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困长围覆巢毁卵──参与指挥太原战役

 




  一九四八年七月晋中战役后,国民党阎锡山部主力龟缩太原孤城,一部困守大同。中共中央军委命华北军区所部十七个旅共十万人于太原附近休整,准备发起太原战役,夺取太原。
  太原是阎锡山的老巢。它位于晋中平原北部,南为平川,北为丘陵,西濒汾河,东依罕山,地势复杂,易守难攻。该城工业发达,有钢铁厂、机械厂、兵工厂等重要工厂八十余座。经多年经营,具有以五千多个各式地堡为骨干、纵深三十余里的环形防御体系。城周有铁路,南北市郊有机场。敌守军总兵力约十万余,火炮六百门。
  鉴于敌城守备坚固,且敌我兵力相当,周恩来指示前线我军全面作好攻击准备工作,在对太原守敌实行军事进攻的同时,加强政治瓦解。七月十六日,周恩来为中央军委起草给徐向前、周士第的电报,指出:为配合太原攻城行动,应对阎锡山部开展政治攻势,如与太原工人、工程师等有关系的,望派人送信进去,保护机器勿遭破坏。徐向前、周士第等就对阎锡山劝降的内容及条件向中央请示,中央复电指出:据薄一波同志电话谈,阎锡山在我兵临城下控制机场情况下,逃走之望既绝,自杀又非其所愿,故投降的可能是有的。阎及其部下,最顾虑的是他们的家产,别的都不容易打动他们的心,最击中要害的是如能保全他们的私人财产,则阎的部下会纷纷劝阎投降,即使阎不同意,也可能发生内变,或者在我军攻入城后,愿以保护公共财产自赎。
  故我方在与其交涉时,可告以如阎及其部下任何人肯早日自拔,将功赎罪,我们不但保证其本人及其家属生命安全,即其私人财产,只要不是以特权掠夺的官僚资本,我们亦将予以保护。
  为加强对太原守敌的军事攻势,聂荣臻、薄一波、滕代远致电中央,要求抽调兵力,增援攻坚部队。七月二十六日,周恩来为中共中央军委起草复电,指出:目前尚是围困阶段,故可暂不增派。但支前后勤工作需要加紧准备,而对已收复的十几个城市及恢复铁路的工作,更需人检查、领导。九月二十八日,华北军区第一兵团前委决定:“战役的指导方针,系以围困、瓦解、攻击、逐步削弱敌人,然后一举攻下太原,全歼敌人。”十月初,阎锡山部以攻为守,出动七个师的兵力,向城南进犯,企图向外扩张,确保其城南武宿机场,破坏解放军进攻太原的战役准备,并抢粮抓丁。徐向前等决心利用敌军脱离防御阵地的有利时机,提前发起太原战役。
  十月五日,太原战役正式展开。人民解放军各部奋勇出击,至十五日,歼敌一万二千余人,从南北两翼突破守军第一道防线,向其纵深推进约六公里,完全占领了城南武宿机场,并以火力控制了城北新城机场。十月十五日至十一月十三日,解放军又攻占了东山四大要点,控制了城东主要阵地,瞰制了市区。
  这时,辽沈战役已结束,华北国民党军成为惊弓之鸟。为稳住傅作义集团,防其南逃或西撤,中共中央军委于十一月十六日发出缓攻太原的电令。十一月十九日,周恩来为中共中央军委起草致徐向前、周士第的电报,指示在太原战场上控制要点机场,准备过冬。并告知东北野战军即将入关,杨、罗、耿兵团将开往察南,策应平绥作战。根据中央指示精神,太原前线解放军在攻占太原城东、北、西三面部分据点,以火力封锁城西、城北机场,断绝敌空运后,即停止进攻。围城各部队开展阵前练兵,提高攻坚能力,同时,对敌进行广泛的政治攻势,瓦解敌军。至次年三月底,又瓦解敌守军一万二千余人。
  一九四九年初平洋故役结束。中央军委增调两个兵团,两个炮兵师开赴太原前线,并决定成立以徐向前为首的中共太原前线总前委和人民解放军太原前线司令部,开始总攻太原作战。此时,太原前线人民解放军已达三十二万余人,为阎锡山守军的三倍,拥有火炮达一千一百门。在全国战场上,人民解放军自取得战略决战的伟大胜利后,又于四月二十日,发起声势浩大的渡江战役,这对太原守敌产生了极大的心理震撼作用。经外围作战,解放军于四月二十四日,对城垣发起总攻。数小时后,全歼守敌,俘太原国民党军政要员孙楚、王靖国及日本顾问多人,太原终获解放。
  历时六个多月的太原战役,共歼灭国民党军一个绥靖公署、一个保安司令部、二个兵团部、六个军部、二十个师,总计共十三万五千余人。大同国民党守军万亲人因陷于绝望境地,于四月二十九日接受和平改编,至此山西全境解放。
  对太原实行久困长围的作战方针,是中共中央军委的英明决策,而周恩来也是重要的决策参与者之一。围困期间,解放军对敌实行了围困、瓦解和攻击相结合的方针,在反复争夺外围据点中逐批地消灭了部分敌军,同时以强有力的政治攻势瓦解了敌军士气,从而在总攻前就极大地削弱了敌人的战斗力。最后,以较小的代价顺利围歼了守敌。实践证明,在战略和战役的主动权均操于我手,而我之兵力一时又不占优势的情况下,对孤守城市之敌采取长期围困而后总攻的方针是正确的。



 
 

2007/09/10

久困长围覆巢毁卵──参与指挥太原战役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