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统一合作建设──倡导第三次国共合作

 




  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中国共产党和中央人民政府解决台湾问题的基点,是以武力解放台湾来实现统一祖国的大业,这个决策基点在当时无疑是正确的,因为美国帝国主义在朝鲜战争前后始终坚持侵略台湾的政策,把协助国民党防卫台湾作为基本国策。
  到了五十年代中期,由于“吴国帧事件”、“孙立人事件”的发生,以及在美、日支持下,“独立运动”的发展,使美、合之间的矛盾有所发展,并日趋尖锐。正是从这个时候起,周恩来作为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政府总理、政协全国委员会主席,对实现包括争取和平统一祖国和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付诸了很大的努力。
  一九五六年一月三十日,他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二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工作报告》中提出了“为争取和平解放台湾,实现祖国的完全统一而奋斗”的号召。他代表中国人民和中国政府宣布:“凡是愿意回到大陆省亲会友的,都可以回到大陆上来,凡是愿意回到大陆来参观和学习的,也都可以到大陆上来。凡是愿意走和平解放台湾道路的,不管任何人,也不管他们过去犯过多大罪过,中国人民都将宽大对待,不究既往。凡是在和平解放台湾这个行动中立了功的,中国人民都将按照立功大小给以应得的奖励。凡是通过和平途径投向祖国的,中国人民都将在工作上给以适当的安置”。
  五月十二日,周恩来会见原国民党中央委员程恩远先生,在谈到国家对国民党人的希望时指出:“我们主张爱国一家,团结对外,以诚相见。过去,中国共产党人和国民党人曾经两度并肩作战,反对帝国主义。我们希望将来有第三次国共合作。”六月二十八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上的报告》中,周恩来在精辟地分析国内外形势的基础上,进一步阐明了解放台湾的方式、具体步骤和对去台国民党军政人员的若干具体政策。他指出:“我国政府曾经再三指出:中国人民解放台湾有两种可能的方式,即故争的方式和和平的方式;中国人民愿意在可能的条件下,争取用和平的方式解放台湾。毫无疑问,如果台湾能够和平解放,那么,对于我们国家,对于我们全体中国人民,对于亚洲和世界的和平,都将是最为有利的。”同时,他还表示:“我们愿意同台湾当局协商和平解放台湾的具体步骤和条件,并且希望台湾当局在他们认为适当的时机,派遣代表到北京或者其他适当的地点,同我们开始这种谈判”。“为了团结一切爱国力量早日实现祖国的完全统一,我愿意在这里再一次宣布,我们对于一切爱国的人们,不论他们参加爱国行列的先后,也不论他们过去犯了多大罪过,都本着‘爱国一家’的原则,采取既往不咎的态度,欢迎他们为和乎解放台湾建立功勋”。周恩来还表示,祖国的大门对于所有爱国分子都永远是敞开着的,任何一个中国人对于祖国统一的神圣事业部有权利和义务作出自己的贡献。
  七月十六日,周恩来在接见原国民党中央通讯社记者曹聚仁时再次表达了对第三次国共合作的愿望。他说:“国民党和共产党合作过两次,第一次合作有国民革命军北伐的成功;第二次合作有抗战的胜利,这都是事实。为什么不可以第三次合作呢?台湾是内政问题,爱国一家,为什么不可以来合作建设呢?我们对台湾,决不是招降,而是要彼此商谈,只要政权统一,其他都可以坐下来共同商量安排的。”周恩来在代表中央人民政府提出通过第三次国共合作,和平解决台湾问题这一方针的同时,于一九五六年春和毛泽东共同制定,并通过有关渠道向台湾当局转达了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具体办法:台湾必须回归祖国:台湾回归祖国后,除外交必须统一于中央外,当地军政大权、人事安排悉委于蒋介石管理,对于陈诚、蒋经国等人亦悉听蒋意重用;台湾所有军政及经济建设一切费用不足之数,悉由中央拨付:台湾的社会改革,可以从经,必须条件成熟并尊重蒋介石的意见,和台湾各界代表协商决定后进行;国共双方要保证不做破坏对方之事,以利两党重新合作。
  周恩来的这些讲话、谈话也确实起到了一定程度的作用。对周恩来的这一系列表示,蒋介石经过较长时间的考虑,于一九五七年初决定派原国民党候补委员、时任台湾立法委员的宋宜山作为私人代表到北京实际了解有关情况。
  宋宜山于一九五七年四月从香港经广州到北京,先与周恩来会晤后,再与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李维汉商谈具体问题。李维汉等人根据周恩来的意见,代表中国共产党方面向宋提出:国共两党通过对等谈判,实现和平统一;台湾为中国政府统辖下的自治区,实行高度自治;台湾地区的政府仍归蒋介石领导,共产党不派人前往干预,而国民党可以派人到北京参加对全国政务的领导;美国军事力量撤离台湾和台湾海峡,不容许外同干涉中国内政。五月,宋宜山将他与周恩来、李维汉商谈的详细情况及其在大陆上的见闻与成一份一万五千字的报告呈送蒋介石。但是,又因蒋介石毫无诚意,终于使这个良好接触的开端未能继续下去。
  在周恩来、李维汉等人与宋宜山进行试探性接触的同时,中共中央已经确定李维汉、屈武等人作为和谈代表,准备赴香港与国民党台湾当局进行和平谈判。似是蒋介石对中国共产党和平解放台湾的政策决心对抗到底,在一九五七年十月召开的国民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再次强调“反攻大陆,光复国土,消灭匪寇,完成革命大计”,完全拒绝了中国共产党提出的国共两党对等谈判,实现和平统一祖国的方针,致使海峡两岸继续处于对峙中。
  可以看出,对于解决台湾问题早在五十年代中期虽然还没有、也不可能明确提出“一国两制”这个概念,但这一构想的思想含义已经相当明确了,这就为党的十一届二中全会后,以邓小平为核心的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坚持社会主义统一战线的政策,发扬这方面的优良传统,发展包括近二千万台湾同胞,五百多万香港同胞和三千多万海外侨胞在内的更加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奠定了思想基础。也为“一国两制”的构想奠定了思想基础。



 
 

2007/09/10

和平统一合作建设──倡导第三次国共合作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