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薪止沸塞源断流──和平解决印度支那问题

 




  西汉《淮南子·本经训》云:“以汤止沸,沸乃不止,诚知其本,则去火而已。”《资治通鉴·汉纪五十九》中习凿齿有道:“塞其本源而未流自止”。这些都是揭示事物因果联系,除因制果的精彩论断。它不能不成为军事谋略家的一条重要思路。
  新中国成立后,为履行国际主义义务、维护自身安全,中国在进行抗美援朝战争的同时,还以不出兵的方式进行了援越抗法的斗争。一九五三年朝鲜战争结束。根据朝鲜停战的先例,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提出建议,表示愿意同法国讨论和平解决越南问题。一九五四年一月,苏联倡议召开日内瓦会议,讨论朝鲜问题和印度支那问题。英、法政府赞同。然而,这时美国政府却另有打算。他们不甘心朝鲜战争的失败,不愿从朝鲜及中国的台湾海峡撤军,还试图出兵印度支那,扩大印支战争,从另一个方向对中国进行军事威胁,并保持国际紧张局势。美国侵略企图,是亚洲局势不安定的重要根源。
  日内瓦会议召开前,周恩来前往莫斯科,同苏联,朝鲜、越南领导人进行会商,达成一致看法,决定采取“联法抗美”的策略,争取和平解决印支问题。
  日内瓦会议于一九五四年四月至七月召开。起初,法国政府中的主战派和越南保大伪政府中声称越南民主共和国是没有固定领土的“幽灵”。为显示力量迫使法方让步,越南人民军在中国强有力支援下,于五月七日,一举攻克奠边府,歼灭敌军万余人。这次战役造成了很大国际影响,法国国内反战情绪更高,主和派势力占据上风。
  日内瓦会议上,中、越、苏等国代表团结一致,与法、英、美等国代表进行了激烈的谈判斗争;同时,在谈判中遇到难点时,中、越代表也互相协商,研究对策,妥善解决。
  首先,关于停火问题。法国政府不愿宣布停火,美国方面也极力纵容破坏。会谈开始了三个多星期,未获得实质性进展。越南代表团团长、副总理范文同表示:越方主张就地停火,稍加调整,等待普选。周恩来认为,越南战场的实际情况是,双方占领区犬牙交错,而敌方又占据中心区和交通线,如就地停战,则越南力量容易被分割,而难以长期生存。这种想法,在会前中、苏、越商讨时,他已作了说明,并且提出了争取以十六度线为界实行停战的方案。当时,越南方面曾表示同意,而开会时,又出现了顾虑。周恩来与范文同会商时,向他分析说:如果就地停战,则尚处于敌方控制中的红河三角洲及河内、海防等大城市均无调整的可能。各根据地过于分散,在南越的容易被敌人挤掉,在北越、中越的也不能得到必要的加强。即使以后能够实现普选,也会居于不利地位。周恩来还以朝鲜战争为例说明美国干涉的严重性,并结合中国的“皖南事变”和日本投降后及时撤出江南根据地以争取东北的经验,说明进退的辩证关系。这些,都使范文同受到启发。在与法国总理会谈时,周恩来严正表示,让步应是双方的,不能指望一方让步。根据周恩来的建议,中、越、苏提出了停火和区域调整的建议,法国表示接受,会谈终于获得进展。
  其次,关于从老挝、柬埔寨撤军问题。商讨这一问题时,法国表示同意从老、柬撤军,同时要求越南也从这两国撤军。这时,越方虽有武装人员在这两国,但并未公开承认,所以对这一要求不予答复。美国利用这一机会,与法国暗中达成协议,由美方向老、柬援助三个师的兵力,向越方施加压力。
  谈判遇阻,面临破裂的危险,周恩来向越方建议,承认有越南“志愿军”在老、柬作战,可以按照撤退一切外国军队的办法办理。越南反复考虑后表示同意。于是,周恩来会见法国代表,提出在老、柬撤出包括越南志愿军在内的一切外国军队的建议。英、法代表团立即表示愿意商讨。最后会议达成了有关方面军事代表就老、柬问题进行直接谈判的协议。美国虽然反对,但已陷入孤立。
  经过近三个月的斗争,日内瓦会议最后就印度支那问题达成协议:法军撤出印度支那三国,越南军队从老挝、柬埔寨撤出:原老挝抗战武装以桑怒、丰沙里两省为集结区;柬埔寨抗战武装就地复员。柬王国政府保证他们享有同于全国公民的权利,印度支那成为和平区。
  对于这样的结果,美国大失所望,其代表拒绝在协议上签字。但是由于英国、法国和老挝、柬埔寨两个王国政府都赞同这种解决方式,美国政府被迫声明“美国将不使用武力来干扰这一决定”。一九五四年八月八日和十二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两次会议得出结论,日内瓦协议时美国是一场“灾难”。
  五十年代初,美国的侵略,对亚洲和世界和平构成严重的威胁。周恩来率领中国代表团在内内瓦会议上所作的斗争,犹如抽薪止沸、塞源断流,对于制止当时印度支那战争升级,美国对印度支那直接的武力介入起了重要作用,维护了国际和平。



 
 

2007/09/10

抽薪止沸塞源断流──和平解决印度支那问题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