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吐幽默回答巧妙──在外交场合处理疑难和诘难

 




  周恩来是一位能言善辩的语言大师。他常常以其精辟、准确、幽默而又富有思辨性和战斗力的语言,使复杂的问题得到解决,使紧张的气氛得到和缓;他常常在谈笑间使对方的诘难尴尬难堪。
  五十年代中期,一次招待外宾的国宴上,服务员端上了一道大菜,这道菜由冬笋、蘑菇,红菜组成,形成一种图案。
  这道菜上席后,有人用筷子夹翻了一转,大家一看:竟是一个“卍”形图案!友人们一看,吓了一跳,不知此时出现此种“卍”形图案是什么道理。
  原来二战期间,“卍”形图案成了法西斯的象征;这时,周恩来手疾眼快,神态自若,他一边劝酒一边解释道:“这不是法西斯的标志,这是我们中国传统的万字图案,象征‘万事如意’,是对远方客人最良好的祝愿。”话音刚落,整个宴会的气氛又活跃起来。接着,周恩来又幽默地说:“就算是法西斯,也没有关系,来,让我们一起动手把它消灭就是了。”逗得客人哈哈大笑。于是,所有的筷子一齐指向这道菜,来了个“全面进攻”,很快,这幅“法西斯图案”就被全部消灭了。
  一九六三年十二月,周恩来和陈毅访问非洲摩洛哥王国。哈桑国王在接待周恩来时,破例地举办了极为丰盛的“烤全羊”,“巴斯提拉”、“古斯古斯”等传统名菜国宴。国王陪主宾围着一张矮脚长方桌席地盘膝而坐。直径长达八九十厘米的瓷盘中盛着一只烤好的整羊。席间,好客的主人首先用手选一块最好的肉放在周恩来的食盘里。每上一道菜都是如此,以示对客人的尊重。
  周恩来也照样回敬。宴罢,哈桑邀周恩来。陈毅到会客室饮茶。宾主边饮边谈,无拘无束,十分融洽。蓦然,哈桑国王提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问题。他笑着说:“当今世界上像我们这样的国王、皇帝已为数不多了,不知以后会怎么样?”周恩来和陈毅听后都笑了起来。周恩来风趣地说:“你们可以组织一个委员会,开个会商量商量嘛!”陈毅接着说:“亚洲有个西哈努克亲王,我们是好朋友,可邀请他参加。”周恩来又说:“陛下可以担任这个委员会的委员长嘛!”说毕,三人皆哈哈大笑。哈桑的问题提得十分巧妙,而周恩来和陈毅回答得也十分巧妙。
  一九六○年四月下旬,周恩来为解决中印边界问题访问印度。在一次谈判中,印方提出这样一个挑衅性问题:西藏什么时候成为中国的领土的?周恩来当即答道:西藏自古就是中国的领土。远的不讲,至少在元代,它已经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了。
  印方耍赖说:时间太短了。
  周恩来说:中国的元代离现在已有七百来年的历史了,如果七百来年都被认为是时间短的活,那么,美国建国到现在只有一百多年的历史,是不是美国不成为一个国家呢?这显然是荒谬的。周恩来通过七百年与一百年的数字比较,驳得印方哑口无言,尴尬之极。这时,坐在会谈席上的印度副总统情不白禁地钦佩说:中国总理是雄辩的!一九五九年三月,西藏反动农奴主勾结帝国主义发动武装叛乱,残害西藏人民。西藏一小撮反动派和妄图侵略我国西藏的帝国主义分子说什么这是因为他们同情西藏人民,要帮助西藏人民获得幸福。周恩来严正地批驳了这种虚伪反动的滥调:“西藏,包括昌部、前藏、后藏三部分地方,共有人口一百二十万,参加叛乱的人只有二万左右,其中多数是被欺骗裹胁参加的。……在西藏要求改革的劳动人民和赞成改革的上层进步分子以及可以说服的中间分子,就有一百一十多万人。现在世界上有一些人,口口声声说他们同情西藏人,他们却没有区别自己所同情的究竟是哪一部分人,是同情一百一十多万要求和赞成改革的劳动人民、进步分子以及可以说服的中间分子呢,还是同情极少数的反动分子呢?我们希望一切好心的朋友(这里我们所说的好心的朋友,是指那些愿意坚持同我国实行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和声明不干涉中国内政的人们),对于这种明显的绝大多数和极少数的划分,应当首先弄清楚。”周恩来通过一百二十万比二万的数字,说明同情和支持西藏广大要求和赞成改革的人才是正义的。
  一次记者招待会上,有一位西方记者问周恩来:“请问总理先生,中国现在有没有妓女?”对于这一不怀好意的问活,周恩来坦然自若,两眼盯着这位记者正色答道:“有!”这一问一答,顿使气氛紧张,引起全场的骚动。周恩来接着说:“在中国的台湾省”。话音刚落,全场响起了一片声。
  美国记者哈里森·索尔兹伯里评价周恩来时说:“没有什么比对外谈判更能真正考验他的本领。”周恩来在外交活动中,在猝不及防的诘难下,在别有用心的挑衅前,面临难以预料的突发事件时,总是以其博深的知识、丰富的经验、清晰的思路、敏捷的反应、准确的言词,自如地应付各种意外情况。



 
 

2007/09/10

谈吐幽默回答巧妙──在外交场合处理疑难和诘难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