趋利避害保护国货──内外交流要保护国内工业的发展

 




  众所周知,周恩来担任共和国总理期间,无论是出国访问、接见外宾。
  参加会议都戴的是上海牌国产手表。一九五七年,在党的八届三中全会上,周恩来把罗马牌手表列为高级消费品,并提出了抑制其消费的主张。周恩来在上海表与罗马表之间的所做所言,决不是一个单纯的消费问题,它反映了周恩来保护国货的思想。
  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以后,工作的重心从乡村转到了城市,经济建设的任务提了出来,要进行经济建设必须解决好城乡关系。怎样才能解决好城乡关系呢?一九四九年四月二十二日,周恩来讲了一段很重要的话。他说:我们捉们乡村增产粮食、棉花和花生,那就必须在城市很好地组织它的出口和外销,使农民得到利益,转过来增加他们的购买力,购买城市的工业品,在这样的基础上,才能很好地把城市生产发展起来,也才能有销路和再生产。那么,城市工业就要照顾到农村的需要,外来的奢侈品我们要限制,只有对于关税贸易加以阳制,才能制止外来奢侈品临市;并区组织合作社,使农民的生产品和工人的工业品都有销路,这样,工农的利益就结合起来了,城乡关系就融洽了。周恩来这段话的思想内容是十分丰富、十分深刻的。工农关系、城乡关系的经济基础是农产品与工业品之间的等价交换,要组织好农产品的销儒包括出口,以实现农产品的价值,使农民得到货币。农民用货币去购买城市工业品,实现工业品价值,就能保证工业品再生产的顺利进行。生产离不开市场,没有市场、生产就要萎缩。为保证国内工业品的市场,必须实行进口贸易管制政策,特别要制止外来奢侈品临市,以保证农民手里的钱、增加起来的乡村购买力能够购买国内工业品。如果放任进口贸易,外来奢侈品充斥市场,乡村购买力就不能实现国内工业品的价值,国内工业品的再生产就不能顺利进行,其发展亦不可能,城乡关系、工农关系的经济基础就会受到损害。
  旧中国海关大权掌握在资本主义列强手里,市场上外货充斥,连火柴、元钉也冠之为“洋火”、“洋钉”,民族工业难以生存、发展。新中国要进行经济建设,在内外关系上必须实行对外贸易管制政策。一九一九年五月七日,周恩来在中华全国第一次青年代表大会上的报告中指出,我们对外贸易要管制起来。进口的东西,我们要有检查,我们需要的东两就让进口,不需要的东西就限制它进口,有害的东西就禁止入口。出口的东西,如果能换取外汇,有利于我们的生产,就让它出口;如果出口损失我们的内部生产,就限制它出口。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保护我们这个低级的工业的发展。一九五○年,在第四十四次政务会议讨论全国迸出口贸易会议总结报告时,周恩来说,今天处在独占资本上义时代,不是自由贸易时代。对外贸易要逐渐减少盲目性,加强计划性,不能盲目地出口,已不能盲目地进口。对外贸易历来就有自由政策与保护政策之争。周恩来明确指出,我们是保护政策。
  必须指出,周恩来既强调对外贸易的管制,也强调国际间的互通有无。
  他多次指出,闲关锁国的政策是行不通的,一个国家不可能完全自给自足,需要出口,也需要进口,需要取长补短,互通有无。但是,周恩来的对外贸易管制思想与国际间的互通有无思想是统一的。二者都是为保证经济建设和国内工业的发展服务的。互通有无,可以解决我国建设所必需但很稀缺的某些资源,可以获得别国先进的技术装务,可以享受国际分工的好处。对外贸易管制,可以限制紧缺物资的出口与奢侈品的进口,保证国内市场不受国际市场的影响,保护国内工业的发展。二者只有结合起来,才能在对外经济关系中趋利避害。
  周恩来保护国内工业发展的思想,不仅表现在同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交流方面,也表现在同苏联、东欧国家的经济交流方面。
  建国前夕,捷提出以企业公司名义与我们进行贸易。一九四九年七月四日,周恩来代表中共中央起草了一封给刘少奇、高岗、王稼祥的指示信。信中要求向捷说明:“我们全国经济机构方才开始成立,国家手中控制的出口货品甚少。故捷克与我们开始贸易时不能希望过大,数目亦不会很多,如五位代表中,有拔佳鞋厂代表,中国现在并不需要皮鞋人口,有纺织工业代表,中国现时的棉花尚不足国内市场需要,此两位代表是否可以不来。”这封信表明,中国不能出口国内紧缺的原料,也不能进口无关紧要的生活消费品。这是为了保证国内工业的原料供给和产品的销售市场,为了保护国内工业的发展。
  一九五一年一月七日,周恩来就新疆汽车修理厂及医学院请苏联专家设计事,写信给王震、赛福鼎并告各大行政区负责同志及中财委。信中指出:“凡请苏联专家来设计的,须预先告知其设计范围及我们的物质基础、技术条件、生产能力和财政状况等,使其了解我们今天的可能条件。并规定凡我们自己已经有了的或能从其他地区调拨的机器、材料就不要再进口,凡我们自己能够找到的专门技术人员就不要再从苏联请人来,凡能够因陋就简地装备起来的工厂、房舍就不要另起炉灶或照最高的标准来修建。”对于进口,周恩来又补充说:“除非因边疆路远运输困难,进口机器、材料较从内地运往者又便又贱,则可以经过中财委核准后许其进口。”总之,在有国货的情况下应尽量使用国货,在进口货与国货相比“又便又贱”的情况下,要经过国家的审批核准后才能进口。但对于非生活必需又非紧缺的生活消费品特别是奢侈性消费品则禁止进口。
  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在对外经济关系方面,我国面临的主要任务是打破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禁运与经济封锁。七十年代,随着中美建交和中日关系正常化,我国同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交流日益增多。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在改革开放的总方针下,我国扩大了同世界各国的经济交流,取得了一系列可喜的成就。但是,在保护国货,限制与禁止外来奢侈品方面也出现了一些问题。不仅高级豪华轿车大批进口,而且进口香蕉、进口苹果、进口香烟、进口香水等外来生活奢侈品也涌上了国内市场。当前,重温周恩来保护国货的思想,对指导对外经济交流活动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



 
 

2007/09/10

趋利避害保护国货──内外交流要保护国内工业的发展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