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水东江接济香港──石马河供水工程的修建

 




  深圳和香港地区,自一九六二年九月起,经历了九个月无雨期后。仅在一九六三年六月八日下了一场小到中雨,接下去又是无雨期,旱情十分严重。深圳水库和铁岗水库的水位降到死水位以下,连有限的死阵容水量也被抽上来使用。深圳一带的人民有每天晚上冲凉(洗澡)的习惯,但由于干旱缺水,连饮水邻有困难,冲凉之水就更难满足了。与此同时,香港供水告急,街头水龙头前,人和水桶排着长队,等候供水。香港中华总商会会长高中雄等知名人士联名,致函广东省长陈郁,请求协助解决香港水源闲难,克服旱灾。广东省人民政府一方面采取应急措施,让香港一艘艘万吨巨轮驶向珠江口汲取淡水;另一方面开始酝酿由东江引水到深圳的石马河供水工程。
  周恩来及时过问了由东江引水到深圳的石马河洪水工程并给予了极大的支持与关怀。
  一九六三年十二月八日下午,周恩来在广州陶铸家中,听取广东省水电厅厅长刘兆伦关于石马河供水工程方案的汇报。参加人员有中南局书记陶铸,广东省省长陈郁、广东省委第二书记赵紫阳、广东省副省长曾生、广东省水电厅厅长刘兆伦、广州市建设局副局长戴机等。
  石马河供水工程,取水于珠江三大支流之一的东江(东莞县境内的桥头),通过拦河筑坝和建立一系列大型抽水机站,逐步提升水位,改东江上流利马河由北向南倒流,使沿程水位逐级提升后流入深圳水库。深圳水库由此获得充足和可靠水源,最后通过坝下多条输水管道供水给香港地区。
  周恩来听充汇报,作了一系列具体指示。他指出,向香港供水问题,与政治谈判要分开,不要连在一起。供水谈判由广东省负责,请港英当局派人进来谈。他赞成石马河供水方案,“采取石马河分级提水方案较好,时间较快,工程费用较少,并且可以结合农田灌溉,群众有积极性。”供水工程由港英当局举办还是由我们国家举办?对此,周恩来说:“供水工程,由我们国家举办,应当列入国家计划,作为援外专项项目,因为香港可分之九十五以上是自己的同胞。”他还就工程的设计、施工及工程费用的落实作了安排,“工程由广东省负责设计和施工,工程费用由广东省按基建程序上报国家计委审查批准。”周恩来认为工程应该实行经济核算,“工程建好后,采取收水费的办法,逐步收口工程建设投资费用”。在周恩来支持下,由广东省委和省政府负责组织,广东省水利部门以极高的工作效率完成了石马河供水工程的设计。一九六四年二月二十日,石马河供水工程全线开工,从东江之滨,石马河畔,直到大坝上下、边界线上,千军万马,摆开了战场。陶铸等领导人亲临工地视察,极大地鼓舞了水利职工的斗志。经过一年施工,完成了上石方二百多万立方米、混凝上及钢筋混凝上十万立方米、安装大型抽水机设备三十三台套、各种闸门和启闭机设备一百多台套、架设高压输电线路一百四十公里,并兴建了二座大型变电站。一九六五年春,石马河供水工程胜利竣工。该工程自一九六五年投入运用后,年年都按照协议完成了对港供水计划,对深圳和工程沿线的城市用水、农业灌溉所发挥的效益也十分显著。
  随着香港的经济发展和深圳特区经济建设的需要,一九七三年与一九八一年,对石马河供水工程进行了两次扩建。现在除对深圳特区供水之外,对港年供水能力可达六亿二千万立方米。石马河供水工程是一条温馨的纽带,传送着祖国,其中也饱含着已故总理周恩来的智慧和对香港同胞的深情厚意。



 
 

2007/09/10

引水东江接济香港──石马河供水工程的修建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