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如处子动如脱兔──相机提高陈毅追悼会的规格

 




  一九七二年一月六日深夜,“殊勋盖世间,直声满天下”的陈毅元帅停止了呼吸。
  对陈毅怎样“盖棺论定”?这是压在周恩来心上的一大难题。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林彪、江青两个阴谋集团,一直视刚直不阿的陈毅为眼中钉、肉中刺,欲置之死地而后快。他们狼狈为奸,把陈毅打成“二月逆流的黑干将”,诬陷陈毅“一贯反对毛主席”。林彪集团垮台后,江青阴谋集团仍揪着陈毅不放。
  如果客观地评价陈毅,实事求是地论定陈毅的一生,必将影响“文化大革命”,否定林彪、江与两个阴谋集团,肯定一九六七年“二月抗争”及一大批老干部的作用。这是江青集团绝对不能容忍的。正因为如此,江青集团竭力降低对陈毅的评价,竭力降低陈毅追悼会的规格。
  一月八日,毛泽东签发了陈毅的悼词,删去了“有功有过”四个字,这多少减轻了一些周恩来心上的压力。但悼词连头带尾六百字,简历占去一半篇幅。这对功勋卓著的陈毅是不公平的。
  对于陈毅追悼会按照政治局通过的文件所定的规格:陈毅已不算党和国家领导人,陈毅追悼会由中央军委出面组织,总政治部主任李德生主持追悼会,军委副主席叶剑英致悼词,政治局委员不一定出席,参加追悼会人数为五百人。周恩来心里很难过,这样低规格的追悼会对威震华夏、誉满中外的元帅外交家陈毅来说是够冷落的。
  然而,陈毅一生功德在民,谁也埋没不了。连日来,周恩来的秘书不断接到人大、政协、国防委员会挂来的电话,许多民主人士要求参加陈毅的追悼会。宋庆龄向中央写信,向周恩来打电话,坚持出席陈毅的追悼会,她说:“我深深地景仰他,因为他是一个胆识过人,具有真诚性格的人。”西哈努克亲王亲自打印了唁函,并向周恩来提出要参加陈毅追悼会的请求。周恩来希望满足所有人对陈毅真挚情感的最后寄托;希望提高陈毅追悼会的规格,使国家副主席宋庆龄和西哈努克亲王这样的外国元首也能参加追悼会。但是,周恩来望着桌上政治局委员一一圈阅的文件,他沉重地叹息着,因为他无权改动政治局定下的规格。
  十日下午三时,陈毅的追悼会将在八宝山烈士公墓举行。中午已到吃饭的时间了,但周恩来怎么也吃不下,他在西花厅长时间地踱着沉重的步子,他在思索:陈毅不能就这样“盖棺论定”啊!这不仅对陈毅不公道,而且影响到一大批老干部的解放,影响到全国的政治局势。
  下午一时,“游泳池”来电话:毛泽东要去参加陈毅的追悼会,而且已经起床了,正调车去八宝山。
  周恩来得知这一消息,又惊又喜,迅速而果断地作出了提高陈毅追悼会规格的决定。他首先拨通中央办公厅的电话。大声地说:“我是周恩来,请马上通知在京政治局委员、候补委员,务必出席陈毅同志追悼会;通知宋庆龄副主席的秘书,通知人大,政协、国防委员会,凡是提出参加陈毅同志追悼会要求的,都能去参加。”接着,他又亲自用电话通知康矛召:“康矛召同志吗?我是周恩来,请转告西哈努克亲王,如果他愿意请他出席陈毅外长追悼会,我们将有中国领导人出席。”然后,周恩来又火速赶到八宝山进行安排。在追悼会上,周恩来亲自致悼词。
  在悼念过程中,毛泽东动感情地说:“陈毅同志是一个好同志。”“陈毅为中国革命、世界革命做出贡献,立了大功劳的。”毛泽东还公开为“二月逆流”平反:“林彪是要打倒你们老帅的,我们的老帅他一个也不要。你们不要再讲他们‘二月逆流’了,‘二月逆流’是什么性质?是陈老总他们对付林彪、陈伯达,‘王关戚’的。”毛泽东出席追悼会、周恩来致悼词以及毛泽东的上述谈话,这是对陈毅最好的“盖棺论定”。
  周恩来依据毛泽东参加陈毅追悼会的举动,迅速而果断地作出提高陈毅追悼会的决定,这是一个机敏过人的决断。这一决断不仅是周恩来对陈毅真实情感的流露,而且顺乎党心、顺乎民心,给江青阴谋集团的倒行逆施以当头一棒。这一决断不仅对推翻林彪、江青一伙强加给陈毅的诬蔑不实之词,客观地对陈毅“盖棺论定”起了重要作用,而且对进一步清算林彪集团的罪恶、打乱江青集团的阵脚、纠正极左思潮、解放老干部等等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2007/09/10

守如处子动如脱兔──相机提高陈毅追悼会的规格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