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图强篇

 




  四十、感谢风沙
  童年时,周恩来体质较弱。少年时到东北读书。而东北地区气候寒冷,风沙漫天。他坚持在凛冽的寒风中跑步、踢球、做操。经过几年,他的体格锻炼得很强健。后来,他对辽宁大学的学生说:“我身体这样好,感谢你们东北的高粱米饭、大风、黄土,给了我很大的锻炼。”“吃高粱米,生活习惯改变了,长了骨骼,锻炼了肠胃,使身体能适应以后艰苦的战争年代和繁忙的工作。”
  (禾木)
  四十一、健身为本
  周恩来从小学就爱好体育活动。升入南开学校以后,他更认识到学生在校的责任就是“读书、励行、健身”三件事,并把健身看作读书和励行的基础。一年四季,无论阴晴雨雪,他都坚持每天早晨六点半起床,去操场跑步,八点上课前和同学们一起做“千人操”。在课余时间和假日里,他常常去打网球、篮球、乒乓球,或进行跳高、跳远、竞走、投掷、玩哑铃,踢足球,下象棋、围棋,跑越野等体育锻炼。在周恩来等同学的组织和带动下,他所在的丁二班在体育方面获得了很好的成绩:全校越野跑比赛,丁二班获集体第一名;在全校足球赛中,丁二班获胜;在全校综合性运动会上,丁二班夺得亚军。
  (徐必成)
  四十二、除旧图新
  怀着“邃密群科济世穷”的愿望,周恩来来到日本,努力学习知识,探求中国的出路。在这过程中,他不断抛弃旧我,追求新知,“决不固持旧有的与新的相抗,也不可惜旧有的去恋念他。”原先在国内,受一种流行看法的影响,他以为中国太贫弱了,军国主义,贤人政治未始不是两种救中国的办法。到日本后,经细心观察,他认识到军国主义必定要扩张领土,是世界潮流所不容的。当他重读从国内带来的《新青年》杂志,其中宣传的新思想强烈地吸引了他,使他顿感豁然开朗,他觉得要重新考虑自己今后的生活道路。
  一九一八年二月,他在日记中所写的:“第一,想要比现在还新的思想;第二,做要做现在最新的事情;第三,学要学离现在最近的学问。思想要自由,做事要实在,学问要真切。”
  (徐必成)
  四十三、新中寄庐
  一九一八年五月,周恩来参加了留日学生爱国团体——新中学会。他们在东京早稻田租定一处会址,有十七八间房子,题为“新中寄庐。”每星期日上午,举行座谈会。开会不准迟到早退。无故迟到者只能自觉地站在旁边,等主席招呼后方能入座。会员除确有困难者外,都在“新中寄庐”中住宿。宿舍内所有烧饭、洗碗、採买、看门、卫生等工作,由会员轮流担任。各人所有现款一律交公存储,大家按需支出,不许浪费。经济比较宽裕的会员还缴付互济金,帮助有困难的会员的学膳等费。在这年,南开学校校长张伯苓和天津水产学校校长孙子文等访美回国路过东京时,曾到“新中寄庐”参观并进午餐,这顿午餐,是由周恩来和会员马洗凡、李峰等做的。张伯苓等很称赞这种集体生活,认为是新中国、新社会的开始。
  (禾木)
  四十四、南开苦学
  周恩来在南开学校刚入学时,学习和生活费用靠伯父支持。但伯父收入微薄,家里的生活还要靠伯母编织一些线袋、自行车把套、墨盒套之类的小手工品作为补助才能维持,所以他的学费常常不能及时缴付。第二年,由于他品学兼优,经教师推荐,学校破例免除他的学杂费,成为当时南开学校唯一的免费学生。
  学费虽免,但生活费用还需要自己解决。因此,周恩来在课余和假期中经常为学校刻蜡纸、油印或抄写讲义,以换取一些补贴。
  南开学校《同学录》中也说到:“君家贫,处境最艰,学费时不济,而独能于万苦干难中多才多艺,造成斯绩。”
  (禾木)
  四十五、身体力行
  一九二四年十一月,受中共中央指派,周恩来出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他一到任,就开始了创建军队政治工作制度的革命活动,努力使军队成为人民的武装。在领导军校政治工作建设中,他以身作则,身体力行。他经常讲课,作报告;还深入到学生宿舍,找学生谈心。军校里有十棵大榕树,榕树下是周恩来和同学们促膝谈心、讲解形势、解答问题的地方。他常常亲切地勉励大家“虚心求学,以达到学业成功,而实行革命”,毕业后不仅在战场上英勇杀敌,而且当“无线电机”,把革命思想传播到全国。为了搞好政治教育,周恩来先后请恽代英、萧楚女、张秋人、熊雄、聂荣臻等同志担任军校政治教官,还邀请毛泽东、张太雷、苏兆征等同志做专题报告。
  (徐必成)
  四十六、持俭破奢
  解放后,进了城,条件好了,有些部门要求盖楼堂馆所,搞得豪华一些,周恩来坚决不赞成。他曾多次对有关同志讲:“连清朝最后一个摄政王载沣办公的地方也只有东华厅,西华厅;办事的大员只有四五个人,他的衙门总共不过十几个人。我们共产党是为人民服务的,只有艰苦奋斗,不能比阔气,讲享受。过去战争年代靠它,今天创大业更要靠它。为了我们国家的兴旺发达,昌盛繁荣,更需要持俭破奢。”
  (李华民)
  四十七、训练手册
  周恩来是个体育爱好者,他对体育的兴趣,不限于观看比赛。大概没有哪个国家的总理在办公室里放着一本体育训练手册作参考,可是周恩来总理却有一本,那就是日本著名排球教练大松博文写的训练手册《跟我学》。当他在批阅文件的间隙偶尔翻翻这本手册,思考着中国运动员可以从日本的经验中学到些什么。当大松博文率队来华与我国女子排球队对垒时,周恩来抽时间去看他们的训练过程,分析研究她们取得成功的秘诀。他指示国家体委要督促中国运动员向日本队学习训练方法——从难,从严,一心想着下一场比赛而进行训练。他还当即邀请大松博文次年来华训练中国女子排球队。大松,这个曾在侵华日军中当过二等兵的排球教练,对中国总理给予他的荣誉感到受之有愧,他感激地接受了邀请。
  (胡幼梅)
  四十八、国产器械
  一九六一年周恩来到协和医院手术室视察,发现医院里使用的手术器械都还是旧协和医院留下来的,他便问为什么不使用我们自己生产的。护士告诉他我国生产的质量不好,血管钳子,持针器不是太硬就是太软,缺乏弹性,还对不上口。周恩来听了非常重视,当即告诉陪同的崔义田副部长抓这件事。但并未就此而已,回去后,周恩来还让秘书打电话,把山东医疗器械厂厂长请到北京,同协和医院医务人员座谈,带了医院的样品回去研究,很快生产出了合格的国产医疗手术器械。
  (李华民)
  四十九、化纤棉絮
  一九六四年初,广州市工业部门的同志到北京开会,周恩来在接见他们时,拿出他们在大跃进年代送给他的一条人造纤维围巾说:“这东西的质量还不行呀,我洗了洗,放在暖气管子上烤干,就变脆了。”接着又叫人拿来一床化纤棉絮,在手上掂着说:“你们看看,这东西又轻又暖和,这是日本人送来的,我们能不能搞?外国有的,我们也要有嘛!”周恩来谈到我国人口多,单靠种棉花不能解决全国人民的穿衣问题,要大力发展人造纤维生产。你们是搞经济工作的,要多想想这方面的问题。一边说,又指着那床化纤棉絮问:“这个东西叫什么名称?英文怎么写?”广州的同志说:“这是腈纶丝,英文怎么写不知道,都是土包子。”周恩来说:“老当土包子不行呀!要自力更生,也要向外国学习,要学习外国先进的东西,争取赶上和超过世界先进水平。”
  (胡幼梅)
  五十、粗粮宴客
  一九六五年十二月,新疆和田文工团应周恩来邀请到北京演出。周恩来请他们和内蒙古乌兰牧骑文艺战士一起去他那里作客。而用来待客的竟是玉米面饼子,大锅菜。周恩来手拿玉米面饼子语重心长地说:“今天请你们吃饭,不象招待外宾那样吃珍贵的东西,而是吃家常便饭,吃玉米面饼子、大锅菜;就是要大家保持艰苦朴素的作风,不要进了城市就丢了农村。你们大多数是从帐篷中来的,不要忘掉了帐篷;从马上来的,要回到马上去。”全体演员听了周恩来这番话,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个个热泪盈眶,大家说:“请总理放心,我们一定按照您的指示去做,永远不忘本,永远不脱离人民。”
  (李华民)



 
 

2007/09/10

第三章图强篇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