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民农业促进工业──“一五”计划时期的以农业为基础

 




  从一九五三年开始,我国进入了第一个五年计划的经济建设。“一五”计划的基本任务是:首先集中主要力量发展重工业,建立国家工业化和国防现代化的基础;相应地培养技术人才,发展交通运输业、轻工业、农业和商业;有步骤地促进农业、手工业的合作化和对私营工商业的改造;正确地发挥个体农业、手工业和私营工商业的作用;保证在发展生产的基础上逐步提高人民物质生活和文化生活水平。
  集中主要力量发展重工业,很容易出现对农业的轻视。为此,一九五三年九月二十九日,周恩来指出,集中主要力量发展重工业,不是说把一切力量都摆在重工业上,其他的都不搞了,农业不发展了,轻工业不发展了,那是不行的。
  他说,我们的交通运输业不发达,轻工业不足,同时我们也是一个农业不足的国家。我国人口之多是世界第一。这样多的人口要满足他们的需要,首先而要的就是粮食。我们还要争取一部分粮食出口,换回机器。中国拿什么东西向兄弟国家甚至向资本主义国家换回机器呢?主要是农产品。在出口的人种东西中,就有五种是农产品(粮食、油籽、牲畜、土产、经济作物)。粮食的生产跟不上需要的增长,这种情况在相当长的时期内还会存在。因此,要用极大的力量注意发展农业。他要求地方党委,特别是省以下的党委,除去一些城市搞工业外,主要的力量都应放在农业方面。一年后,周恩来在一届人大一次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指出:“农业的发展对于工业的发展有多方面的影响。许多工业特别是纺织业和食品工业的原料是由农业供给的。工业人口和其他城市人口所需要的粮食、油类和其他副食品都依靠农业。
  工业所需要进口的机器大部分需要用出口农产品去交换。许多工业产品的主要市场是农村”。为此,他主张国家要用很大的力量在经济方面、水利方面和技术方面帮助农业发展。
  周恩来以上论述,从发展农业对发展工业、发展市场、发展对外贸易、保证全国人口的粮食等作用出发,分析了农业的基础地位。这同他在经济恢复时期提出的“农业的恢复是一切部门恢复的基础”的思想是完全一致的。
  所不同的是,那时他是立足于经济恢复来强调农业的基础作用,这里他是立足于国民经济的发展来强调农业的制约作用。这里一个突出特点是,他强调了发展农业、出口农产品换回机器对建立国家工业化的重大作用。四十年后的今天,我国进出口的产品构成已经发生了显著变化,依靠出口农产品以换回工业机器与技术设备已成为过去。然而,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在我国工业建设的初始阶段,不出口农产品就无法得到工业所急需的机器和技术设备。怎样才能保证一定数量的农产品的出口以满足工业建设对机器、设备的需要?除了全国人民的节衣缩食,最根本的途径还是发展农业、增加农产品总量。
  但是,“一五”计划时期,由于急于要把中国由一个农业国变为工业国,再加上受苏联优先发展重工业的经济发展模式的影响,突出强调了工业化,农业的发展未能受到足够的重视,对农业索取过多、投入过少。与经济恢复时期相比,“一五”建设,我国对农业是基础的认识,多少有些淡化。这对农业的增长也带来不利影响。农业总产值指数如果以一九五二年为一百,一九五一年是八十六点八,一九五○年是七十九点三,一九一九年是六十七点四;一九五三年是一百零三点一,一九五一$年是一百零六点六。可以说,经济恢复时期,农业的恢复与发展速度是很高的;“一五”计划的头两年农业发展速度相对的是降低了。
  一九五六年二月,苏共第二十次代表大会,暴露了他们在建设社会主义过程中的一些缺点和错误。四月,毛泽东综论十大关系,以苏联的经验为鉴戒,开始探索中国自己的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鉴于苏联片面发展重工业,忽视农业和轻工业,粮食产量长期达不到革命前最高水平的教训,毛泽东指出:“我们现在的问题,就是还要适当地调整重工业和农业、轻工业的投资比例,更多地发展农业、轻工业。”此后,周恩来在各种会议上阐述毛泽东《论十大关系》的思想时,多次提出:我们对农业的发展应有足够的注意。一九五六年九月,党的八大会议上周恩来说:“经验证明,以重工业为中心的工业建设,是不能够也不应该孤立地进行的,它必须有各个方面的配合,特别是农业的配合。农业是工业发展以至整个国民经济发展必不可少的条件。延缓农业的发展,不仅直接地影响轻工业的发展和人民生活的改善,而且也将极大地影响重工业以至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影响工农联盟的巩固。”一九五六年十一月,党的八届二中全会上,周恩来说:“苏联和其他一些社会主义国家都是优先发展重工业,这个原则是对的,但是在发展中忽视了人民的当前利益。直接与人民利益关系最大的是轻工业、农业,轻视这两者就会带来不好的后果,就会发生经济发展上的严重不平衡”。一九五七年三月,周恩来根据我国人多地少,人口跟可耕地面积比平均每人不过三亩的同情,根据我国主要依靠人力、手工搞饭吃的农业生产水平指出:“这样一个农业的基础,来供养我们现有的人口,来建设工业,就有困难。”一九五七年十月三日,他提出,工农业并重很重要,如果农业减产,粮食和原料供应不上,发展工业也困难。一九五七年十二月二十日,他进一步指出,中国这个大国一定要认以到工农业如一辆车的两个车轮、人的两条腿两只手一样缺一不可。我们必须工农业并举,农业必须要有更好的配合,不然工业涨不上去。
  周恩来的上述思想对指导一九五七年经济的发展想了重要作用。
  一九五七年是第一个五年计划建设的最后一年,也是为第二个五年计划建设作准备的一年。因此,一九五七年国民经济计划是很难安排的一年。在党的八大前后所形成的对农轻重关系的止确认以的基础上,周恩来主持制订的一九五七年国民经济的计划突出了对农业的安排。一九五七年农业总产值达六百零四亿元(按一九五二年不变价格计算),比一九五二年增长百分之二十四点八;粮食产量三千九百零一亿斤,比一九五二年增长百分之十九。一九五七年是我国经济建设进行得最好的年份之一,也是农业发展得最好的年份之一。似是,整个“一五”计划时期,农业的增长落后于工业的增长,粮棉紧张的局势一直未能根本缓解。
  怎样估计第一个五年计划的建设?周恩来认为“第一个五年计划基本上是正确的,成绩很大,但是错误不少”。从工农业生产指标完成的情况看,“农业比工业差一点,值得我们重视”。“同工业相比,我们对农业的重视和安排不够。”一九五七年九月二十六日,周恩来在党的八届三中全会上作《关于劳动工资和劳保福利问题的报告》时说:解放以来,我们着重地宣传了工业化的意义,这是对的;但是,对于发展农业的重大意义却宣传不够。周恩来对农业问题的估计与对农业工作的批评是符合“一五”时期的实际情况的。
  尽管我国在“一五”建设中,没有像苏联那样片面发展重工业、忽视农业和轻工业,在工农业关系上“没有犯原则性的错误”。似是,由于急于要把中国由一个农业国变为工业国,由于受苏联经济发展模式的影响,“一五”建设中也还存在着对农业的重视和安排不够的缺点。
  “一五”计划时期,周恩来对农业是基础的认识具有以下几个特点:第一,在开始进行“一五”计划的建设,开始集中主要力量发展重工业时,提出要预防轻视农业的倾向,要求省以下地方党委(除去一些城市搞工业外)要用主要的力量抓农业,第二,从国民经济发展的角度阐述了农业的地位和作用:(一)农业的发展制约着工业以至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二)农业能否发展影响工农联盟的巩固,关系到国家的政治稳定;(三)农业能否发展直接关系到人民当前的利益,关系到人民建设社会主义的积极性。第三,从人多地少、依靠手工搞饭吃的条件出发,分析了我国发展农业这个基础的困难与艰巨性。第四,初步分析了苏联片面发展重工业,忽视农业和轻工业的经济发展模式的弊端;初步总结了我国“一五”建设的经验教训,坦率地指出了“一五”建设对农业的重视和安排不够的缺点。周恩来的这些认识,对探索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建设的道路,对确立以农业为基础、工业为主导的国民经济发展方针,无疑有着重大的意义。



 
 

2007/09/10

发民农业促进工业──“一五”计划时期的以农业为基础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