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传自己结交朋友──一九五四年日内瓦会议上接待各方记者

 




  一九五四年日内瓦会议讨论朝鲜问题和印度支那问题,中、苏、美、英、法都派代表团参加,引起广泛注意。周恩来规定,除新闻发布会外,外国记者同中国代表团接触,一律通过新闻办公室。
  周恩来对接待外国记者的工作,作了五条原则指示:(一)来者不拒,区别对待;(二)谨慎而不拘谨,保密而不神秘,主动而不盲动;(三)记者提问,不要滥用“无可奉告”,凡是已经决定的,已经公布的,经过授权的事,都可以讲,但要言简意赅,一时回答不了的,记下来,研究后再回答;(四)对于挑衅,据理反驳,但不要疾言厉色;(五)接待中,要有答有问,有意识地了解情况,有选择有重点地结交朋友。
  首次举行新闻发布会时,台湾国民党中央社驻巴黎记者王家松要求参加,被我有关人员拒绝了,并准备同“新闻之家”交涉,追回王家松的记者证。理由是中央社是台湾的官方机构,要警惕他在日内瓦制造“两个中国”的假象。周恩来事后得知此事,他说,不能抽象他讲警惕,警惕要有事实根据,没有事实根据的警惕是主观主义,就会变成自己制造紧张,给工作造成损失。蒋介石的基本政策,也是坚持一个中国,但他所坚持的是只有一个“中华民国”。美国顽固支持蒋介石,一直否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存在。现在怎么样:瑞士早就同我们建交,杜勒斯不得不同我们一起开会,这里哪有“两个中国”的影子?来了一个中央社记者,怎么就会造成“两个中国”的假象呢?对于蒋介石来说,他对这次会议很不安,美国当然会向他通气,但他信不过。他派个记者来,显然是为了便于进行现场观察,观察我们,也观察美国。让他了解一些第一手的真实情况,这对我们很有好处。把人拒之门外,这于情理不合。
  事后,周恩来还关照我有关人员,在我们的记者中找一位便于同王家松接触的同志,向他作些解释,告诉他,今后如愿参加我们的新闻发布会,我们欢迎,有什么困难,我们可以酌情帮助。但要注意,同他接触,一定要掌握好分寸,不能过头,要顾及他的处境,不要使他为难,更不能让他丢掉饭碗。
  当时的新闻办公室设在宝瑞华旅馆,来访的外国记者很多,有时应接不暇。他们着重询问中国各方面的情况。周恩来对此早有预见,事先就让有关部门编写了介绍中国情况的材料。此外,还带去了国内出版的外文书刊。有了这些材料做依据,对外国记者提出的问题,基本上都能回答。周恩来指定人进行了检查,认为没有差错。同时认为我方接待外国记者的方式还太呆板,还只是“守株待兔”式的,效果还不很大。他提出可以为友好的记者举行小型宴会,为一般的记者举行大型冷餐招待会,请他们吸中国烟,喝中国酒,吃中国菜,边吃边谈,让人感到无拘无束,轻松活泼。这不是吃吃喝喝,是为了便于你们宣传“自己”,了解对方,结交朋友。这三者结合起来,才能更好地执行我们的外交政策。
  不久越来越多的西方记者询问中国的外贸情况,我们准备的材料不能满足他们的要求。周恩来说,让雷任民(外贸部副部长)当代表团的顾问,就是为了这一点。周恩来要新闻办公室为外国记者举行一次中国外贸问题的座谈会,由雷任民主讲并答问。这些方式是其他国家的代表团所来采取的。外国记者反映很好。有的说,中国人熟悉西方记者的心理,事先准备周密,易于使人了解中国。有的说,雷任民的介绍给人印象最深的是中国并不拒绝外资,任何国家都没有同中国贸易的优先权。有的说,从周恩来和他的助手身上,可以看出中国人的自信、乐观和组织能力,他们具有没有大国架子的大国风度。有的说,严肃和热情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格,可是在周恩来和他的助手们身上,这两种性格融洽地结合在一起,这真是奇迹。



 
 

2007/09/10

宣传自己结交朋友──一九五四年日内瓦会议上接待各方记者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