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工合作同福同难──提出治水要协调不同地区之间的关系

 




  周恩来以国民党时期治淮由江浙人管事,只管下游,不管中上游,闹地方主义为戒,反复强调水利工作不能明哲保身,更不能以邻为壑,要反对地方主义。他在过问治淮、治江、治黄时,都论述了上中下游分工合作,有福同亨,有难同当,顾全大局的思想。
  一九五○年治淮时,周恩来提出上中下游的利益都要照顾到。他说,今后治淮工作,以华东为主,中南为副,集三省之力一块来搞,上中下游共同分工合作。在工作进行时,水利部应经常驻人在当地具体领导、监督。周恩来特别重视具体解决皖北和苏北的水利纠纷。他说,站在苏北的立场,当然要维护苏北的利益,想保存归海坝以东的土地,当地人民也不愿意大水在自己的附近过去。但我们要从全局利益出发,不能只淹皖北不淹苏北。又说,三河活动坝如果挡不住洪水,下游就不可能不淹。应该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能只保一省的安全。有关全局的事情总是应该大家分担才能解决,哪一方面只想白保都不行。
  一九五一年初,周恩来在第六十七次政务会议上讨论一九五○年水刊工作总结时说,治水要各方面配合,比如治淮,就要上中下游配合,要豫、皖、苏三省配合。治理长江,更要十四省的配合。工作如果失去了步骤,失去了联系和配合是不易做好的。一九五二年兴建荆江分洪工程,湖北是乐于接受的,但湖南则存在着顾虑。为了消除湖南的顾虑,保证荆江防洪的大局,周恩来深入细致地做了许多协调工作。他说,荆江分洪工程不能完成,如遇洪水,进行无准备的分洪,必致危及洞庭沿湖居民;如肯定不分洪,则在荆江人堤濒干涉决的威胁下,仍存在着不得已而被迫分洪的可能和危险。因此,荆江分洪工程必须尽快完成。在周恩来具体指导下,从全局出发,两湖紧密配合,保证了荆江分洪工程的顺利完成,使其在战胜一九五四年长江特大洪水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黄河三门峡水库因设计不合理,泥沙淤积严重,必须改建。可是下游有关省的领导从局部利益出发反对改建。周恩来耐心地说:“反对改建的同志为什么只看到下游河道发生冲刷的好现象而看中游发生了的坏现象呢?如果影响西安工业基地,损失就绝不是几千万元的事。对西安和库区同志的担心又怎样回答呢?”“希望多从全局想一想。”他还说:“如果三门峡水库淤满了,来了洪水,淹了上游,洪水还要下来;如果再遇上伊、洛、沁河洪水,能不能保证下游不决口?即使不决口也会有很大风险。”在周恩来说服下,终于通过了改建方案。
  北方缺水,争水纠纷时有发生。为此,周恩来亲自找有关省市开会,努力协调解决用水问题。
  水利纠纷不仅存在于干流的省与省之间,有些支流,县与县、区与区、社与社之间也有上下游放水争水问题。甚至有的地方民兵为争水竟相互打起来。民兵本是对敌人的,现在反而来对付自己人了。对此,周恩来说,上中下游应该统一规划,照顾全局。如果淹一块地方能使全局增产,就可考虑牺牲局部迁移居民,当然要安排好移民的生产、生活。治水要照顾全局,要有共产主义风格,有时要牺牲自己救别人。要从上游到下游进行教育,基层干部都要有这个认识。干部应该教育农民,否则上面同意,下面争执就不好了。
  周恩来在治水活动中的卓越的领导艺术及其所体现的分工合作、同福同难的治水思想,不仅对调动上中下游、不同地区的治水积极性起了重要作用,而且保证了上中下游、不同地区之间许多复杂而尖锐的水利纠纷的妥善解决。



 
 

2007/09/10

分工合作同福同难──提出治水要协调不同地区之间的关系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