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锋相对争取主动──佐助毛泽东参加重庆谈判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曾经穷凶极恶、不可一势的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无条件投降。这样,中国人民经过艰苦卓绝的八年浴血奋战,终于赢来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取得了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次反侵略战争的完全胜利。
  此时,饱尝了八年战争苦难的全国人民渴望和平、民主、团结。但是,国民党却想独吞抗战胜利果实,继续维持一党独裁的法西斯统治。他们慑于舆论的压力,也为了争取时间准备内战,又不得不采取政治欺骗的手段、三次电邀毛泽东到重庆进行和平谈判。国民党当时估计毛泽东不会去重庆,因而他们施放谈判烟幕,企图把破坏和平的责任,强加于共产党的头上。
  毛泽东洞察国民党的阴谋,为了争取和平,并在争取和平的过程中,揭露国民党破坏和平、挑动内战的真面目,以利于团结教育广大人民,不顾个人安危,毅然决定于八月二十八日,在周恩来陪同下,飞往重庆同国民党谈判。
  毛泽东的这一行动,震动了个中国。当时重庆山城的群众奔走相告,心花怒放,把毛泽东的来到,看作“民主中国的曙光”。
  二十八日下午三时,接中共谈判代表团的飞机返回九龙坡机场。据《大公报》记者于冈当时报道:“第一个出现在飞机门口的是周恩来,他的在渝朋友们鼓起掌来。他还是穿那一套浅蓝的布制服。到毛泽东、赫尔利、张治中一齐出现的时候,掌声与欢笑声齐作,延安来了九个人。”正当前来欢迎的各党各派代表彬彬有礼地向毛泽东走去时,那些年富力强的中外记者一拥而上,把毛泽东团团围住。有的递名片,有的报姓名,有的提问题,有的抢着同毛泽东握手。而各党各派代表被挡在人墙之外,无法同毛泽东接近。周恩来一看这种情形,立刻把一个纸包高举在空中,说:“新闻界的朋友们,”我从延安为你们带来了礼物,请到这儿来拿吧!”这句话一下子把大群记者吸引过来。周恩来看到毛泽东已经同各党派代表握手交谈,才微笑着打开纸包,向记者──分发“礼物”,原来是从延安带来的毛泽东的书面谈话。谈话中说:“现在抗日战争已经胜利结束,中国即将进入和平建设时期,当前时机极为重要。目前最迫切者,为保证国内和平,实现民主政治,巩固国内团结。”当晚八时,蒋介石在林园官邸举行欢迎宴会,重庆谈判开始了。
  重庆谈判期间,毛泽东、周恩来住在红岩办事处。毛泽东除会客和处理谈判问题外,还继续领导全党和解放区的工作。具体谈判,由周恩来、王若飞同国民党的张群、王世杰、张治中、邵力子进行。
  在整个重庆谈判的四十三天中,周恩来夜以继日地辛勤操劳,根据毛泽东的决策,充分发挥他的谈判才能与艺术,积极推动谈判取得进展。他既表现了坚定的原则性,又在不损害人民根本利益的前提下,对一些具体问题采取了灵活的策略。
  在谈判中,双方争论的焦点是军队问题和解放区政权问题。国民党企图在“统一军令”和“统一政令”的借口下,根本取消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和解放区政权。周恩来代表共产党予以严正驳斥,拒绝了国民党的无理要求,但是为了使谈判能取得成果,也作出了重大让步。在军队问题上,共产党同意在未实现政治民主化之前,先公平合理地整编全国军队,并愿将所领导的军队,按照五比一或七比一的比例缩编为二十四个师或至少二十个师,在解放区问题上,中国共产党在坚持国民党必须承认解放区民选政府的原则下,同意退出广东、苏南、皖南、皖中、湖南、湖北、河南(不包括豫北)八个解放区,将部队撤到陇海路以北,以及苏北和皖北解放区。但是,蒋介石仍顽固拒绝,以致三个星期的谈判,无法达成协议。九月二十一日会谈后,周恩来、王若飞不得不中断同国民党代表的谈判。
  为了促使谈判有所协议,周恩来协助毛泽东,于谈判工作以外,同各界代表人物进行了广泛的接触和交谈。他们会见了当时国民党进步人士宋庆龄、冯玉祥、柳亚子等。柳亚子见了毛泽东非常激动,即席赋诗,称毛泽东为“弥天大勇”,赞扬他的功劳好比“霖雨苍生”。周恩来还向各党派、国民党内的民主派和文化界、新闻界、产业界、妇女界等广泛解释中国共产党的主张,说明导致谈判陷入僵局的真相,宣传了共产党争取和平与民主的真诚愿望,扩大了革命统一战线,使谈判期间的政治形势向着有利于人民的方向发展。
  国民党方面已经看到,一味施加高压是无法使中国共产党屈服的;而这次谈判已为举世所瞩目,如果谈判破裂或无结果而散,他们向国内外都难以作出交代。于是,在谈判中断刚三天,他们就坐不住了,主动找周恩来要求重开谈判。
  重开谈判后,进展比前一段就顺利了。
  在军事问题上,共产党重申了前面提到的缩编数目后,国民党方面表示:全国整编计划正在进行,此次提出商谈的各项问题果能全盘解决,则中共领导的抗日军队缩编为二十个师的数目可以考虑。至于驻地问题,可由中共方面提出方案,讨论决定。双方还商定组成三人小组具体解决军队整编问题。
  在解放区问题上,中共所提要求遭到拒绝后,中共方面又提议:在解放区重新进行县级民选,选出县长与县参议会;凡一省或一行政区有过半数县已实行民选者,由县参议会产生省参议会,省参议会选举省长与委员,呈请中央加委。国民党方面仍不肯同意。二十七日周恩来又提出一个新方案:“暂维现状,即现在各省政府所能治理之地,由省府治理之,省府不能治理者,由解放区治理之。此一办法如只等尚不能同意,则最后之途径,只有交由政治会议解决。”对此,双方仍未达成协议。最后,中共方面表示同意继续商谈。
  在国民大会问题上,双方没有达成协议,周恩来声明:“中共不愿见因此项问题之争论而破裂团结”。双方同意将此项问题提交政治会议解决。
  对政治会议问题,双方意见虽略有出入,但基本接近。双方同意在结束训政,实施宪政以前设政治会议,由国民政府召集,各党各派及社会贤达推荐代表出席,协议和平建国方案与召开国民代表大会。
  鉴于谈判已取得进展,周恩来在十月二日会谈即将结束时建议:把一个月来的谈话记录整理出来,其中总的方针、军事问题、政治会议问题等,或已双方同意,或彼此意见接近,择其能发表者发表之,以解人民之渴望。国民党代表表示同意。十月五日,周恩来将他起草的《会谈纪要》提交讨论。
  这份《会谈纪要》写得很有特色:不仅把双方已一致同意的内容在文字上确定下来,并且对没有取得一致的问题也分别说明双方各自的看法,在解放区地方政府问题上还说明了中共方面先后提出的四种解决方案和双方目前的争执所在,表明了继续商谈的愿望,双方就《会谈纪要》又进行了两次讨论,并作了修改。但对《会谈纪要》在什么时候发表,又发生争议。这时,进犯晋东南上党解放区的阎锡山部国民党军被解放区军民击败。毛泽东又提出要返回延安。这样,在十月七日以后,同民党的态度又不得不缓和了下来。
  十月十日下午,《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终于在曾家岩桂园客厅内签字。当场签字的有中共代表周恩来、王若飞和国民党代表王世杰、张治中、邵力子。签字后,请正在桂园二楼的毛泽东下楼,和在场者一一握手。
  十二日,《会谈纪要》由国共双方加以公布。
  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文献,经过艰难曲折的斗争,特别是经过周恩来的不懈努力,终于产生了。
  这个文献的意义何在?毛泽东十月十一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说:“这个东西,第一个好处是采取平等的方式,双方正式签订协定,这是历史上未有过的。第二,有成议的六条,都是有益于人民的。”周恩来在第二年也说过:“我们并不因为蒋破坏了这些协定,就以为没有了收获。因为全中同人民都承认了这样的事实。认为中共的地位是不容抹杀的。国民党虽背叛了协议,但他还不敢放弃党派协商。”重庆谈判所达成的协议,也有力地推动了国民党统治区的民主运动。



 
 

2007/09/10

针锋相对争取主动──佐助毛泽东参加重庆谈判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