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贤任能打破常规──一九五七年授予钱学森中将军衔

 




  在我国科技发展史上,给导弹专家钱学森破格授衔,成为五十年代核武器研制过程中的一段佳话。
  新中国刚成立,一位世界闻名的科学家即在想方设法回归祖国,他就是钱学森。为了寻找回国的借口,钱学森大步踏进美国海军次长丹尼尔·金波尔的办公室,激动地对他说:“次长先生,我准备动身回国!”金波尔猛地一怔,惊异地睁大眼睛问道:“这是为什么?”钱学森回答说:“我的上司,你很清楚,我受到了麦卡锡的无理迫害,他们甚至吊销了我接触机密的证书,联邦调查局正在罗织我所谓‘间谍’的罪名,有鉴于此,我决定回祖国去。”没等金波尔回答,他已经愤然离开了办公室。
  金波尔气得双手打颤,他拿起电话,向移民局通报了这个重要情况,最后,他恶狠狠地说:“我宁可把这个家伙枪毙了,也不让他离开美国。那些对我们来说至为宝贵的情况,他知道得太多了。无论走到哪里,他都抵得上五个师。”于是,一九五○年八月的一个子夜,著名的“卡门一钱学森公式”的创造者之一钱学森,连同他的妻小和八百公斤书籍准备从洛杉矶乘加拿大航班飞机离开美国时,联邦调查局以间谍罪将他逮捕,关押在特米那岛上的拘留所中……到了一九五四年四月,周恩来总理在参加日内瓦印支国际会议前,嘱咐代表团秘书长王炳南务必向美方代表提出钱学森回国问题,但是接触了十多次后,仍被美国代表约翰逊以美国在朝鲜战争期间发布的文件为借口,一点不松口。就在周恩来非常着急的时候,钱学森通过陈叔通于一九五五年六月转来一封信,请求祖国政府帮助他回国,并说那个文件美国在一九五五年四月已经取消,但有关当局仍然扣着不放他走。
  周恩来获悉后,高兴地说:“这真是太好了,据此完全可以驳倒美方代表的谎言。”他立即叫外交部信使把钱学森的信转交给王炳南,不久,下令在七月提前释放阿诺德等十一名美国飞行员……一九五五年九月十七日,钱学森和他的妻子蒋英终于登上了“克利夫兰总统号”轮船,漂泊情思,踏上了祖国的海岸……为此,他的导师冯·卡门曾痛哭了一场,是他和钱学森、马林纳等门生一起使加州理工学院成为美国第一所正式研究火箭技术的大学,创建了世界第一流的古根海姆航空实验室,在二次大战期间对美国的火箭研究作出了非凡的业绩,情感之深,可以想见。
  对于钱学森回国,周恩来在评价中美大使级会谈时说:“我们要回了钱学森,单就这件事也值得庆贺。”一九五六年二月,钱学森博士向国务院提出《建立我国国防工业意见书》,为中国火箭和导弹技术描绘了一个实施蓝图。对此,周恩来主持了一次军委会议,专门听取他的报告和建议。周恩来还当即决定筹建我国第一个导弹研究院──国防部五院,由钱任院长。一九五六年六月,周恩来经过深思熟虑后向中央书记处和政治局提议:发展核科学和导弹事业。之后,一九五八年六月二十一日,毛泽东在军委扩大会议上说:“原子弹就是那么大的东西,没有那个东西,人家就说你不算数。那么好吧,我们就搞一点吧,……”于是,在这次会议之后,中央书记处和政治局正式行文做出了研制两弹(原子弹、导弹)的决策。
  一九五七年七月,聂荣臻按周恩来的指示,向苏联驻华经济技术总顾问阿尔希波夫,提出了希望苏联在尖端武器的研制方面给予技术援助的想法。阿尔希波夫表现热情,愉快地表示:“我本人同意,待请示我国政府以后再予答复。”七月二十日,阿尔希波夫受权向我方宣布,苏联政府对中国的要求表示支持,并同意中国派代表团去苏联谈判。聂荣臻将这一情况报告周恩来后,周恩来于八月一日致函布尔加宁,正式提出我拟派谈判代表团去莫斯科同苏商谈有关尖端武器的发展和生产问题,并随即着手与苏谈判的一切准备工作。
  但是,先遣人员带过对方的口信:他们的火箭,他们的原子弹设备,必须是相当级别的官员或有相当高军衔的人才能参观。面对这一口信,不难明白其中的针对性,然而谁都觉得这个决定无懈可击。
  时间很紧迫,周恩来和聂荣臻睡不着觉了。因为钱学森等一些科学家没有军衔。怎么办?要么按苏方的要求去做,但科学家去不成,计划必然落空;要么破格给科学家授衔!授衔!周恩来的意见是授予他中将军衔。理由是显而易见的,正在为火箭所呼唤的祖国呼唤专家将军,突破暗设的障碍完成谈判与考察任务也需要专家将军。在美国人看来,他抵得上五个师,在中国人看来,科学家是国宝。
  事实上,钱学森回国后,国家便一直按将军等级给予待遇的。当时,钱学森看文件与少将同等,保卫工作按国务院的高级官员,工资是特一级,当时国务院进口了少数苏联吉姆车,周恩来拨给钱学森一辆。钱学森归国后,周恩来交待聂荣臻:要好好待他,科学家是我国的精英,他是科学家的一个代表。
  授予钱学森中将军衔,周恩来非常幽默地决定了这件事情。当年,美国政府派他跟着冯·卡门老师去德国柏林、不伦瑞克考察德国的V—2火箭时,只授予他上校军衔。而那时他已为美国空军的火箭科研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这次,周恩来说:列宁对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尚且高薪聘用,那么一个忠诚爱国的大科学家为什么不能当一个将军呢?周恩来念了龚自珍写的一篇文章,诙谐地说:美国人还是满有度量,四十年代就给一个中国科学家上校当当。
  按照清朝的晋升制,他也该是当中将的时候了。
  一九五七年,中国许多有名望有贡献的大教授、大专家被打成了“右派”,陷入了千古之冤的囹圄。而在当时知识分子地位一落千丈的情况下,钱学森却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擎着,成为天之骄子。
  聂荣臻告诉钱学森:这是总理的也是中央的决定。这说明我们党和政府内始终有头脑清醒的巨人,这正是中国始终有希望的所在。



 
 

2007/09/10

举贤任能打破常规──一九五七年授予钱学森中将军衔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