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后有序高低有别──处理三民主义与共产主义的关系

 




  一九二四年即第一次国共合作初期,旅欧学生中的国家主义派机关刊物《先声报》第三十二、三十四、三十六期,先后登载了胡瑞图、吴樵甫、威重三人攻击我党统一战线政策,反对中国共产主义者加入国民党的文章。对此,周恩来作为中共旅欧总支部书记和国共合作统一战线旅欧组织的实际领导者,为了回击国家主义派对党的统一战线政策的诬蔑,撰写了《再论中国共产主义者之加入国民党问题》,发表在一九二四年六月一日出版的《赤光》第九期上。
  周恩来在文中对诬蔑、挑衅者进行了观点鲜明,笔锋犀利的批驳。针对胡瑞图、吴樵甫、威重三人共同反对的所谓:“共产党人加入国民党奋斗,而他们同时又保持着他那不明隙半共产主义者的丑态,便未免过于滑稽”。
  周恩来严正指出:“共产主义者为做他共产主义所能解释,亦正三民主义所解释的国民革命工作而加入国民党,滑稽何谓?共产主义者是兼信合于共产运动在中国的第一步革命工作的三民主义,有何不明隙,有何‘半’字可加?瑞图君真是‘甘心盲目’、‘发昏’、‘骂人’!你还是主张‘全民革命’的人,试问‘全民革命’能离开无产阶级么?因为觉悟成的无产阶级革命分子,必然要信仰共产主义,便拒绝他们加入‘全民革命’队中,则你只有专找那必然要信资本主义而口中讳言资本主义的有产阶级为伍了。”针对威重所攻击:“共产主义的主张明明是‘阶级革命’,明明是‘打破私有制’,明明是‘无产阶级专政’,怎么周君是共产主义者,也主张‘国民革命’呢”?周恩来予以严正的驳斥指出:“不错,我们共产主义者是主张,‘阶级革命’的,是认定国民革命后还有无产阶级向有产阶级的‘阶级革命’的事实存在。但我们现在做的国民革命却是三民主义革命,是无产阶级和有产阶级合作,以推翻当权的封建阶级的‘阶级革命’,这何以而说到‘国民革命’是‘阶级妥协’?且非如此,共产主义革命不能发生,‘打破私有制度’‘无产阶级专政’自也不能发生。不走到第一步,何能走到第二步。虽说走到第一步,无产阶级尚未能得到真正生路。”这样,周恩来就阐明了我们的最终目的是要实现共产主义这个远大目标,这个坚定的信念是不应当也不会动摇的。
  一九二六年底,面对国民党右派加紧反革命活动并掀起了一股反对国共合作的逆流,在中共内部以陈独秀为代表的右倾机会主义被这股反动潮流所吓倒,对国民党右派一再迁就退让,周恩来又旗帜鲜明地指出。中共分子必须加入国民党共同奋斗,“但这不是说中国共产党便失其独立性而不应再有何种独立主张。”他还引用马克思的活“共产党最鄙薄隐蔽自己的主义和政见”,强调“我们除宣传主义外,还时时有将政见宣布的必要。”为推动第二次国共合作的完全实现,就同国民党的谈判方针问题,周恩来曾致电洛甫、毛泽东,提出“可以服从三民主义,但放弃共产主义信仰绝无谈判余地。”表示了他对共产主义信仰的原则性立场和坚定态度。
  在第二次国共合作初期,周恩来虽然二再申明共产党承认“三民主义为中国今日之必需,本党愿为其彻底的实现而奋斗”。但是,他同时强调并不能把三民主义等同于共产主义。
  为此,一九三九年八月四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的报告中,周恩来专门以《三民主义与共产主义》为题,阐明了在统上战线中应如何认识和处理二者的关系。
  周恩来指出:“共产主义是我们的信仰,三民主义是统一战线的政治纲领。”“三民主义与共产主义不仅在世界观、人生观、社会观及哲学方法论上有基本的不同,即在民族、民主及社会政策上也有许多差异。”报告在严格区分了孙中山的三民主义与汪精卫、戴季陶的三民主义之不同后,指出:“我们应该赞助真正了解和实行孙中山革命的三民主义的人去发展三民主义,同时也指出要将三民主义与共产主义的差别分别清楚。就是说,共产党员既要在当前实行孙中山的三民主义,也要想到将来的共产主义。在此,表明了共产党人在统一战线中最根本的原则立场与坚定不移的信念;我们组织和参加统一战线并非降低自己的要求,而是为实现共产主义所走出的第一步,反之,如果丧失了这个原则立场,动摇了这个根本信念,则统一战线就失去了任何实际意义。总之,我们应该对共产主义的信念不能动摇,同时应脚踏实际地遵循三民主义发展统一战线。”



 
 

2007/09/10

先后有序高低有别──处理三民主义与共产主义的关系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