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谅互让公正合理──解决中缅边界问题

 




  周恩来一九五四年访问印度和缅甸,与两国共同倡议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接着又在万隆会议上发挥了重要作用,我国在亚非地区的影响显著扩大。但由于中缅边界问题迟迟未能解决,东南亚某些国家对中国的疑虑仍然存在,加上帝国主义的挑拨宣传,使这些国家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士有些惶惑不安。这些国家同中国之间有的也存在边界问题,有的有其他历史遗留问题,它们都希望中国能根据和平共处的原则,尽快解决这些问题。一九五七年,周恩来审时度势,确定首先尽快解决为多方所关注的中缅边界问题,使有关邻国消除疑虑,安定下来;同时,通过对帝国主义侵略政策造成的中缅边界问题的合理解决,打击帝国主义的挑拨离间,为新中国的经济建设争取一个和平的周边环境。
  缅甸是我们的友好邻邦。然而历史遗留下来的中缅边界问题,却极为复杂,主要问题是:一九四一年线的处理,片马、古浪、岗房地区主权的收回,对猛卯三角地永租局面的处置以及北段未定界的划法。当时,我方舆论普遍强烈要求改变帝国主义侵略政策造成的恶果,而缅方有些人却强调继承英国统治时期留下的既成事实。为避免在关键问题上陷入僵局,周恩来决定分两步走。
  第一步先提出一个和缓气氛的方案,即我方从有争议的一九四一年线以西地区撤回所驻军队,但缅方军队不得进入;缅方则从英国也承认主权属于中国的片马一带撤出驻军,而中方军队也不进入。由于缅方接受了这一对等的建议,遂导致了边境上和解局面的出现。
  第二步是本着互谅互让的精神,就边界问题提出一个双方有取有予公正合理的连锁方案。其内容要点为:(一)北段未定界的片马、古浪、岗房地区一向属于中国,后被英国强占,曾激起云南人民的爱国示威运动。一九一一年四月十日,英国政府照会当时的中国政府,明确承认上述三地是中国的属地,但企图出钱收买,遭中方拒绝。而今中缅划界,这三个地方理应归还,以平息中国人民多年的积怨。
  其余北段未定界,可按传统习惯线划界,直到底富山口。(二)南段未定界的一九一四年线,是英国利用中国抗日战争期间迫切需要开通滇缅公路而迫使中国政府接受的。事关我佤族所属班洪、班老部落辖区被割去一块,我佤族头人和群众强烈要求收回。中方拟用猛卯三角地与缅方交换。(三)猛卯三角地向属中国,在英国吞并缅甸后,为修建缅北八莫到南坎的公路,强要当时的中国政府将其让出作为“永租”地,这是恃强欺弱的历史陈迹。而今缅中两国均已取得独立,双方又是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倡议者,如再保持“永租”关系,是与时代不相称的。但中方考虑到,如断然收回猛卯三角地,势将使缅甸北部交通面临严重困难,故愿把它留给缅方,用以交换前述一九四一年线以西的班洪、班老部落辖区。
  缅方经过反复斟酌:认为这是切合实际、公平合理的方案,表示同意接受。这就为解决中缅边界问题解开了主要症结。
  周恩来曾指出,缅甸同中国一样也是长期受帝国主义压迫的民族,我们社会主义国家对新独立的民族国家应给予同情和支持,多理解其处境和要求。在同缅方领导人会谈发生分歧时,周恩来始终坚持摆事实讲道理,进行疏导,耐心协调双方的思路,促使对方进一步考虑,从不流露火气,以免伤害对方的民族自尊心。最后每每做到统一见解,使紧张气氛趋于缓和,从而赢得了对方的尊敬。正如奈温总统所说:周恩来总理虽然是一个大国的领导人,但与小国领导人交往时,总是平等对待。在与小国处理包括复杂问题在内的各种问题时,他总是本着最大的同情和谅解作出让步。
  对边境居民的民族感情,周恩来也是十分尊重的。中缅边界是若干少数民族聚居的地区,两边的部落关系、家庭关系、亲戚关系,盘根错节。所以他一再强调:有的民族被边界多年分割,这是历史所造成的,想加以改变,是极为困难的,但在实际情况允许的条件下,尽量照顾其合理的愿望,设法做一定的调整,也是必要的,如佤族班洪、班老辖区的收回,即其一例。此外,在一九四一年线上还有不少骑线寨,一个村寨同一家族的人,由于住宅的位置不同,竟被划属两个国家,不仅日常生活不便,也给双方的行政管理造成了不少困难,这是帝国主义埋下的纠纷祸根。一九六○年中缅边界联合委员会开会前,周恩来在上海向有关领导人当面指示:对骑线寨必须进行合理的调整,保持每个村寨的完整,分别划给中方或缅方,力求平衡,主要看大家方便,搞友谊。对大量边民过界耕地的处理,他于一九六○年八月七日在北戴河提出,可采取交换或补贴的办法,注意切不可伤害少数民族的利益和关系。
  周恩来还提出,要重视促进双方边境人民间的和睦相处。于是,随着勘界工作的推进,展开了各种友好活动。两国政府分别向对方边民赠送礼物。
  双方边民组织不同形式的联欢。两国还各自在云南的芒市和缅甸的八莫举行了有双方边民代表参加的活动,庆祝边界问题的解决,两国总理和有关领导人也出席了。这些活动为争取边民的配合,为增进双方民族间的友好情谊做出了贡献。
  周恩来还强调,我勘界人员要同缅方勘界人员友好协作,互相传授技术,共同总结经验,切不可有大国沙文主义情绪。要通过联合勘察搞联欢,搞友好。由于贯彻了这一指导思想,双方勘界人员始终在和谐的气氛中互相帮助、合作、勘界、划界、树桩等任务都完成得很圆满。
  在解决中缅边界问题中,周恩来不但高屋建瓴,提出切实可行的方案和建议,他还常常及时就具体环节向有关同志咨询并给予实际指导,许多难题往往因此迎刃而解。例如关于北段未定界,周恩来曾经询问:从尖高山到伊素拉希山口一段,除片马、古浪、岗房地区外,按怒江和恩梅开江之间的分水岭为界,从伊素拉希山口到西端终点底富山口一段按传统习惯线为界,缅方是否完全赞同?我方代表回答说,缅方对该段的上述划法没有提出异议。
  缅方曾表示,底富山口在缅甸的传统说法即是中国山口的意思,就缅方而言,以它为终点是合适的;不过,此点涉及到同印度的边界关系,所以双方可认定这是临时终点,以等待中方同印度谈判边界时再确定最后的终点位置。周恩来认为缅方的意见是合理的,以底富山口作为临时终点是切合实际的。他提出,该点可定为北段四十七号界桩点,一定要派双方勘察人员去勘察,行动限制在中缅境内,切勿授人以柄。后来缅方受到外来压力,处境有困难,吴努来信诉说了始末,要求在议定书中不出现底富山口的名称。周恩来当即表示可只提“四十七号界桩点”,并在其后加上“两端终点最后确定前的临时终点”字样。这一解决办法深为缅方所赞许。
  对南段甲、乙、丙三段已定界,周恩来也作了具体指示,树立新界桩以代替过去的垒石和以小溪、小路、田埂为界的旧章,以解决边界线不易辨认的问题。
  周恩来的一系列指示,对中缅边界问题的顺利解决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最后,他还适时地就中缅边界条约的写法,提出了画龙点晴、具有深远意义的构想。他指出:用新条约代替一八九四年和一八九七年的旧条约,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序言要写得鲜明,中心思想是谴责帝国主义在历史上对中缅边界所制造的纠纷。而今中缅双方本着互谅互让的精神,已将帝国主义长期遗留下来的问题一扫而光,对原来某些不合理的界线找到了合理的解决办法。双方贯彻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精神。周恩来所以强调这一主题,是为了努力推广国际关系新准则,使之发扬光大。奈温将军也认为中方的写法符合历史的事实和发展,应当受到尊重。
  一九六○年十月一日,周恩来总理和吴努总理在北京签署了新的中缅边界条约。中缅关系从此更加亲密,胞波情谊深入人心。
  中缅边界问题的顺利解决对周围其他邻国特别是东南亚国家来说无疑是一个晴雨表。大家一致认为中国的睦邻政策取得了杰出成就;认为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显示了生命力,不可低估。在这种情况下,有关邻国的情绪趋向安定,同中国发展友好关系的愿望随之上升,出现了令人鼓舞的趋势。周恩来抓住时机,因势利导,运用解决中缅边界的成功经验又接连顺利地解决了同尼泊尔、蒙古、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等国的边界问题。



 
 

2007/09/10

互谅互让公正合理──解决中缅边界问题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