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察粮情躬亲粮政──制作“哈达表”和改革粮食工作制度

 




  根据周恩来工作台历的记载,从一九六○年六月到一九六二年九月,两年零四个月里,周恩来关于粮食问题的谈话达一百一十五次,其中一九六○年下半年十九次,一九六一年五十一次,一九六二年四十五次。他及时审阅粮食报表,精心计算粮食的安排,多次出京调查粮食情况,解决粮食调拨问题。
  从周恩来办公室退给粮食部办公厅,现仍保存的三十二张报表中,周恩来的笔迹计有九百九十四处之多。例如在《一九六二年至一九六三年度粮食包产产量和征购的估算》这张表上,周恩来用红蓝铅笔作标记一百四十五处,调整和修改数字四十处,在表格边上进行计算六处,批注数字七十处,批注文字七处,整个表格密密麻麻的留下了周恩来的手迹。这些报表作为珍贵的历史文物,既反映了周恩来认真负责的工作精神,也表现了周恩来解决当时最困难的粮食问题的杰出才能和智慧。
  当时,由中央安排调拨的粮食除了增加进口粮外,又增加了一些列入中央开支的专项用粮,头绪繁多,原来的粮食报表已不适用。为了能够一目了然地反映出省间调拨和中央粮食收支情况,周恩来亲自设计了一张《中央粮食调拨计划表》。这张表由于长,被称为“哈达表”;由于清晰、明了,后来一直使用它安排中央粮食收支调拨计划,检查执行情况。
  周恩来抓粮食工作,还十分重视粮食工作制度的改革。一九六二年以前,我国粮食年度是七月一日到下年六月底,从各地调粮支援缺粮地区,当年的夏粮调不出来,因为夏收小麦在六月,从收割到入库正好跨了两个粮食年度。
  周恩来说,这个办法不合理,应当改一下。当年生产的粮食当年就应该能用上,这是个原则。经反复研究,粮食年度改为从四月一日起到次年三月底止。
  这样,北方最晚的庄稼已收割入库,南方最早的粮食还没下来,可以做到当年生产的粮食当年使用。这虽是个具体问题,但牵涉面宽,各省过去的统计概念和数字都要重新改过来。周恩来把这件事向毛泽东汇报并征得同意后,亲自在中央工作会议上宣布。
  一九六一年三月,周恩来说:“下去调查,要敢于正视困难,解决困难。”“畏难苟安,不是共产党人的品质。”周恩来既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细察粮情,躬亲粮政则是一个具体表现。



 
 

2007/09/10

细察粮情躬亲粮政──制作“哈达表”和改革粮食工作制度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