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时机实现对话──打开中美关系的大门

 




  一九四九年新中国成立之后,由于尽人皆知的历史原因,中美两国的关系和人民交往隔断了二十多年。在此期间,美国政府对中国采取封锁、孤立、遏制和敌视的政策。随着世界局势的变化和美国上述政策的日益破产,七十年代初出现了打开两国关系的历史性机会。当时身为我国外交政策主要制定者和执行者的周恩来,敏锐地抓住时机,协助毛泽东主席作出了打开对美关系的战略决策,并亲自付诸实践,使两国进入了一个逐步加强接触和实现关系正常化的新时期。
  早在一九六九年初,周恩来就看到了美国调整对华政策的苗头,提示有关部门加强研究美国的政策动向,摸清美国的战略意图,探讨同美同接触的可能性。事态的发展完全证实了周恩来的预见。
  尼克松入主白宫后多次表示要与中国接触,示意把改善美中关系作为美国政府的外交目标之一。一九六九年二月一日,他要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研究对华政策,“试探直接同中国人接触的可能性”。中苏珍宝岛事件后,尼克松于一九六九年七月批准了放宽对美国公民来中国旅行的限制,允许六类公民(议员、记者、教员、学者、科学家和医生、红十字会代表)到中国旅行,还允许在国外工作的美国人可以购买一百美元的中国货物。法国首任驻华大使艾蒂安·马纳克到任会见周恩来时,奉戴高乐总统的指示将尼克松总统的口信转纶中国最高级的领导人。他说,三月底戴高乐到华盛顿参加前总统艾森豪威尔的葬礼时,尼克松正式请法国总统把美国有意改善同中国关系的口信捎给中国领导人。不久,尼克松和基辛格利用出访亚洲、欧洲一些国家的机会,请巴基斯坦总统叶海亚和罗马尼亚总统齐奥塞斯库向中国领导人传话:美国不同意苏联建立亚洲集体安全体系的建议,不参加孤立中国的安排,希望同中国对话。为了表明美国同中国打开关系是有诚意的,美国通知中国,美国政府打算采取一个象征性的步骤──撤走自一九五○年朝鲜战争爆发以后在台湾海峡奉命巡逻以表明美国对蒋介石承担义务的两艘驱逐舰,以示美国愿意同中国缓和,通过谈判解决两国关系问题。为了答复美国撤走军舰的表示,周恩来通过巴基斯坦渠道转告美国领导人,中国决定释放七月十六日进入广东海面而一直被拘留的两个美国人鲍德温和唐德纳女士(后查明这两人是误入我境内)。十二月三日,在波兰华沙文化宫举办的南斯拉夫时装展览会上,美国驻波兰大使向中国使馆人员表示愿意同中国驻波兰代办会晤。
  每当美同政府放出这些试探气球,中国方面都不失时机地作出了反应。
  在这个过程中,周恩来始终处于第一线。在当时要做到这一点并不是容易的,中美两国国内以及国际上存在着种种反对中美接触的势力。由于多年的隔绝状态,双方互不了解。每天出现在两国报纸上的言论和政界人士的谈话仍然是互相敌对的,但周恩来却凭着他特有的政治敏感,从美国政府的大量反共老调中看出了某些细微的变化,井以一个伟大政治家的魄力,同毛泽东主席一起,紧紧抓住这个历史性的机遇,冲破障碍,推动历史的前进。作为恢复接触的第一步,中国政府同意美国大使会见中国驻波兰代办,中断了两年多的中美华沙大使级谈判千一九七○年一月二十日宣告恢复。美方在当日会谈中表示美国政府准备派代表去北京或接受中国政府的代表到华盛顿直接讨论一些问题,中方表示:中国愿意考虑和讨论美国政府根据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指出的任何意见和建议、从而切实有助于缓和中美之间的紧张局势,并从根本上改善两国关系:这些会谈可以在大使一级进行,也可以在更高一级或通过双方同意的其他渠道进行。此后不久,周恩来又利用接见巴基斯坦驻华大使之机亲自表达了上述意见。
  正当中美双方通过传递信息逐步走向高级接触时,发生了一九七○年三月美国入侵柬埔寨的事件。中方基于一贯反对侵略扩张政策的立场,中止了同美国的联系。直到美军撤出柬埔寨并再次发出愿意打破美中关系僵局的信号时,双方的联系才又恢复。同年十月下旬,尼克松分别向正在访美的叶海亚总统和齐奥塞斯库总统表示,中美和解十分重要,美国绝不会与苏联共谋反对中国,愿意派一个高级使节秘密访华。在周恩来的安排下,中国也作出了一个引人注目的姿态:是年国庆节,周恩来请美国记者斯诺夫妇上天安门城楼,站在毛泽东主席身边,检阅国庆游行队伍。
  第二天的《人民日报》,周恩来不仅亲自过问,而且对版面作了精心安排。毛泽东与斯诺夫妇在天安门庆祝国庆典礼上的照片,发表在《人民日报》头版的显著位置上。照片经过了特别处理,只有毛泽东、斯诺夫妇与站在身后的翻译四个人,他们身后或是身旁别的人物的身影已经按照周恩来的意见作过技术处理了。这张毛泽东跟美国人斯诺在天安门上的照片,是周恩来向美国发出的含蓄而饶有深意的信息。想不到竟被尼克松和精干分析的基辛格忽略了。
  事后,基辛格在回忆录里写道:周恩来“不幸对我们敏锐地观察事物的能力估计过高。他们传过来的信息是那么拐弯抹角,以致我们这些粗心大意的西方人完全不解其中的真意。十月一日,中国国庆节那天,周恩来把美国作家埃德加·斯诺和他的妻子领到天安门城楼上站在毛主席旁边检阅一年一度的国庆节游行,而且照了相。这是史无前例的:哪一个美国人也没有享受过那么大的荣誉。这位高深莫测的主席是想传达点什么?斯诺自己后来谈论这一事件时指出:‘凡是中国领导人公开做的事情都是有目的的。’事情过后我才终于理解到,毛泽东、周恩来是想以此作为象征,表示现在他俩亲自掌握对美关系;但是,这在当时真是一种远见卓识。”一九七一年四月,周恩来又根据毛泽东主席的决策,指示我有关部门主动邀请美国乒乓球队访华,并亲自会见美国运动员和随行记者。同年四月二十一日,周恩来给美国政府一个口信,表示愿意接待美国特使例如基辛格博土或美国国务卿甚至美国总统本人来北京交谈。尼克松于五月中旬答复说,他准备在北京同我领导人进行直接交谈,并建议由基辛格同周恩来或另一位适当的中国高级官员举行一次秘密的预备会议。中国同意这一建议的信件于六月二日传到白宫,基辛格立即送交尼克松。尼克松兴奋地说:“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总统收到的最重要的信件。”两人当即决定把基辛格的中国之行称为“波罗行动”,以几百年前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来华“探险”的壮举作比拟。一九七一年七月周恩来同基辛格在北京举行会谈;一九七二年二月尼克松访华,毛泽东会见了尼克松,周恩来同尼克松就中美关系正常化等问题进行了广泛、认真和但率的讨论,实现了中美最高领导人的直接对话。



 
 

2007/09/10

抓住时机实现对话──打开中美关系的大门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