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石投卵避实击虚──指挥第四次反“围剿”

 




  《孙子兵法》云:“兵之所加,加以石投卵者,虚实是也。”“反之形,避实而击虚”。《晋书·温峤传》曰:“今之进讨,若以石投卵耳。”《淮南子·要略训》称:“避实就虚,若驱群羊。”虚实是中国古代兵法上一对对立统一的范畴。以虚击实,犹若以卵投石,必败;以实击虚,犹若以石投卵,必胜。劣势之军,要战胜优势之敌,就要以客观条件为基础,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避实击虚。若此,方能如疱丁解牛,游刃有余,稳操胜券。
  一九三三年二三月间,蒋介石调集四五十万兵力,分三路对中央苏区发动第四次“围剿”。其左右两路军负责“清剿”和防堵,中路军十余万人在总指挥陈诚率领下直入中央苏区,试图寻红军主力决战。
  此时,中共党内“左”倾错误的领导者,通过宁都会议,取消了毛泽东对红军的领导。为了进一步贯彻其军事冒险主义的错误方针,临时中央和苏区中央局,要求红一方面军强攻敌人重兵防守的南丰城,以先发制人的作战行动,粉碎敌人的“围剿”。
  担任红一方面军总政委的周恩来和总司令朱德等认为,进攻南丰是以己之所短,攻敌之所长,因而一再电请更改作战方针。一月二十七日,周恩来致电中央和苏区中央局指出:“本来依现时敌情,即抚河流域敌之两个较强的‘进剿’军还未组织完全以前,我军能在抚河东岸会合十一军求得运动战消灭敌人主力,确比围攻南丰暴露我军企图去打敌增援队为好”。一月三十日,周恩来在致中央和苏区中央局电报进一步指出:“连续的残酷的战斗转眼就到。
  我如立即转到抚河西,只有攻城才能调动敌人。攻城除前电所述,一暴露全力,二易受夹击之不利外,还有三损伤大,四不能筹款,五耗费时日的不利。
  因此在敌人部署完毕前,如能在抚河东岸连续求得运动战解决敌人,我都不主张立即过河攻城。”他说:“我终觉消灭敌人尤其主力,是取得坚城的先决条件,敌人被消灭,城虽坚,亦无从围我,我可大踏步地宜入坚城之背后,否则徒损主力,攻坚不下正中敌人目前要求。”但中央局无视战场实际情况,强令红一方面军执行其任务,并称:“此新计划经中央局全体通过,请立即讨论并电告执行的具体部署。”不得已,周恩来只能向临时中央和苏区中央局提出攻击南丰的军事部署,但声明:“上述部署不是呆板的,敌情地形有变尚须活用。”如强袭不成,“便须转移地区,攻宜黄、乐安调功敌人,于山地运动战中解决。”二月十二日,红军开始围攻南丰城,彻夜激战,未能得手。陈诚闻讯后,立即命令南丰据城坚守,以中路军三个纵队提前向指定地区集结,企图围歼红军主力于南丰城下。
  在此险恶局势之下,周恩来等当机立断,迅速改变原有军事部署。二月十三日,周恩来致电苏区中央局:“改强袭南丰为佯攻,决心先消灭增援队。
  现部正在南丰西部一带集结,今明两日弄清敌军行进路线后,当求得预期遭遇的运动战中消灭敌之一翼,以各个消灭之。”他们以少量部队继续佯攻南丰,并以一部兵力伪装主力,向东面黎川方向转移,而将主力四五万人秘密至南丰两南的东韶等地,隐蔽集结,待机歼敌。
  敌军被红军佯动部队吸引,以第二、三两纵队跟踪追击,以第一纵队两个师堵截红军归路,袭击红军后方。鉴于敌第一纵队两个师态势孤立,侧翼暴露,周恩来等即令主力在其所必经,且又山高林密的黄陂一带设伏。红军又故丢“密信”,其中说:我军主力正围攻南丰,惟白军若向黄陂前进,对我有极大危险。故应由地方武装竭力抵抗,滞敌行动。敌军信以为真,冒雨推进,终于落入主力红军伏击圈中。二十七日,红军发起攻击,激战两日,全歼该敌,取得重大胜利。随后,又秘密撤离战场,使敌在半个多月内失去进攻目标。
  陈诚在遭红军痛击后,命主力掉头西援,周恩来等又命红军一部向广昌开进,以调动敌人。陈诚为避免再被各个击破,变“分进合击”为“一路”进剿,中间突破。他把第一、二纵队近十万人编为前后两个梯队,交替掩护,向广昌方向搜索前进。周恩来等命佯动红军在广昌方向积极引诱敌前梯队加速前进,使之与后梯队拉开距离;而以主力秘密向草台冈一带地区集结。三月二十日,敌前后梯队已相距百里,周恩来等下达作战命令,“采取迅雷手段,干脆消灭草台冈、徐庄附近之十一师,再突击东陂、五里排之敌。”敌第十一师是陈诚赖以起家的基本部队,装备精良,训练有素,是蒋介石嫡系部队的佼佼者。但红军主力几倍于敌,且草台冈一带为盆形谷地,山峦起伏,敌空中难以支援,重武器威力难以发挥。二十一日拂晓,红军突然发起猛攻,至午后一时,将敌第十一师基本歼灭。敌其余各部闻风丧胆,竞相后撤,第四次“围剿”终被粉碎。
  在第四次反“围剿”战役中,周恩来等成功地运用了以石投卵,避实击虚的谋略,创造了大兵团伏击歼灭战的宝贵经验。他根据战场实际,灵活变换战法,避敌锋芒,寻敌弱点,以佯攻迷惑、调动敌人,造成敌人失误;而将大兵团秘密集结于有利地区,出其不意歼敌一部,使敌既无招架之功,更无还手之力。毛泽东曾经评价说:“第四次反‘围剿’时攻南丰不克,毅然采取了退却步骤,终于转到敌之左翼,集中东韶地区,开始了宜黄南部的大胜利。”蒋介石在写给陈诚的“手谕”中哀叹“此次挫败,凄惨异常,实为有生以来唯一之隐痛”。因失败而被撤职留任的陈诚也痛苦地说“诚虽不敏,独生为羞。”国民党的战史在总结这次失败的教训时,曾直言不讳地说,红军善用机动原则,避实击虚,以大吃小等战法增强其作战能力,造成局部胜利,使国军此次围剿,仍蹈第一、二、三次围则之覆辙。



 
 

2007/09/10

以石投卵避实击虚──指挥第四次反“围剿”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