耐心等候坦诚相待──敦促巴基斯坦退出军事条约集团

 




  早在一九五三年十二月,中国政府便向巴政府提交备忘录,对巴美谈判军事协定和巴将参加中东军事集团一事表示异常关切,因为两者都涉及亚洲稳定的问题。尤其是直接关联着中国的安全。一九五四年二月十三日,巴驻华使馆照会答复我国政府,说明巴美签订《共同防御援助协定》是因为巴基斯坦需要得到各国包括美国的援助,以维护自己的独立和主权,巴绝对没有敌视中国的意图。同日,巴驻华大使罗查将军奉命就此事当面向周恩来作了类似的澄清。周恩来坦诚指出:巴美军事协定严重损害巴基斯坦本国人民的基本权利,并对中国及其他亚洲国家的安全构成新的威胁,加深了国际紧张局势。
  两国总理第一次接触是在一九五五年四月万隆亚非会议期间。周恩来在同阿里总理的晤谈中开门见山地提出几个问题。其一是巴参加美国拼凑的矛头指向中国的东南亚条约组织。周恩来说,中国对此是不满意的。但是为了友好,我们没有公开指责巴基斯坦。其二是巴跟着又参加了受英美支配的巴格达条约组织。巴参加这两个条约组织使自己在亚洲处于难堪的地位。巴是亚洲大国,被西方殖民主义国家这样左右牵制,对巴人民是很不利的。其三是巴还同美国签订军事协定。这不仅对巴不利,也使我们感到不安。美国不仅要利用巴领土来挑拨巴同印度的关系。也会以巴为基地来包围甚至进攻中国,对中国的安全构成很大的威胁。阿里总理表示,巴人民曾长期受西方殖民主义的侵害,是反对西方殖民主义的。巴怀有同中国发展友好关系的愿望。他郑重声明,巴参加两个条约组织和它同美国签订的军事协定完全是为了防御邻国的侵略,并不是针对中国的。他还庄严保证,如果发生美国的侵略战争,巴决不参加,例如对朝鲜战争,巴就没有参加。周恩来随后在万隆会议一次全体会议上宣布了阿里总理的上述保证,阿里当场欣然予以确认。
  周恩来事后曾对巴新闻工作者访华代表团说,在万隆会议上同阿里总理的接触是很有益的。双方都坦率地说出了不同意见,并找到了共同点。共同点就是彼此没有伤害或侵略的意图。友好的基础就是和平共处。他还向巴驻华大使阿哈默德说:我们是根据巴领导人所表示的这种良好的愿望来谈共同认识的,我们这个共同点是在万隆精神的基础上找到的。阿哈默德大使声明,巴不属于西方集团,一旦时机成熟,巴希望能摆脱这两个条约组织。周恩来强调说,目前要摆脱它们是困难的,但是必须摆脱。巴应把自己看作是亚洲的成员,不要做导致东南亚国家和阿拉伯世界分裂的事。
  巴基斯坦同印度之间由于种种原因而长期不和。双方都竭力寻求国际支持,中国自然也是它们争取的对象。当时,中印关系非常友好,但周恩来和中国政府对巴印分歧始终采取不偏不倚的态度,并力劝双方通过友好协商来改善关系。周恩来语重心长地说,像我们这些东方国家,过去都受殖民主义压迫,现在独立了,我们之间的问题,只要本着互谅互让的精神,应该是容易解决的。即使有分歧,也不要让它成为发展友好关系的障碍。阿哈默德大使代表巴政府对中国报纸和中国领导人严守中立未偏袒任何一方表示感谢,对周恩来真诚希望巴印友好的态度表示赞赏。
  一九五六年十月,苏拉瓦底总理应邀访华。这是巴基斯坦政府首脑首次来访。周恩来同他进行了四次长谈。苏表示,巴对中国没有恐惧,两国间没有利害冲突。巴没有侵略野心,希望同中国友好,愿意同中国建立更多的联系,不怕英美因此生气。周恩来再次提出巴参加两个军事条约组织的问题。他说,中国对巴没有恐惧,只是担心巴参加这两个条约组织会被美国利用来制造紧张局势,甚至在巴建立军事基地来威胁中国。周恩来说:民放主义国家想同社会主义国家和帝国主义国家同时保持友好关系,要求独立的经济发展而不受任何一方的控制,对此我们是赞成的。但是,美国并不这样。杜勒斯公开说中立是不道德的。巴参加两个条约组织,我们还是对巴友好,因为相信你们的善意。你们愿意同双方都做朋友,也许你们在这方面能做更多的工作,可以劝说双方和缓局势、和平共处。我们希望巴基斯坦能起这样的作用,使巴参加的条约的侵略性质逐步消失。我们在思想意识上有所不同,但在政策上可以找到共同点,共同为和平和正义而努力。谈到巴印关系时,周恩来向苏拉瓦底总理转告了毛主席的意见:我们愿意劝说印巴和好,互相协商,互相妥协,我们也希望巴劝劝美国,不要同中国为敌,那样对美国不利。苏拉瓦底显然受了感动。他说他非常高兴发现能与周恩来总理像真正的朋友一样交谈,以友好谅解的精神交换意见。周恩来说,只要巴同意没有侵略的意图,决不参加侵略战争,我们在这个问题上就取得了一致意见。苏拉瓦底主动承担义务说,一定要劝说美国同你们交换意见,和缓紧张局势。
  一九六二年一月,我政府又要求巴方就其参加这两个军事组织同中国的关系问题有个书面谅解,并澄清以前的保证。三月十九日,巴使馆送来了其政府前后一致的书面澄清。一九六三年三月,布托外长专程来北京签订中巴边界协定。
  他在同周恩来总理和陈毅外长的会谈中说,由于巴采取不介入反华的立场,东南亚条约组织已经失灵了,而且这种状况还将继续下去。他还说,巴格达条约组织也在起着类似的变化。一九六四年二月,周恩来第二次访问巴基所坦。
  他由阿尤布总统陪同在达卡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公开宣布:阿尤布总统多次向他说明,巴参加东南亚条约组织和中央条约组织是为了自身的安全,巴不参加侵略战争,阿尤布总统执政以来所参加的许多国际活动和他所执行的对华友好的政策证明了他的解释是真诚的、可信的。同年四月,周恩来和布托外长同时访问印尼,同苏加诺总统会商召开第二次亚非会议问题。布托对周恩来说,由于巴的反对,东南亚条约组织基本上已失去作用。美国对此十分恼火,推迟了阿尤布总统对华盛顿的访问。一九六六年六月,周恩来出访路过巴基斯坦。他在同阿尤布总统的会谈中指出,由于巴不参加美国对越南的战争,不积极参加东南亚条约组织和中央条约组织的活动,巴基斯坦赢得了世界人民的尊敬。周恩来重申,中国政府不反对巴同美国和苏联发展友好关系。他还以客人的身份到机场为东道主阿尤布总统出访苏联送行。这种不拘泥于礼宾规格的行动和坦荡无私的胸怀,使阿尤布总统深为感动。
  一九六八年四月,巴政府决定,不再延续美在巴设立通讯基地的协议,以示对美国当时重印轻巴政策的不满。美国设在白沙瓦的这个基地遂于一九七○年初关闭。一九七二年十二月,巴又宣布退出东南亚条约组织。一九七九年三月,巴基斯坦和土耳其同时退出巴格达条约组织的后身中央条约组织,该组织旋于九月间宣布解散。巴先后退出这两个以美国为首的军事集团,有国际局势变化的原因,有它自身的需要,还有美国政策上的失误。但是,中国的原则立场,尤其是周恩来坚持不懈的富有说服力的工作和中巴友好关系的长足发展,无疑起了重大的作用。



 
 

2007/09/10

耐心等候坦诚相待──敦促巴基斯坦退出军事条约集团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