判清形势胸有成竹──一九六二年处理卢绪章访英受阻问题

 




  进入六十年代以后,中英两国关系渐渐开始修好。一九六二年,发生了中英两国政府处理中国外贸部副部长卢绪章访英一事的外交纠葛。周恩来在这件事情的处理过程中统筹全局,胸有成竹,显示了非常练达的外交谋略。
  一九六二年九月,英国贸易大臣埃儒尔通知中国驻英代办熊向晖:英国政府邀请中同外贸部副部长卢绪章于当年十二月访英。熊代办马上请示国内,然后告知埃儒尔:中国政府感谢英国政府对卢的邀请,卢将如期访英。埃儒尔听后非常高兴,他说:“这是英中关系中的一件大事,英国政府将于三天内发布消息,希望中国政府也同时发表消息。熊向晖表示,中国将按本国惯例行事,英国如何处理此事由英方决定。很快,英国政府于第二天即宣布了此事。
  不料,事过一月不到,即同年十月,《苏格兰人报》称英国政府对中国外贸部副部长访英事将另作考虑。熊向晖获知后马上往见埃儒尔,要他澄清此事。埃儒尔说:这完全不是事实。英国政府对卢副部长的邀请以及访英的日期不会改变。但过了几天,埃儒尔紧急约见熊向晖:英国政府决定无限期推迟卢的访问,半小时后就正式宣布。他个人认为,这不是由于政治原因。
  这时,熊向晖压住愤怒,向埃儒尔指出:英国政府出尔反尔,使我惊讶。卢的访问日期是英国政府提出,中国同意的。现在英国政府不同中国政府商量,单方面决定无限期推迟,而且马上就要宣布,对这种不正常的作法,我个人表示遗憾。我将报告本国政府,并保留进一步评论的权利。
  熊向晖回到代办处以后,召集主要外交官开会,然后急电外交部和外贸部说明情况,并提出三点建议:(一)向英国政府提出强烈抗议;(二)主动宣布取消卢绪章的访问;(三)削减从英国的进口。很快,外交部复电如下:同意熊的表态,并再以中国政府名义向英方重申,但不提保留进一步评论的权利;三点建议不妥,不予采纳,要熊联系我国总的外交政策和对英工作方针进行研究考虑并复。当时,熊向晖感到不能接受,在给外交部的复电中表示服从部里决定,今后将在实际工作中加深对我同外交政策和对英方针的理解。但是,熊向晖尚不清楚,外交部的这个复电是根据周恩来的意思拟的,而“联系我国总的外交政策和对英工作方针”这句话含义根深,除了包括争取欧洲的策略外,还隐含着一个重要事件:即同月中印边境武装冲突加剧,中国开始反击,而印度又是英联邦中的一个重要成员。
  一九六三年春,卢绪章应邀访英取得成功,这年秋,熊向晖回国休假,周恩来找他谈话,提到此事。周恩来说,去年你提出三点建议,当时外交部和外贸部基本同意,到我这里挡住了,我让外交部给你泼了冷水,希望你考虑考虑。从你的电报看,你思想不通;我没有再跟你打“电报官司”,现在我问你,当时提出这三点建议,出于什么考虑?当熊向晖对总理汇报了当时的想法时,周恩来回答说:针锋相对要看全局,美国对我们封锁禁运,英国却邀请我们外贸部副部长访英,这就有区别,有矛盾,先要抓住这一点。印度是英联邦的重要成员。中印发生武装冲突,英国要是按原计划邀卢绪章访英,就不好向印度交代。他们的态度有反复,说明内部有争论,他们决定无限期推迟,是因为他们不知道中印冲突会持续多久。它只是推迟,留有余地,你为什么要取消,把文章做绝呢?当然,英国的做法不大对头,你向埃儒尔指出来,表示遗憾,这很好,再用政府的名义口头重申一下就够了,何必小题大作提抗议?我们的建设以自力更生为主,也要在平等互利的原则基础上发展对外贸易。这在开国的时候就宣布了。
  进口的东西都是我们需要的。突然削减进口,首先对我们不利。英国同我们做生意的都是私营企业,对我们的态度比较友好,削减订货,受损失的是他们,还会落下一个不遵守合同的坏名声,你想到这些没有?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我还是提一提,你有什么意见?……熊向晖一听,豁然开朗,说明是原来的想法和建议错了。最后,周恩来又语重心长地说:我记得你是一九一九年出生的,已经不是少年,有时还那么“气盛”。外交工作不能意气用事,要有全局观点,从多方面考虑。我这样讲讲,是希望你成熟一些,但不要因此就不勇于提出建议。
  一席话说得有情有理,其中包蕴着丰富的策略思想,这件事情处理得非常圆满。



 
 

2007/09/10

判清形势胸有成竹──一九六二年处理卢绪章访英受阻问题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