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拼搏篇

 




  五十一、骑马看书
  一九三五年八月,红军在四川毛儿盖、卓克基一带地区休整,准备过草地。长征以来过度的疲劳,使周恩来在出发前六、七天时,突然病倒了。
  第一天,体温三十九点五摄氏度;第二天烧得更高,整日昏迷不醒;经过医生急救,第三天体温才逐渐下降,神智也才清醒了一些。
  周恩来的病刚刚好一点,也仅仅能勉强坐在铺上,他就要学习,要工作。叫警卫员拿文件、书报给他看。警卫员们了解他的心情,知道他学习已经成了习惯,平时行军如果骑马,他手里一定拿一本书,边走边看。但是他现在身体很弱,所以他们尽量少给他一点看,让他多休息一会儿。有时他就给警卫员们讲故事,讲革命道理,讲当前的国内外大事。教导他们要听毛主席的话,好好学习马列主义,将革命进行到底。
  (徐必成)
  五十二、酥油灯下
  部队从毛儿盖出发后,周恩来一直没有恢复健康。工作从来也没有停止过,晚上别人都休息了,他还要这里跑跑,那里看看,回来就坐在包袱上,在微弱淡黄的酥油灯下,伏在文件箱上看电文,处理问题,经常工作到深夜。
  警卫员们为他的身体担心,而周恩来没有因为身体不好而要求特殊照顾。虽然很疲劳,但精神饱满,十分乐观。有时看警卫员走累了,给他们讲革命故事,鼓舞他们的情绪。他在谈话时,不断发出爽朗的笑声。在他的革命精神鼓舞感染下,周围的同志们也都不觉得劳累了。
  (徐必成)
  五十三、赶写社论
  抗日战争期间,周恩来在重庆的任务之一是主持南方局的工作。他非常注意对南方局青年工作人员的教育。一天夜里十二点左右,他把陈于彤叫去指示工作。一直到天朦朦亮,尚未讲完。周恩来说,他还要写一篇当天就要见报的社论,话没说完,以后再约时间。陈于彤回到住处,倒头便睡,醒来时已是上午十点钟了。他从桌上翻开当天的《新华日报》一看,《论军事第一》的文章,近二千字,赫然登在第一版上。这就是当天凌晨陈于彤走后,周恩来在繁忙工作了一日一夜之后,赶写出来的。
  (高生)
  五十四、沐雨点兵
  一九五八年七月十七日夜,黄河出现百年不遇大洪峰,郑州黄河大桥被冲坏,京广线受阻。次日,周恩来就乘飞机赶到郑州。一下飞机,他就派人去图书馆查找有关史料,同时听取汇报,了解灾情。接着,又亲临桥上视察,一直忙到夜间十一点半。为了尽快修复南北运输大动脉,他不顾疲劳,要求连夜召集群众开会,动员抢修。已经入睡的职工听见钟声,都赶到宿舍球场。大家见周恩来精神抖擞地站在面前,情绪十分激动。这时,下起了雨,有人要给他打伞,他婉言谢绝了,一直冒雨把话讲完。他号召大家献计献策,同心同德,早日把大桥修好。听了周恩来的讲话,群众热情很高,提了不少好建议。经过十四昼夜奋战,大桥很快修复了。
  (李华民)
  五十五、操锤锻钢
  周恩来和陈毅视察麻城县钢铁厂时,看到炼低碳钢用人工锻打。就问道:“用大铁锤锻打能保证质量吗?”陪同的冶金工业部负责同志回答说:“这样锻打虽然没有汽锤力量大,但根据低碳钢的要求完全可以。”周恩来听了点点头,对陈毅说:“我们来打大锤。”叮当#,叮当#,他俩各执一柄大铁锤,真的锻打起钢来了!铁锤有节奏地响着,掌钳工人高兴地说:“总理打锤看起来很在行的。”围在铁砧周围的工人们都不停地鼓掌,他们为党和国家领导人以普通劳动者的姿态在自己炉前参加劳动而感到自豪、幸福!他们也许不知道,在他们面前抡锤的周恩来总理竟有一只胳膊是残废的呢!
  (李华民)
  五十六、赤道首航
  一九六五年上半年,周恩来指示说:“中国民航不飞出去就打不开局面,一定要飞出去才能打开局面。”下半年,他就要民航机组送他和代表团到东非国家进行友好访问。他语重心长地说:“你们大胆飞吧,我和你们一起实践。”机组同志和周恩来共同开始了难忘的航程,揭开了我国民航史上新的一页。在飞行过程中遇到了许多意想不到的困难,在苏丹上空遇到了赤道负荷线,由于风的变化,造成了强烈颠簸,飞机象野马一样难以操纵。在这紧急时刻,周恩来泰然自若,他坚定地说:“没关系,我相信你们!”在他的从容指挥下,机组战胜了一个又一个的困难,胜利完成了首次远航非洲的任务。
  (胡幼梅)
  五十七、乘隙商谈
  一九六六年,有一次,周恩来刚从巴基斯坦访问归来,顾不上休息,就要乘飞机去西北某沙漠地区视察。到达中途的一个场地已经很晚了,原计划明晨九点继续飞行。第二天,机组同志看到天气有变坏的可能,想改为七点起飞,但考虑到他昨夜休息很晚,又有些犹豫,要不要叫醒他,请示一下?其实周恩来早起了床,正伏在桌上写着什么呢。听了秘书的报告后,周恩来说:“对,要抢时间。”于六点三十分便来到飞机前,看到飞机正在加油,就问:“加油要多少时间?”机长回答:“十五分钟。”周恩来招了招手,请随行的部队首长,围在一棵小树旁,商谈起工作来。到了十五分钟,周恩来抬腕看看表,说声:“走吧。”健步跨上飞机。
  (李华民)
  五十八、东方钢人
  全世界公认周恩来总理是“一生以四分之三的时间每天从事十八小时工作的人。”他在国内日理万机,出国访问同样是日夜操劳。尤其是十一国访问和十四国访问,行程都在十万里以上,历时两三个月,历经寒温热三个气候带和春夏秋冬四季。大多数年轻的随行人员都感到不胜劳累,他却总是精神饱满,毫无倦容。无论是谈判还是交际活动,都没有一丝的懈怠和疏忽。考虑到东道国的盛情厚意,从来也不要求减少一个节目。一天的日程结束往往已是深夜,在别人都已入睡以后,他还要仔细研究问题,准备发言稿,最后还要亲自草拟电报,向党中央、毛主席汇报、请示。在日内瓦,代表团所有人员都有机会领略一下菜蒙湖和阿尔卑斯山的湖光山色,只有周恩来总理却永远是工作、工作、工作……早在四十多年前,著名华侨领袖陈嘉庚先生,看到周恩来总理的工作情况,曾称他为“钢人”。从此,“钢人”的名字就流传海外。
  (胡幼梅)
  五十九、数数咽饭
  在患病的最后时刻,为了争取更长时间,更多地为党和人民工作,周恩来同疾病进行了顽强的斗争。癌症的疼痛是常人难以忍受的,在进食时,尤其痛苦。周恩来吃力地把握着医务人员的手,强忍着一声不吭,豆大的汗珠从额上一颗颗滚落下来。每咽一口饭都要付出极大的努力。周恩来用微弱的声音对身边同志说:“我要多吃几口,来,给我数数”,费力地咽下一口,数着“一”又咽下一口:“二”……“三”……
  (刘怡)



 
 

2007/09/10

第四章拼搏篇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