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难相济真诚合作──与张治中相处相知

 




  周恩来与张治中相处始于大革命时期,第一次国共合作,建立黄埔军校,周恩来出任政治部主任,张治中担当军事研究委员。后俩人都调到入伍生总队,周恩来任党代表,张治中当总队副。这样他们接触就更多了,而且配合默契。
  张治中起初对工人、农民革命运动所知不多,对政治斗争兴趣淡漠,只醉心于军事教育。自从与周恩来相识后,好像换了个人似的,他听周恩来讲马克思主义、讲工农运动和中国前途。从此,他开阔了眼界,增长了知识,思想逐渐进步,把周恩来奉为良师益友。
  张治中出身寒微,青年时代吃过许多苦,因而他从感情上向往共产党。
  在这种环境下,他萌发了参加中国共产党的念头,并首先向周恩来提出。当时周恩来非常高兴,表示请示组织后即给予答复。过了一些时候,周恩来对张治中说:“中共当然欢迎你入党,不过你的目标较大,两党曾有约,中共不吸收国民党高级干部入党,此时恐有不便,不如稍待适当时机为宜。但中共保证今后一定暗中支持你,使你的工作好做。”解放后,周恩来曾与张治中回忆过这段往事,张颇有感慨地说:“这可能是我的政治生命的转折,如果当时成为中共党员,我的历史就得重写了。”一九二五年七月,蒋介石在组建北伐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时,任命张治中为副官处处长,主管人事和事务工作。当时张治中建议,总司令部政治部主任一职应由周恩来担任。但蒋居心叵测,始终不允。张治中深为遗憾。
  一九二六年十月,北伐军攻克武汉后,张治中担任黄埔军校武汉分校教育长兼学兵团团长,留驻武汉,而周恩来则随军由前线转到上海,俩人的接触至此中断。
  “四·一二”大屠杀前夕,蒋介石的反革命嘴脸逐渐暴露。一天,黄埔一期生、共产党员,原张治中军官团连长陈赓突然找到张治中,说要到上海去,需要旅费。张治中非常关心周恩来的安全,问陈赓:“恩来先生现在何处?”陈赓答道:“已到上海”。张治中将旅费交到陈赓手上时,一再叮嘱:“情况不对,你到上海后告诉他,行动务必小心!”显然,张治中已嗅到火药味。
  一九三七年,抗日战争开始,国共两党再度合作。张治中出任湖南省主席,周恩来任国民党军委会政治部副部长,驻在武汉,有时到长沙,与中共驻湘代表徐特立研究工作。这样张治中与周恩来中断十年的交往得以恢复。
  一九三八年,武汉被日寇占领不久,湖南长沙发生了大火事件。火烧长沙是蒋介石下令并指定张治中负责执行的,张对部下也有明确指示;但执行人员误信谣言,仓皇间未经请示批准,没有放空袭警报就擅自到处点火,张治中从睡梦中惊醒时,大火已蔓延开来,电话线路不通,局势无法控制,酿成了一场惨案。张治中明知闯下大祸,惶惶不安。事后,周恩来由郊外回城,看到张治中焦急、憔悴之状,详细询问了情况,在指出他责任的同时,也给以亲切的劝慰。并通过《新华日报》对国民党军事抗战不依靠群众而实行所谓“焦土抗战”的政策提出批评,又对起火原因作了中肯的分析,这无疑给面对各方责难、一片要求惩办的呼声中之张治中,是莫大的安慰。张治中后来终生难忘周恩来这次对他的亲切关怀,充分体现了患难之中的真挚情谊。
  一九四五年秋的重庆谈判,是中国现代史上的一件大事。张洽中作为邀请毛泽东到重庆谈判的建议人之一,又与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一同坐专机赴延安亲迎。
  周恩来在这些过程中,再三叮嘱张治中要确保毛泽东的安全。他找到张治中问:“文白兄,你把毛主席接来了,让他住哪啊!”张答:“委员长不是安排了一处房子吗?”周恩来幽默地说:“那么阔气的房子,我们主席住不习惯呀!”张治中这才恍然大悟:周先生是担心毛泽东的安全,并慨然应允:“如果毛泽东先生不嫌弃的话,就住我家的房子吧!”在其他问题上,如警卫问题、接待问题、会议程序问题等等,张治中始终与周恩来密切配合,遇事主动同周恩来协商解决,处处体现出真诚合作的精神。
  十月十日,经过四十天的谈判,国共两党在桂园签订了《双十协定》。第二天一早,张治中又把毛泽东送回延安。在去机场途中,毛泽东对张治中说:“你是真心要和平的。”新中国成立后,周恩来和张治中又谈起这段往事说:“你答应送毛主席后,我才放下心来,不然,真吃不下,睡不着。”在毛泽东走的当晚,周恩来在桂园宴请张家的亲属和全体服务人员,和大家一一握手、敬酒,并赠送了延安生产的羊毛筒子、毛线等礼品。
  十月十二日,张治中返回重庆。次日就踏上了赴新疆与三区人民革命代表谈判的路程。到新疆后,他没有辜负周恩来的重托,经多方努力,把盛世才关押到监狱的一百三十一名共产党员和家属,派专人专车并配有医务人员,行程月余,送抵延安。这批干部在以后的解放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一九四九年元旦,蒋介石迫于内外压力,第三次宣布下野;李宗仁上台代行总统,迫于战场形势,又有了这年四月那次北平谈判。这次又是张治中与周恩来分别为各自党的代表团的首席代表,经过他们的共同努力,双方达成了《国内和平协定》,但南京政府决心与人民为敌到底,拒绝了在协定上签字,致使谈判再次破裂。
  其时,南京急电,召张治中等速回上海,预定二十三日飞机来接。
  这天,周恩来来到张治中住所,向他分析一番形势后深情地说:“西安事变时我已经对不起一位姓张的朋友,今天再不能对不起你这位姓张的朋友了!”情真意切,态度温和而又坚定,张治中深受感动,终于听从了周恩来的安排。
  二十三日,南京接代表团的飞机到达北平上空,请求降落。周恩来果断地指示机场指挥台回答:“飞机跑道正在修理,无法降落,两天后再来。”飞机只好在北平上空盘旋几圈后返回南京。这实际上是周恩来为挽留张治中等人设下的缓兵计。同时,早在谈判破裂时。周恩来已暗中指示南京和上海两地的地下党组织,将张治中的亲属集中在上海,由专人负责,设法坐下一班接代表团的飞机安全抵达北平。地下党组织接到指示后,全力以赴,胜利完成了任务。
  这一天,周恩来兴冲冲地找到张治中,对他说:“文白兄,我们一起去接一个客人吧!”张治中一直没有反应过来。“什么客人,我认识吗?”“是你最熟悉的,到时你就知道了。”说着他们一起乘车到西郊机场。不一会儿,一架飞机徐徐降落,从上面走下来几个人,张治中一看不禁又惊又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来是他的夫人、孩子及其他家属。亲人团聚,大家都兴奋得抱在一起,张治中揉着发红的眼睛,深情地对周恩来说:“恩来先生,你真会留客啊!”所有这一切,事前张治中及家人都不知道,周恩来替朋友办事就是这么稳妥、细致、周到,促使张治中决意留下来,免遭国民党特务的毒手,而获得了新生。
  起初,张治中对留下来还有顾虑,担心别人说他是国民党员,现站在共产党一边是投机,经周恩来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他放下包袱,全身心地投入到革命事业中来了。建国初期,他利用自己的身份和影响,参加了和平解放新疆的工作。一九五四年国庆五周年,毛泽东举行授勋典礼,亲自授予张治中一级解放勋章。他被选为中央人民政府委员,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三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
  解放以后的二十年,无论各项工作或历次政治运动中,张治中都受到周恩来的帮助和教育,使他能注意不断改造自己的世界观,为人民做了许多有益的工作,“文化大革命”狂潮中,面对红卫兵的打、砸、抢、抄、抓,张治中受到了周恩来的全力保护。
  周恩来与张治中在近半个世纪的长期交往中,尤其是在国共合作、推动中国革命发展的时期,两人相互支持、患难相济、亲密合作。道义相砥砺,生死亦可托。他们的友谊是非常真诚的,真可谓:人之相知,贵相知心。



 
 

2007/09/10

患难相济真诚合作──与张治中相处相知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