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加供给抑制需求──缓解职工住房紧张的思路

 




  一九五七年九月二十六日,在中国共产党八届三中全会上,周恩来作了《关于劳动工资和劳保福利问题的报告》,并口头作了一些重要的补充和说明。其中一个重要方面是探索职工住房问题。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国家对职工住宅基建投资四十四亿元,建设职工住宅共约八千万平方米(平均每平方米单价为五十三元)。职工住宅的建设速度这样快,仍感不足。到一九五六年底,还有约二百五十万职工要求解决住房问题。造成职工住房紧张的原因何在?周恩来认为大致有四个方面:第一,由于职工某些福利待遇过高和规定的不合理,影响职工家属,大量涌入城市。我国当时农村户口迁人城市不受限制。职工工资水平的安排,没有很好地从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和全社会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出发,而只单纯从工业生产的增长和工业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出发,造成了部分职工工资水平偏高,特别是职工福利待遇过高。以北京为例,一九五六年三十八个中央企业的附加工资和各项福利费支出,平均为工资总额的百分之二十四点八,个别企业如石景山发电厂竟达到百分之四十。这就影响了农民盲目流入城市。另外,某些福利待遇规定不合理,如职工的公费医疗也给农民进城以很大的吸引力。
  第二,在工业企业和城市建设中大量拆除原有房屋,根据国家统计局的调查,仅一九五六年北京、武汉、太原、兰州等一百七十五个城市就拆除旧房二百四十八万平方米。
  第三,一般房屋造价高了,影响建筑面积的增加。六十年代初,周恩来在主张抑制社会集团消费的同时,仍然坚持降低房屋造价,扩大建筑面积。一九六一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周恩来在中央工作会议上指出,一九五八、一九五九、一九六○这三年九百九十五亿元的投资里头,楼、堂、厅、院、馆的建筑面积占了整整三千万千方米。
  如果把二十二亿元用在建造职工宿舍,标准就可以降低,就不是建筑三千万平方米,就可以建六千多万平方米,可供一千二百万人住。
  第四,城市房租政策和住宅管理制度很不合理,公房房租偏低,管理不善,制度不严。根据国务院统计局一九五六年职工家庭收支调查,住公房的职工平均每户每月负担房租二点一元,占家庭收入的百分之二点四,占本人工资的百分之三点二。
  国家收回的租金,一般只达应收租金的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左右,这就造成了部分职工卖私房要公房,公房的供给总是满足不了职工的需求。周恩来非常气愤他说:现在公房收租低,甚至不收,住民房还要补贴。现在发展到什么情况呢?有的职员把他的房子卖掉,还要公家给他房子。计委就有这样一个人。因为公家给房子嘛!八届三中全会上,周恩来通过对职工住房紧张的原因的分析,提出了一系列缓解职工住房紧张的具体办法:一是根据可能适当地增建职工住宅。二是提倡职工自建一些标准低的住宅。为鼓励职工自建住宅,可以由本企业事业单位给以一定的数目贷款,分期扣还:三是整顿各种福利待遇和采取其他措施以加强控制城市人口的增长。四是对住民房的职工房租补贴,采取措施,逐步取消。五是适当提高职工住公房的收费标准。租金一般地应该包括折旧、维护、管理三项费用。一般平均每平方米应收租金为零点二五元。按照每户十六至二十平方米的居住面积计算,每月房租四至五元,一般占职工工资收入百分之六至百分之十,平均百分之八左右。提高房租要分步骤进行。第一步,未收租的一律收租,收租太少的应该提高。第二步,达到应收租金的水平,什么时候开始实行,待第一步行之有效一年后再议。
  周恩来提出缓解职工住房紧张的五项办法,是从供给和需求两个方面双管齐下以解决住房供不应求的问题。一、二项是主张通过国家、企事业单位、职工个人的共同努力以增加住房的供给。三、四、五项是在抑制需求特别是通过抑制有支付能力的需求来缩小住房的供求之间的缺口。在五项办法中,周恩来突出提高公房房租的办法。在供给和要求两个方面,用恩来更多地强调了抑制需求的作用。不抑制对住房的需求,住房供给再多也无济于事。所以,他最后强调:必须制定严格的房屋分配制度和管理制度,而且运用群众路线的办法,依靠群众力量来监督这些制度的贯彻执行。
  五十年代周恩来对住房问题的探索中,已经表达了这样的思想:贯彻商品经济等价交换的原则,任何人住房子都要交付租金,房租要同房屋的折旧、维护、管理费相等。尽管周恩来是从分配关系和消费关系上,指出住房问题上的等价交换原则,并没有提出生产商品性住房和公房的买卖问题,但他的思路却是遁向住房商品化的一个纽结点。可以想象,如果八届三中全会以后就实行公房房租同房屋的折旧、维护、管理费相等的房租原则,就不至造成拖累至今、积重难返的住房问题。遗憾的是,八届三中全会以后,周恩来因反冒进不断受到指责和批评,并被迫在中央南宁会议、中央成都会议上多次检讨,周恩来在八届三中全会上及以前对住房问题的探索被中断了。



 
 

2007/09/10

增加供给抑制需求──缓解职工住房紧张的思路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