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世篇  处变不惊沉着冷静──一九二八年在大连遇险脱险

 




  周恩来一生多次深入龙潭虎穴,多次遇险脱险。他既胆略过人,敢于挑大梁,又机智过人,善于处变不惊。
  一九二八年,中国共产党准备召开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由于当时中国的环境不可能在国内召开,所以决定在苏联莫斯科召开。周恩来当选为代表,邓颖超列席会议,两人于五月初乘日本轮船离开上海。船过青岛时,周恩来与邓颖超上岸进市区吃了午饭,并买了青岛市的各种报纸带回船上。由于买许多报纸,引起了日方侦探的注意,轮般停靠大连码头,两人正准备上岸时,面前出现了日本水上警察厅的几个人,挡住去路,对周恩来、邓颖超进行盘问。“你的,什么的干活?”一个警官用生硬的中国话首先问周恩来。
  “做古玩生意的。”周恩来毫不迟疑地回答。尽管他携带的箱子里一件古玩也没有,但自幼受家庭熏陶,懂得不少古玩,完全可以和对方周旋下去。
  “你们做古玩生意,为什么买那么多报纸?”另一个警察用流利的中国话抢问。
  “我们在船上没事,可以看看消遣。”“你们到哪里去?”“去吉林。”“到东北干什么?”“去看舅舅。”盘问了这些以后,这几个人交换了一下眼色,又要周恩来跟他们去水上警察厅。
  这时邓颖超不放心周恩来一个人去,对周恩来说:“我跟你一起去。”周恩来大怒说:“你不要去,你去干什么!”这怒声、这神态顺乎自然地向日本人表明了符合当时中国习俗的夫妻关系──妻子必须服从丈人。同时,也给邓颖超一种暗示,暂时分开更有利于应付敌人。
  周恩来对邓颖超发完火之后,转过脸来对那个警官说:“我可以跟你们去。不过,你们先帮我找个旅馆,把我夫人送到旅馆住下,回来我也好找她。”周恩来的话语、动作、神态,自然、沉着、利索、镇定,具有很大的震撼力,虽然还没有完全消除敌人的怀疑,但却使他们松了一些劲、泄了一些气。
  等邓颖超找到旅馆住下后,周恩来跟几个警察去了水上警察厅。他们又详细询问周恩来出生年月日、学历、职业等,周恩来坦然而答,对方找不到一丝一毫的破绽。
  “你舅舅姓什么?”一个警察冷不防问道。
  “姓周。”“叫什么?”“叫曼青。”“他是干什么的?”“在省政府财政厅任科员。”“你大概忘记了你姓什么?”“姓王,开始我说过。”这个警官陡然口气凶了起来:“你舅舅姓周,你怎么姓王?”周恩来苦笑着说:“先生,在中国舅舅和叔叔是有区别的,姓氏是不一致的,不像外国人舅舅、叔叔都叫UNCLE,因此,我舅舅姓周,我姓王。”对方又逼问周恩来:“我看你不是姓王而是姓周,你不是做古董生意的,你是当兵的。”周恩来迅速伸出两只手说:“你看我像当兵的吗?”几个警察仔细端详周恩来双手,那是双写字的手。
  那个警官拉开抽屉看卡片,然后眼睛盯着周恩来说:“周恩来!你就是周恩来。”周恩来皱起眉头反问道:“你们有什么根据说我是周,周恩来?”敌人讲不出所以然,他们从周恩来的对答如流中进一步松下劲来,态凌缓和地说:“对不起,误会了,王先生,你可以走了。”可是,周恩来却没有急着走。他在日本人势力下活动,走出警察厅容易,再被请回来也容易。
  为了不再被请回来,必须使敌人彻底松下劲来。于是,周恩来面有难色地请求道,“先生,我还得麻烦你们一下,帮我买两张下午去长春的火车票。”说完把钱递上去,对方点头答应了。
  两小时过后,周恩来平安回到邓颖超的住处。进来之后,他没有说什么话,仍然是安然无事的样子。只是在喝水时低声交待一句:“把接头证件立即销毁。”邓颖超不慌不忙地去上卫生间,接头证件撕碎后投入马桶冲掉了。
  过了一会,两人若无其事、有说有笑地到餐厅用餐。下午,周恩来和邓颖超拿了日本水上警察厅代买的火车票,从容不迫地离开了大连。



 
 

2007/09/10

处世篇  处变不惊沉着冷静──一九二八年在大连遇险脱险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