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反保守又反冒进──在“一化三改”的速度上进行两条战线的斗争

 




  一九五三年九月八日,周恩来说:“现在开始五年计划经济建设,国际国内形势都是有利的;提出过渡时期的问题,也是适时的。但必须承认还有困难。
  我们的经济遗产落后,发展不平衡,还是一个农业国,工业大多在沿海。我们的文化也是落后的,科学水准、技术水准都很低。例如地质专家很少,自己不能设计大的工厂,文盲相当多。这些落后状况会使经济建设发生困难。
  我们还有五种经济并存,要使其能够均衡发展,并在新情况下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关系非常复杂。不估计到这些困难,就会产生盲目冒进情绪;另一方面,如不估计到有利条件,就会产生保守倾向。”这段话,首先告诉我们,从“一五”计划和过渡时期一开始,周恩来所讲的速度就不是专指社会主义建设速度,而是既指实现对农业、手工业和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的速度,也指实现社会主义工业化的速度。“一化三改”的目标是“一化”和“三改”之间相互联系、相互制约、相互促进的整体目标,“一化”与“三改”的速度自然也是相互联系、相互制约、相互促进的。
  其次,周恩来通过对国际国内形势的有利条件和经济文化落后的不利条件的分析,提出了既反保守又反冒进的方针。提出这个方针是要求避免“过”与“不及”的两个极端,以求得“一化三改”适中可行的速度。周恩来认为中国从鸦片战争到解放战争,在建设方面一共耽误了一百年,在经济文化方面落后于西方国家一百年。面对落后怎么办?我们不能慢吞吞地走路,“我们必须急起直追,力求尽可能迅速地扩大和提高我国的科学文化力量,而在不太长的时间里赶上世养先进水平”。尽可能迅速地用世界最新的技术把我们国家的各方面装备起来。谁说周恩来不反对保守倾向,谁说周恩来不着急?谁说周恩来不想快?但也正因为经济文化落后,不可能一步登天,不能盲目图快。否则就会欲速不达,得不偿失。所以也要反对冒进。
  周恩来不仅对实现社会主义工业化强调既反保守又反冒进,对实现生产资料所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也是这样。
  一九五三年六月十九日,他针对农业社会主义改造、农村工作和农业生产问题指出:“我们国家总是要到达社会主义社会的,而且是在走着,社会主义经济成分是一天天在增加着。所以,我们既反对保守思想,也反对急躁情绪。
  在农村工作中我们主要的是反对急躁。农业机械化的前途是一定要实现的。
  不看见这个前途是盲目;另一面,不承认我们的落后和不平衡的现象,就是急躁。”这里是说实现国家工业化既不能保守也不能冒进;实现农业社会主义改造也要既反对保守思想又反对急躁情绪。一九五三年九月八日,周恩来针对私人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问题指出,有两种现象必须引起注意:一种是有些工商业家对国家还保持着很大的距离,没有改变唯利是图的思想;一种是有些工人前进得太快了,他们不允许资本家有利可得。我们要对这两方面的人进行教育。他说:“一方面,我们反对把社会主义改造看成遥遥无期、停止不前。现在不动将来就要痛,现在向前将来就会愉快。另一方面,急躁冒进,想一步登天,也是错误的”。
  “一五”计划的后两年,周恩来面对一九五五年下半年以来掀起的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的高潮,仍然强调在实现社会主义改造方面、在社会主义生产关系方面既不能保守,也不能冒进。一九五六年二月八日,在国务院第二十四次全体会议讨论《关于目前私营工商业和手工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中若干事项的决定(草案)》时,周恩来指出:“商业部、手工业合作总社、供销合作总社等单位应重视私营工商业和手工业的改造工作。不要光看到热火朝天的一面。热火朝天很好,但应小心谨慎。要多和快,还要好和省,要有利于提高劳动效率。现在有点急躁的苗头,这需要注意。社会主义积极性不可损害,但超过现实可能利没有根据的事,不要乱提,不要乱加快,否则就很危险”。
  “一五”计划的后两年,周恩来更多的、更突出的是在实现社会主义工业化、在计划与预算方面强调坚持既反保守又反冒进的方针。一九五六年二月八日,周恩来指出:“工业建设可以加快,但不能说工业化提早完成”。“当然反对右倾保守是主要的,对群众的积极性不能泼冷水,但领导者的头脑发热了的,用冷水洗洗,可能会清醒些。”六月,一届人大三次会议召开之前,周恩来针对三月份通过的预算数字太大、基本建设投资一百四十七亿元很难完成,提出“右倾保守应该反对,急躁冒进现在也有了反映。这次人大会上要有两条战线的斗争,既反对保守,也反对冒进。”九月,党的“八大”会议上,周恩来说:“应该根据需要和可能,合理地规定国民经济的发展速度,把计划放在既积极又稳妥可靠的基础上,以保证国民经济比较均衡地发展。”他指出,一九五五年计划保守了一点,把基本建设的规模定得比较小了一些,结果出现了物资积压;一九五六年计划冒进了一点,把基本建设规模定得大了一些,结果出现了财政和物资相当紧张的局面,这两方面的教训都应该吸取。他认为编制长期计划时,应该按照实现社会主义工业化的根本要求和国家物力、财力、人力的可能条件,实事求是地规定各项指标,使其比较可靠;编制年度计划时则要充分考虑积极地发挥潜在力量。他说:“在有利的情况下,必须注意到当前和以后还存在着某些不利的因素,不要急躁冒进;相反地,在不利的情况下,又必须注意到当前和以后还存在着许多有利的因素,不要裹足不前、”这是周恩来从实现社会主义工业化、从编制长期计划和年度计划、从规定国民经济发展速度的角度上,对既反保守又反冒进的方针所作的一次精彩的表述。



 
 

2007/09/10

既反保守又反冒进──在“一化三改”的速度上进行两条战线的斗争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