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鸿去翼竭泽而渔──指挥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

 




  上海,是当时中国最重要的工业城市,不仅面积大、人口多,街道建筑复杂,而且有着被称为“国中之国”的帝国主义列强的租界。在这样的城市中举行武装暴动,必须有正确的军事指导,以求减少伤亡,较快取得胜利。
  周恩来在领导上海工人三次武装起义中,运用了制鸿去翼、竭泽而渔的谋略思想,实行分区进攻,先易后难的办法,逐次攻克敌军据点,最后集中兵力,对固守之敌展开武力上和宣传上的强大攻势,使其土崩瓦解,归于全面失败。
  上海工人武装起义爆发后,起义军分南市、闸北、虹口、浦东、沪西、沪东、吴淞七个区开始行动。当时军阀毕庶澄所部为了便于逃跑,将其主力集中于火车站所在的闸北地区。工人纠察队依总指挥部部署,首先实行分区进攻。当天下午四时,除闸北以外其他各区相继告捷。起义中缴获了大批武器,徒手的工纠队员武装起来。随后,周恩来命令各区工人纠察队向闸北增援。
  闸北敌军主要猬集于东方图书馆、北火车站等据点。这些地方工事坚固,敌兵力、火力都很强。在东方图书馆,敌凭借四层的钢筋水泥建筑和两挺轻机枪的火力扼守。在北火车站,敌设有重机枪阵地,其白俄雇佣军拥有装甲火车,还配备了迫击炮。此外,附近的外国租界当局,也设立了重机枪阵地。
  工人纠察队展开进攻则伤亡较大。
  战斗进行中,吴淞区委送来报告:这天清晨,有五百余名敌军,携带机枪,乘火车开往吴淞,准备从海上逃跑,因吴淞已被工人纠察队占领,又掉转车头返回上海。现军车正向北站驶来。周恩来分析了战局,认为,决不能让这列火车进入上海,否则就会冲破工人纠察队的防线,并增强敌人在北站的力量。应将敌军分割包围,各个歼灭。他决定:对乘车返沪之敌,在市郊天通庵火车站附近组织伏击,务期就地全歼;对东方图书馆之敌“围而不打”,待其候援无望而停止抵抗;对北站之敌,步步为营,渐次压缩,以一网打尽。
  决定作出后,周恩来亲自率领工人纠察队来到天通庵,勘察地形,修筑工事,部署兵力,并将路轨道钉拔除。黄昏时分,敌列车进入伙击圈。由于道钉被拔,列车倾覆,埋伏于铁路两侧的工人纠察队员立即发起进攻。敌人毫无准备,又车门关闭反锁,只能在窗口抵抗。入夜,又有一部分学生纠察队投入战斗。敌人军心涣散,于次日缴械投降。纠察队又得到新的补充。
  在东方图书馆,纠察队紧围敌军,并对露头敌军实行火力压制。天通庵战斗结束后,起义指挥部用广播喊话,通知对方天通庵战况,劝告对方立即投降,否则即实行炸药爆破。敌军挥舞白巾乞降,武装工人并未马上理解其中含义,还继续进攻,又有六人牺牲。这时周恩来赶到,命令停止战斗,接受对方投降。这样,攻占了东方图书馆,起义总指挥部也随之迁入。
  此时,敌人在上海只剩下最后一个据点──北火车站。按照周恩来的部署,纠察队在机枪掩护下,在敌人前沿修起了三道防御工事,逐步接近敌人。
  黄昏后,敌重机枪及白俄迫击炮射击,引起居民区着火。在现场的周恩来一面组织工人救火,转移居民;一面调整火力配备,以防止敌军反扑。果然,敌人借助火势,向纠察队发起进攻,纠察队被迫后撤。这时,周恩来亲自指挥纠察队实行反冲击,将敌打回北站。
  在最后的围歼战中,周恩来与工人们一起冒着炮火加固工事,并开展战场除奸活动,就地处决一些在前线造谣生事的工贼和敌探,鼓舞了士气。当时,北伐军东路军已抵达市郊新龙华。上海市总工会派员前往慰问,希望北伐军速进上海,与工人纠察队一道解决战斗,会师北火车站。国民党右派分子则称,北伐军不支持上海工人纠察队,让毕庶澄消火了纠察队再进上海。
  慰问团向周恩来汇报后,周恩来说:“我们上海工人纠察队是有骨气的,我们完全有力量拿下北站!”周恩来在前线召集军事会议,决定集中兵力、火力向北站进攻。
  二十二日下午五时,传来消息说,敌首毕庶澄见大势已去,已化装逃入租界;敌军及白俄雇佣军已近土崩瓦解。周恩来向工人纠察队员发表动员讲话,指出,全市各区敌人已基本被我们消灭,现在这里剩下的最后两千敌军已经成为网中之鱼,逃不掉了!他们坐火车也不行,因为火车头早开走了;若想从吴淞口出去也不行,因为天通庵的敌人被我们解决了。他向全体纠察队员下达了总攻的命令。纠察队员士气高涨,立刻向北站发动总攻。六时,北站大厦上升起了革命的旗帜,工人们举着形形色色的武器,兴奋地欢呼胜利。
  制鸿去翼,竭泽而渔,就是说,要达到目的,就要创造达到目的的条件。
  《东周列国志》第七十二回称“夫鸿鹄所以不可制者,以羽翼在也。欲制鸿鹄,必先取其羽翼。”上海工人武装起义开始时,工人纠察队有五千队员,一百五十杆破旧枪枝和三枚炸弹。而面对的敌人,则是固守各军事据点,装备精良的五千反动军警。依当时双方军事实力,如首先集中进攻敌重兵防守坚固据点,必会造成久攻不克、损失惨重的局面。周恩来等审时度势,指挥纠察队对敌实行分区进攻,先易后难,各个击破,不断夺取敌人武器武装自己,不断用新的军事进展对敌展开心理攻势,使敌之首要四面楚歌,步步孤立,犹如鸿之被去羽翼,鱼之被竭池泽,最后丧失抵抗能力。仅经过三十余小时的激战,敌全军覆灭。上海第三次工人武装起义是中国革命史上的辉煌篇章,也是世界工人阶级武装起义史上有数的成功范例,其军事指挥艺术十分值得珍视。



 
 

2007/09/10

制鸿去翼竭泽而渔──指挥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