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言大义乘机解围──对钱正英的严格要求和精心保护

 




  一九五○年春天,苏北人民刚解放不久,就着手治理沂河。苏北地处淮、沐、沂、泗诸河下游,淮阴历来是洪涝严重的灾区,人们叫它“洪水走廊”。为了分泄洪水,在这里首先开挖了新沂河。可是,第一期工程开工后,就遇到困难,对这条新河,认识不一致,粮款又没有着落,工程没法进行下去。后来华东军政委员会派钱正英到北京找水利部请求支持。钱正英在招待所住下没几天,李葆华通知说:“总理要直接听你汇报。”钱正英喜出望外,没有想到能够见总理。李葆华带钱正英进中南海,因为第一次见总理,钱正英很紧张。到了总理的办公室,原来是一间普通的平房。周恩来亲切地和李葆华、钱正英握手。他是那样平易近人、和蔼可亲,钱正英的紧张心情很快就消失了。周恩来耐心地倾听下情,询问了新沂河工程的情况。他对苏北解放不久就能办这个工程,十分高兴,并表示支持把工程搞好。钱正英汇报得非常清晰和十分有条理,给周恩来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在周恩来关怀下,开挖新沂河工作得到推进,到秋天,顺利完成了第一期工程。不久,发了一场大洪水,新沂河分泄了洪水,减轻了淮阴地区的灾害。
  一九五○年淮河大水后,周恩来亲自主持召开治淮会议,集各有关机关负责干部与水利专家,用了十九天的时间拟定了蓄泄兼筹的方案,汪胡桢、钱正英、肖开瀛、王祖烈等按照蓄泄兼筹的方案,制定治淮总体规划,定名为《治淮方略》。周恩来在中南海办公室内亲自审阅《治淮方略》的图文,认真听取了汪胡桢、钱正英的汇报,并肯定这个《方略》原则可行。中国大地上首次建成的钢筋混凝土连拱坝工程──佛子岭水库就是在《治淮方略》中第一次提出来的。
  钱正英三十年代末就读于上海大同大学土木工程系,四十年代初参加革命,并在解放区做水利工作。一九五二年,钱正英担任水利部副部长,时年二十九岁,是年轻的人民共和国中最年轻的女副部长之一。一九六八年六月十九日,周恩来向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介绍钱正英时说:“她原是大学生,学工程,抗日战争时期参加革命,到了解放区后逐步参加水利工作,很快当了副部长,女同志当副部长不容易。不能骄傲。”在水利业务上,周恩来非常重视钱正英的意见。六十年代初,有关部队出于备战考虑,建议在苏北开一运河,得到了军队首长的支持。钱正英否定在苏北违反水利开运河而受到指责时,周恩来当即支持了钱正英的意见,并向军队首长作了认真的解释。一九六五年北方干旱,河北、北京、天津缺水。一九六六年一月二十八日,周恩来听取天津王占瀛关于抗旱与生产安排的汇报。王说:“如果按五亿四分水的话,加上各方面的措施,最多只能种三十万亩水稻。我们的意见要保五十万亩水稻,不算去年已用的水,今年到六月底给六亿水,还得加上各方面的措施”。对此,周恩来问钱正英:“密云水库还有多少水?”钱正英说:“还有十五亿”。周恩来说:“拿出十二亿,北京、天津各六亿”。
  钱正英说:“密云水库的水最好不要再重新分了。要从最坏处作准备。因此,我的意见维持原来的分水方案,六月以后再说”。周恩来赞成道:“好啊!要留有余地嘛!城市和农村都要节约用水”。
  钱正英既是水利部的领导又是党内的水利专家,周恩来对钱正英的要求向来是严格的,严肃的批评中,总是包含着希望。
  一九五八年,全国出现了大办水利的高潮。由于急于求成和瞎指挥,有些水利工程建设没有严格按照客观规律办事,水电部也不敢向中央如实反映情况。一次,一个大的水电工地发生了事故,周恩来把钱正英找去,严肃地说:“你是个共产党员,应当做到又红又专,遇到这种情况,别人不敢讲话,你应当讲话”。一九五九年十月,全国水利会议上,水电部曾设想提出在三年内基本解决水旱灾害的口号。当钱正英等拿着文件草稿向周恩来汇报时,周恩来哈哈大笑说:“三年内要基本解决水旱灾害?太积极了一点”。在周恩来的批评与说服下,水电部修改了这个口号。建国十周年时,水电部在密云水库附近大兴土木,修建了一座水利展览馆。有位领导到水库参观,发现了这件事并反映给周恩来。周恩来把钱正英叫去,询问有没有这回事。钱正英回答确有其事,并准备接受总理一顿狠狠的批评,没想到周恩来只是摇摇头,仅仅说了一句话:“没想到你会做这件事。”这句微带失望和痛心的话震撼着钱正英的心,不但激励着钱正英去改正错误,而且激励着钱正英保持艰苦朴素的作风。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钱正英一度受到冲击。周恩来多次跟水电部军代表陈德三、张文碧谈“解放”钱正英的问题。
  一九六八年初,周恩来亲自向水电部的红卫兵头头解释:钱正英有错误也只是执行问题。并说:水利,“如果说最大的错误,那就是我们没有将几千年群众治水经验,正确的接受,坏的批判,同具体实践相结合,这个责任应该由我总理来负,应该受批判”。周恩来的苦口婆心,对说服红卫兵解放钱正英起了促进作用。
  当时混乱中施工的刘家峡水电站出了事故。一九六八年二月日,周恩来嘱值班人员询问水电部军管会:如谈刘家峡水库问题“除军代表外,部长级是否有人抓业务,能否参加国务院业务小会?”其含意是希望懂业务的钱正英出来工作。二月八日下午,恩来在讨论刘家峡水库问题会议上,借着刘家峡事故,正式提出钱正英出来工作。后来,别的部也以周恩来解放钱正英的讲话工作,解放了一批干部。
  红卫兵批判钱正英没有执行毛主席支持的“蓄(水)、小(型)群(众办)”的治水方针。对此,周恩来说:“这不是钱正英的问题”,“我们当时没有经验,都有责任”。同时,周恩来还从根本上指出“排(到大海)、大(型)、国(家办)”与“蓄(水)、小(型)、群(众办)”,“这两句话不能绝对讲,不能只要这不要那”。周恩来的讲话,不澄清了对治水的认识,而且保证了钱正英站出来能够顺利地开工作。
  “文化大革命”期间,升降沉浮的变化,往往是一夜之间。领人几个月不出面,很有可能是被打倒了。一九七三年,周恩来的病情发展,几次去玉泉山作手术,接受治疗。此间,钱正英因腿被摔断住进积水潭医院,好几个月没有出来。周恩来很敏感地对有关员说:“请查问一下钱正英的情况,怎么好几个月没有她的消息?”几年以后,李先念、余秋里同钱正英一起回忆在“文化大革命”动乱中周总理对钱正英的精心保护,李先念半开玩笑地说:“钱英啊钱正英,你要在总理像前天天烧烧香”。饯正英不相信九泉知,然而,思念却是永远的、不尽的。



 
 

2007/09/10

微言大义乘机解围──对钱正英的严格要求和精心保护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