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口排险金蝉脱壳──宣化店谈判与中原突围

 




  一九四六年初,中原地区上空翻卷着内战的乌云。依照国共《双十协定》和《整军方案》,中原人民军队应撤至其他地区。而国民党政府不让转移,他们调集三十万军队,把中原军区六万多人包围在以宣化店为中心,东两不到一百华里,南北仅为五十华里的狭小地区,伺机一举消灭。四、五月间,国民党在向东北四平街长春进攻的同时,试图在中原发动突然袭击,以挑起全国内战。
  这时,周恩来率领中共代表团到达南京,与国民党、美国代表继续举行和平谈判。中原局势,引起周恩来的严重关注。五月三日,他致电中共中央,分析国民党方面动向:“蒋本定卅日飞汉,今忽飞西安,更可证其避开武汉,为发动歼灭五师之战。现关内各地顽军伪装八路军破路袭击,其目的在借口侵占,发动进攻,我被迫自卫,彼必大嚷我破坏停战实行进攻。对五师则诬蔑土匪、挑衅,逼我自卫,好发动进攻。美马熟视无睹,并不制止,执行小组亦不前往调解,则很可能发展成为全国内战。”为制止中原内战,周恩来与国、美代表严正交涉,力主进行中原实地调处。他还向记者发表谈话指出:争取和平,应“首先协议停止中原内战,以免牵动全局,发展成为全国内战。”在周恩来坚持下,国、美两方被迫接受建议,同意前往宣化店视察。中共中央致电中原军区,告知周恩来将到宣化店,指示,要“速准备充分材料,阻止国民党阴谋,并提出方案,要求合法转移。”五月五日,军事三人会议成员周恩来、徐永吕以及美国特使马歇尔的代表白鲁德到达汉口,连夜会商调处事项。同日,中共代表团在上海发表谈话,目前形势极为严重,中原大战一触即发。如果中原内战爆发,必将成为全国内战的起点,所以周恩来、徐永昌、白鲁德此行,关系重大。中原军区也发表声明,表示被围军民正以必死的决心保卫和平,国民党当局应悬崖勒马,勿玩火自焚。同时,要求全国人民重视这一问题的严重性。
  五月八日,三人会议成员及其代表,会同军调部小组成员抵达宣化店。
  军事调停会上,中原军区负责人和干部战士愤怒揭发了蒋军围困、侵犯解放区的暴行。周恩来根据前线报告和调查事实,严正指出:国民党“打下中原必然进攻东北。中原内战是全国内战的爆发点。”他再次呼吁,“现在全国需要和平,内战应无条件停止,千百万人的生命所系,如何能拖,又如何忍拖!”国、美代表理屈辞穷,表示愿意维护和平,随行记者一一记录、报道,把中原战事置于舆论的监督之下。在宣化店视察期间,周恩来参加了中原军区领导干部会议,严肃地告诫大家,国民党反动派从来都是不遵守协议的,他们和谈是假,内战是真。绝对不要依靠网民党发善心,必须依靠自已的力量,用枪杆子设法突围出去。根据中共中央有关指示,周恩来与军区领导一起研究制定了武装突围实行战略转移的方案。
  五月十日,三方代表签订了关于停止中原内战的《汉口协定》。这一协定,打乱了蒋介石的内战部署,使中原局势有所缓和。根据协定规定,中原军区合法转移了二千余名伤病员、非战斗人员及部分地方干部,解决了部分经费、粮食、医药、救济等问题,为武装围创造了条件。为争取时间,保护中原部队,周恩来还时时从全局考虑,杜绝国民党内战借口。五月下旬,山东解放军某部围攻枣庄。周恩来立即致电中央,认为这样做“恐于大局不利,并将影响五师处境”,建议“停止进攻,如已拿下,则应宣布我退出枣庄。”中央即电告山东。
  为应付突然事变,中原军区加紧了突围准备。国民党以为中原军区会朝东北方向突围,向新四军主力靠拢,因而将大部兵力集中在东线、北线。我军则按照与周恩来研究好的预定方案,以少数兵力向东北佯动,造成敌人的错觉,而大部队则秘密向西集结。六月十九日,中共中央致电中原军区:“宁周电称:蒋决定大打,你处须随时注意敌情,准备突围。”二十二日,中原郑位三、李先念致电中央并周恩来等,称:依据情报,大战难免。“我们为主动计,建议六月三十日前主力突围”。二十三日中央指示:“同意立即突围,愈快愈好,不要有任何顾虑,生存第一,胜利第一”。六月二十六日,国民党撕毁协议,向中原军区大举进攻,挑起了全面内战。中原解放军以主力向西,一举突出重围。
  在中原部队转移途中,周恩来密切注视时局动向,进行强有力的支援。
  针对国民党诬蔑中共首先移动,挑起战争的谎言,周恩来发表谈话指出:“政府的计划,是要聚歼该地我军,而政府却在宣传我军向西移动”,“据我想,该地我军为自卫计,可能干政府军力薄弱之处,设法避开惨遭消灭之命运。”周恩来还说:“现在平汉路西政府有五个军追击,一个军堵截,情况极严重”,国民党必须停止这一行动。根据中共要求,军调部驻汉口、宣化店执行小组三方代表到达南京,报告中原战况,中共要求国民党停止进攻,使中原解放区部队能够和平转移。七月底,军调部达成《关于中原突围部队的过渡协定》,规定国民党停止追击,突围部队停止移动。而国民党称李先念部被打散了,拒不执行协定。周恩来坚定地指出:“李部绝对打不散,将来问题更大!”中原突围后,部分指战员与所部失去联系,到南京来找中共代表团。在周恩来领导下,代表团进行了接待转移工作。凡经审查核对,弄清政治面貌的,及时送往解放区;碍于环境一时不易了解的,动员利用社会关系或去解放区或留国统区;面目没有暴露的,动员留国统区进行地下工作。周恩来还致函国民党行政院救济总署署长蒋廷黻,要求接济、安置中原军区离散人员,并查寻被国民党扣留的中共方面救济人员,敦促释放。
  在党中央的亲切关怀和全国各战场的积极策应下,从六月到八月,中原突围部队以无比坚强的毅力,冲破敌人重重包围和堵截,胜利完成了战略转移任务。主力在陕南、鄂西创建了新的游击根据地,一部转入陕甘宁边区,向东掩护主力突围的部队则进入了苏皖解放区。中原突围粉碎了蒋介石聚歼我军的毒计,大量牵制了敌军,有力地支援了其他各解放区。正如中央军委所指出的:“整个突围战役是胜利的,敌人毫无所得。你们这一行动已调动程潜、刘峙和胡宗南三部力量,给反动派以极大震动与困难,故你们的行动关系全局甚大”。
  全面内战爆发前夕,周恩来通观全局,敏锐认定中原将是国民党把内战由关外引向关内的导火索。他亲往调处,虎口排险,延缓了内战爆发时间;而谈判期间,又利用可以与中原部队直接商谈之机,秘密确定了武装突围的金蝉脱壳之计,这是军事斗争与政治斗争巧妙结合的成功范例。



 
 

2007/09/10

虎口排险金蝉脱壳──宣化店谈判与中原突围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