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制疫情驱扫瘟神──抗美援朝战争中领导反细菌战

 




  一九五二年一月二十八日,一批美国飞机飞临朝鲜江原道平康郡一带志愿军阵地上空。经过一阵低空盘旋,又悄悄飞走了。随后,白雪皑皑的阵地上出现了许多当地很少见到的苍绳、跳蚤、蜘蛛等昆虫。不久,朝鲜一些重要城市和交通要道也发现了美机撒播的苍蝇、蚊子、老鼠、兔子等生物,还有食品、树叶棉化、传单等杂物。二月末三月初,美国飞机又侵入中国东北领空,在抚顺、新民、安东、临江等地撒播生物和杂物。
  此后,疫情报告不断由各地传来。在当地历史上已经绝迹的鼠疫、霍乱等烈性传染病开始发生,回归热、天花、斑疹、伤寒等其他疾病也开始流行。
  三月份,志愿军中患鼠疫的有十六人,患脑炎和脑膜炎的有四十四人,患其他急性病症的四十三人,其中三十六人死亡。
  专家对美国飞机的抛散物进行收集和鉴定,触目惊心的事实呈现在人们眼前:美国为达到其战争目的,竟不顾公认的国际法准则,悍然使用大规模残害人类的细菌武器。早在一九二五年国际《日内瓦议定书》中,细菌武器就被明确规定禁止使用。
  当美机在朝鲜洒播昆虫和杂物的消息刚传到北京,周恩来立即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二月二十一日,他为中央军委起草致志愿军彭德怀、甘泗淇和东北军区高岗、贺晋年的电报,指出:“据许多征候来看,敌人最近在朝鲜所撒放的各种昆虫,显系进行细菌战行动,应引起我各级领导同志的高度注意。”“现在的重要问题是必须抓紧每一分每一秒钟的时间进行细菌撒播区的消毒和隔离,克服麻痹大意和侥幸心理。但在部队中则亦应特别注意不要造成惊慌和恐怖。为便于掌握敌人继续撒放细菌和我们的防疫情况,请志司务应每日作一简报。”二月二十五日,周恩来又为中央军委起草《防细菌战指示》,指出,“根据许多事实(许多部队看到敌人用飞机撒下昆虫;很多比虫朝鲜人民过去从未见过,且季节上亦过早;朝鲜专家的化验报告;敌人所撒昆虫和投掷方法部与敌人以前准备细菌战时所研究的一样;敌军内在一月中旬集训军医进行瓦斯、细菌、原子力等训练等)都肯定地证明了敌人是在进行细菌战。”“各级领导干部和机关,必须把防疫工作当做目前部队和居民工作中的首要任务。”在中共中央、中央军委的领导下,一场驱扫瘟神的斗争立即全面展开。
  首先,进行了声势浩大的反细菌战的宣传。一九五二年二月二十四日,周恩来代表中国政府发表声明,表示支持朝鲜政府反对细菌战的正义立场,指出:“如果全世界人民不坚决地加以制止,那么,今天落在朝鲜人民头上的灾难,明天就会落在世界和平人民的头上。”“中国人民将和全世界人民一道,为制止美国政府这一疯狂罪行而坚决斗争到底”!美同飞机侵入中国领空后,周恩来再次代表中国政府向美国提出最强烈的抗议,指出:“美国政府竟公然破坏国际公约,违反人道,继在朝鲜进行大规模细菌战之后,又在我国东北大量撒布传播细菌的昆虫,企图以大规模虐杀和平人民的历来方法来达到其侵略中国、威胁中国人民安全的目的。”“这种穷凶极恶的残暴罪行,是中国人民绝对不能容忍的。它在中国人民的愤怒和反对之下,一定要遭受到可耻的失败。”在此同时,中国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各界知名人士和科学组织纷纷发表声明,抗议美国暴行,报刊上发表了大量反细菌战的报道和文章,沈阳等地群众还举行了游行示威活动。
  当侵朝美军实施细菌战的罪行被揭露出来后,美国政府开始故作沉默,直到三月初才发表声明,称“联合国军过去没有进行过现在也没有进行任何细菌战。”周恩来提出,应当组织国内和邀请国际的专家、学者、知名人士到朝鲜和我国东北等地区进行现地调查,取得人证、物证,用事实向国内外揭露美帝发动细菌战的罪行。三月至四月,根据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决定组成的“美帝国主义细菌战罪行调查团”分别到朝鲜和中国东北进行实地调查。三月至八月,朝中两国政府还先后接受了“国际民主法律工作者协会调查团”和“调查在朝鲜和中国的细菌战事实国际科学委员会”到朝鲜和中国东北进行调查。这些调查团通过现场调查,收集了美军进行细菌成的大量证据,并根据这些证据分别公布了调查报告。“调查在朝鲜和中国的细菌战事实国际科学委员会”在调查报告中指出:“朝鲜及中国东北的人民,确已成为细菌武器的攻击目标,美国军队以许多不同的方法使用了这些细菌武器,其中有一些方法,看起来是把日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进行细菌战所使用的方法加以发展而成的”。他们号召“全世界人民都应加倍努力,使世界免遭战祸,并制止科学的发明被用来毁灭人类!”为了进一步揭露美军罪行,周恩来提出,应举行“美帝国主义细菌战展览”,邀请国内外人士参观,扩大宣传。四月初,周恩来电告志愿军和东北军区。迅速将在朝鲜和我国东北地区的标本运来北京,组织专家进行审查整理。五月初,在中央防疫委员会的具体组织下,展览在北京、沈阳、朝鲜同时举行。毛泽东题了词:“动员起来,讲究卫生,减少疾病,提高健康水平,粉碎敌人的细菌战争!”一九五二年到一九五三年,中国新华社还陆续公布了二十五名美国被俘飞行员关于美军在朝鲜和中国东北地区进行细菌战的供词和公开信,这就使美国政府更加陷于狼狈不堪的被动境地。
  在进行反细菌战宣传的同时,周恩来协助毛泽东,精心组织领导了除病灭害的斗争。周恩来指出,这次反细菌战工作,必须以战区为主,以军队为主,军民兼顾,统一组织,全面部署,统一行动,以求得彻底消灭美帝国主义的细菌战争。防疫工作的部署应根据三个原则进行:划分不同的区域,采取不同的措施;分清缓急,明确防疫对象;在发动群众性防疫运动的基础上,结合专家指导,开展各项工作。
  三月十三日,政务院、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决定,将原有的中央防疫委员会加以扩大和加强,由周恩来兼任主任委员,郭沫若、聂荣臻兼任副主任委员,以便更有力地领导全国防疫工作。全国各大行政区、各省市自治区、政务院有关部、委和志愿军、各大军区各军兵种都相继成立了防疫委员会。周恩来指出,各级防疫委员会的主要任务是,收集敌人进行细菌战的情况和动态,研究反细菌战的对策,拟制本级防疫工作计划,贯彻上级防疫工作指示,检查下级防疫工作情况,总结交流防疫工作经验,组织人力物力对敌投疫情的侦察、敌投标本的采集和检验,进行防疫宣传教育,组织疫情的扑灭等。
  同时,中央决定,在同内,由总参、总政、总后、公安部、卫生部等方面组成中央防疫办公室;战区由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联合司令部组织防疫指挥处;东北地区先由军区组织防疫办公室,以便分别掌握防疫的情况,交换情报,研究和领导前方的防疫工作和后方的支援工作。到三月底,全国共组织了一百二十九个防疫大队,共计万余人,在国内交通线及国境海港设立了六十六个检疫站。
  志愿军和全国各地加强了疫情侦察和疫区划分。志愿军规定,军以下单位要利用最快的通讯工具在每日十八时向上级报告新发现的疫情,内容为敌机或敌炮投撒昆虫的地点、时间、面积、形状和疫病情况。综合全面情况,周恩来指出,防疫应主要由鼠疫为对象。同时也不放松对饮食传染和呼吸道传染疾病的防止。防疫区域的划分,以有无鼠疫和是否靠近发生鼠疫地为主要标志。
  为了防止细菌和病疫的传播,三月十二日,周恩来以中央军委的名义,给志愿军和东北军区下达了《对目前防疫工作的几项规定》。规定指出,朝鲜和我国东北地区已成为紧急防疫区,除在朝鲜和东北境内进行消毒、注射、化验和必要的隔离外,急需对铁路交通进行有效的管制。凡由朝鲜进入东北和由东北进入关内的车辆,必须进行消毒。鸭绿江各口岸车站和山海关均分设防疫检验站,专负来往车辆和人员的消毒和注射之责。凡由关内进入东北和朝鲜的人员,均须强制注射。凡由东北和朝鲜进入关内和东北的人员中,发现有症状时,应进行隔离治疗,凡非十分必要的物资应暂停运回。必须运朝的物资应妥为包装。凡非十分必要的人员和部队,应暂停来往和减少调动。
  凡疫情严重的车站和地段,车辆经过时,应禁止停车和办理装卸。
  在周恩来的组织领导下,全国迅速开展了群众性的爱国卫生运动。在全国防疫委员会办公室主任会议上,周恩来强调,要通过这次运动,不仅将敌人的细菌战粉碎,而且要把卫生工作提高一步。中央防疫委员会给志愿军和全国各大军区防疫委员会下达了《扑灭昆虫及媒介动物注意事项》的指示。
  指示要求,凡敌机投下的昆虫和媒介动物,一经发现,除留必要标本及物证外,要立即扑灭,同时对扑灭的组织、方法、使用工具、药品等都作了明确规定。国内还加紧研制和发放了大量的疫苗和消毒杀虫剂。四月十日前,对东北地区四百八十五万人进行了鼠疫预防注射,还向朝鲜运送各种疫苗、消毒剂、喷雾器和防疫衣物等。到一九五二年六月底为止,全国清除垃圾一千多万吨,疏通多年不通的沟渠四十多万条,长三万多公里,填平臭水坑五万七千多个,捕鼠三千多万只,捕火蚊、蝇、蚤等害虫一百八十五亿多只,重一百六十七万多斤。
  侵朝美军发动的细菌战,初期对朝中两国军民造成一定的危害。但由于及时采取措施,很快就控制了疫情的发展。经过近一年的努力,中朝两国军民彻底粉碎了美军进行的细菌战,美国不但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反而陷入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的声讨之中。



 
 

2007/09/10

控制疫情驱扫瘟神──抗美援朝战争中领导反细菌战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