他在风云突变、斗争深入的复杂情况下,以其卓越的决策智慧临机决断,巧妙制敌,使全国避免了一场更大的内乱。



 
 

2007/09/10

临事应变晦莫如深──一九七一年紧急处理“九·一三”事件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