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衡利弊当机立断──一九五八年黄河大水提出不分洪战胜洪水

 




  一九五八年七月上旬山陕区间、渭河中下游和伊、洛、沁河流域降雨量均在五十毫米以上。特别从七月十四日开始,山陕区间、三门峡到花园口于流区间和伊、洛、沁河连日普降暴雨,暴雨中心五天累计雨量五百毫米。七月十七日,郑州花园口出现二万二千三百立方米每秒的大洪水。颠狂、暴烈的特大洪峰,把京汉黄河铁桥冲垮两孔,使南北铁路交通陷于中断,对黄河下游造成严重威胁。
  抗洪抢险,千钧一发。当时正在上海开会的周恩来,接到黄河防汛总指挥部和中央防汛总指挥部的报告后,立即停下会议,于一日下午飞临黄河。
  周恩来在机舱里全神贯注,俯瞰长堤和波浪翻滚的洪水,特别察看了被冲断的黄河铁桥,然后在郑州降落。吴芝圃到机场迎接周恩来。周恩来到省委后立即听取了王化云等关于黄河防汛问题的汇报。
  当时,迫在眉睫的问题,是分洪好,还是不分洪好?若要分洪,就必须使用北金堤滞洪区,这样固然可以保证山东位山一带窄狭的河道安全泄洪,但却要淹没一百万人口的地区,损失四亿多财产。若不分洪,又怕一旦下游决堤,人民生命财产将蒙受更大的损失。一九三三年洪水与这次洪水相似,当时就决堤六十多处,被淹面积六千五百九十二平方公里,受灾人口二百七十三万,其中一万二千七百人被洪水夺去了生命。在分洪与不分洪的两难选择中,使用滞洪区不担什么风险,不分洪却要担很大风险。王化云在汇报中“建议不使用北金堤滞洪区。”周恩来边听汇报边问王化云:“征求两省意见没有?”周恩来对洪峰到达下游的沿程水位和大堤险工在高水位下的情况作了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他根据这次洪水的来源、当时的气象预报,以及上下游的各种情况、各种数据,全面地权衡利弊之后,当机立断作出了不分洪的决策。他说:“各方面的情况你们都考虑了,两省省委要全力加强防守,党政军民齐动员,战胜洪水,确保安全。”遵照周恩来的指示,河南、山东两省组织二百万防汛大军上堤,经过十个昼夜的苦战,特大洪峰在没有分洪的情况下安然入海。
  二十多年后,张含英在回忆这段往事时十分激动地说:“究竟开不开分洪区,谁下这个决心啊!”“最后总理果断地说:‘不开分洪区’。这句话分量很重,它使一百万人民的生命财产免受水患。”



 
 

2007/09/10

权衡利弊当机立断──一九五八年黄河大水提出不分洪战胜洪水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