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知人篇

 




  二三二、确定伴侣
  一九二三年春,周恩来和邓颖超确定了爱情关系。
  邓颖超原名邓文淑,祖籍河南信阳,一九○四年二月四日出生于广西南宁。她和周恩来在伟大的五四运动中相识,并在以后的一系列革命斗争中培育了和周恩来的革命情谊。她在革命斗争中热情、勇敢、坚韧不拔,在生活中又表现得爽朗、淳朴、待人以诚,这一切给周恩来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于是时而并肩战斗,时而两地飞鸿,在周恩来旅欧期间,两人通过信件终于确定了关系。
  在此期间,周恩来身边也曾有过一个美丽的姑娘,对革命也很同情。但是周恩来认为“当我决定献身革命时,我就觉得,作为革命的终身伴侣,她不合适。”周恩来需要的是“能一辈子从事革命”,经受得了“革命的艰难险阻和惊涛骇浪”的伴侣。这样他选择了邓颖超,并且终生不渝。
  (刘学琦)
  二三三、老板娘
  在上海有一家店铺,是党中央的一个秘密联络机关,在这里坐守的“老板”是党中央的一位会计——熊瑾玎。一九二八年初秋,党组织又从武汉调来一位二十多岁的姑娘朱端绶,协助“老板”工作。周恩来一次在这里开会时,提出:这个“店铺”有革命的“老板”还不够,还要有一位机灵的“老板娘”,并建议朱端绶担任这个角色。那么周恩来是怎样考察出小朱能胜任这个工作呢?周恩来解释说:“那天,我去提热水瓶,刚一提就放下了。你马上悄悄把水瓶拿到‘老虎灶’去打开水,回来给大家倒了水,我就从这个细节观察到,你是个机灵的好助手呀!”
  以后周恩来常来这个店铺工作,邓颖超又来组建了党支部,让小朱任党小组长,而且让她操持着又增设二三爿酒店。在周恩来指导下,她又学会了机灵地接待同志,送情报,译电文,用化学药水书写文件。周恩来不断用革命形势鼓舞她当好革命的“老板娘”
  (徐必成)
  二三四、信赖战友
  在第五次反“围剿”时,红军保卫部门忽然接到一些材料,有人反映红五军团的领导人与国民党建立了联系,企图组织部队反水。
  红五军团是在赵博生、董振堂等同志领导下经宁都起义参加红军的一支万余人的部队。这支部队英勇善战,为革命建立过很大功绩。
  如何看待反映的材料呢?周恩来坚定明确地指示有关同志:以赵博生、董振堂同志为首的五军团的同志们,反蒋、革命是很坚决的,他们领导了中国革命历史上少见的宁都兵暴,在革命斗争中许多人参加了我们党,不少人在艰苦的斗争中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对这样的同志,我们应当完全地信赖他们,尊敬他们,要坚定地以增强革命团结为前提,去开展五军团的政治思想工作。
  按照周恩来的指示,在军团党委领导下,保卫部门认真分析了那些“材料”,终于识别了敌人的反间计。他们把所有的“材料”交给了董军团长,董军团长感动得眼圈都红了,连声说:“共产党,伟大,伟大!”从此,这批起义过来的将领和全体同志,对敌斗争更坚决了。
  (徐必成)
  二三五、慧眼识人
  一九三四年九月,丁振愈来到周恩来身边当警卫员。
  这个小战士又机灵又勇敢。刚来的时候,写个“丁”字还要费好大力气。跟周恩来学习了几个月,就能写家信了。长征以后,碰到打仗,总想冲到战场上去。遇上敌机轰炸,他一点儿也不怕那就在头顶上盘旋吼叫的飞机,他一边掩护首长,一边还协助疏散部队。
  周恩来看出来,他将来一定是个很好的军事指挥员。
  一九三五年二月,部队过乌江前,一天,周恩来把小丁叫去,对他说:“你跟我工作快半年了,我看你很勇敢,不怕死,到连队里当排长,带兵打仗去吧。”小丁有些犹豫,害怕不能胜任,周恩来又鼓励他,开导他。小丁后来成为了一名优秀的指挥员。
  (徐必成)
  二三六、望天长叹
  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十五日下午,张学良准备放走蒋介石。以免发生意外,他拉着杨虎城陪同蒋介石夫妇及宋子文等悄悄离开住地,乘车直奔西郊机场。行动非常机密,连周恩来也没有通知。临别时,蒋介石做了一番今后绝不剿共,承认自己有错的表示,张学良当即感情冲动,愿意陪蒋回南京。这时已是下午四点了。周恩来得着消息,十多分钟后,驱车赶赴机场。这时,
  飞机已经起飞了。原来在蒋、宋登机起飞时,张学良也登上自己的座机跟着飞去。周恩来尔后叹息道:“张汉卿(张学良字汉卿)就是看《连环套》那些旧戏中毒了,他不但(象窦尔墩那样)摆队送(黄)天霸,还要负荆请罪啊!”
  (徐必成)
  二三七、孤雁归队
  一九三一年,恽代英英勇牺牲了。其夫人沈葆英历尽千辛万苦,辗转各地,终于在一九三七年找到了周恩来夫妇。沈向亲人倾诉自己失去组织的痛苦心情,说自己就如一只孤雁。周恩来十分体贴地安慰她:“你不要太难过了,现在孤雁不是归队了吗?不是回家了吗?”并且告诉她:党与你失去联系后,也想方设法寻找你,但一直没有音讯,我还认为你也牺牲了。当周恩来了解到她这几年颠沛流离的生活时,沉吟了一下说:“按照你个人的条件,完全可以找到生活出路,但你不去寻求个人的生活出路,而坚持找党,这说明你和代英一样忠于党。”一席话,使得沈葆英受到巨大的鼓舞。她终于回到了党的温暖的怀抱。
  (徐必成)
  二三八、吐哺归心
  于右任为国民党元老,此人追随孙中山,屡建奇功,又有一副侠肠义胆,为周恩来所崇敬。
  一九三七年初冬,国共合作期间,周恩来为《新华日报》一事专程去他住处探望。于老喜出望外,摆筵相待。此时,周恩来盛赞老先生为中国最早鼓吹革命的报界老前辈,又是当代书法界最杰出的“草圣”,而且积极倡导“抗日救亡,建立新中国”,特请于老为《新华日报》题写报头。于右任欣逢知音,当即慨允,并表示:“这次全面抗战,两党均应贯彻中山先生‘唤起民众’精神,希望贵报尽早与国人见面。”
  于老提笔而书,精益求精,总不满意,竟一连写下十九幅之多。
  周恩来知人、真诚待人,器重真诚于爱国事业的老前辈,而使英雄见用,真可谓“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田俊翘)
  二三九、心心相通
  一九五○年五月六日,李四光夫妇回到了祖国首都北京。第二天下午,周恩来在百忙中抽时间到他们下榻的旅馆探望,并同他们畅谈了三个多小时。谈话中,他坚持李四光在担负新职前第一件事是请医生检查身体,因为他还记得在重庆时期,李四光因为付不起药费,很少去医院看病。自从李四光离开伯恩默思后,周恩来就不知道他的行踪了。直到最近,刚刚得到消息说他们夫妇不久将到达香港。周恩来马上派人去香港迎接,安排他们来北京。当时曾谣传李四光不会回国了,说他已去了台湾。但是周恩来对他的信任从未动摇过。他坚持把解放后中国首届地质工作会议推迟,等到李四光回国后再召开。李四光果然没有使周恩来失望,他们真可谓“心心相通”。
  (李华民)
  二四○、地质点将
  为使新中国经济建设能全面开展,建立地质部已成为当务之急。那么谁来担此大任?周恩来反复考虑着人选。
  一九五○年,李四光不顾生命危险,排除英国当局的阻挠和国民党高官厚禄的引诱,乘风破浪,毅然返回祖国,下榻在北京饭店。周恩来专程拜访,俩人热烈拥抱,紧紧握手,李四光眼角里噙着泪花,畅谈了三个半小时。周恩来委托他来主持新中国的地质工作,这正是李四光多少年来梦寐以求的报国夙愿,他勇敢地为国为民承担了这一重任。
  谁来做副手呢?一九五二年八月,周恩来亲自点将:何长工!因为“他有那么一股子闯劲”。而何长工闻知大惊,他在战争中腿受了重伤。“让我爬山,不是开玩笑吧?我是个跛子啊!”可周恩来没有看错,对他说:“这是毛主席拍的板!”为此,何长工再没有异议,迅速走马上任,与李四光成为地质部的坚强双壁。
  周恩来又告诉他:“只要你能保证国家建设的资源供应,你何长工要什么给什么!”
  就这样,他们从十四台老掉牙的钻机与散落在全国各地的二百九十八名地质人员为起点,开始了为新中国的地质大业飞腾的奋斗。
  (田俊翘)
  二四一、请顾颉刚
  建国初期,中央有关部门要调著名历史学家顾颉刚到中国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工作。当时误传顾先生要求每月薪金五百万元(指旧币,折合新币五百元),不然就不去北京。这件事被周恩来知道了,他非但不生气,反而说:“中国有几个顾颉刚?他要五百万就给五百万嘛,但一定要请他到北京来。”顾先生听说这个情况后深为感动,向有关领导说明并无要高薪的意思,表示马上进京。他事后感慨地说:“我从周总理的身上看到了团结大多数人一道工作的真正共产党人的光辉形象。”
  (李华民)
  二四二、不高不低
  一九五五年,解放军实行军衔制,徐海东被评为大将,因为他长期养病,心中为此而不安。此时,周恩来到大连,专程到文化街七十五号看他。徐海东激动地说:“总理,我长期养病,为党工作太少了,授我大将太高,我受之有愧啊!”
  周恩来一直爱惜这位窑工出身的将领,爱他的军事才能,爱他坦率的性格,爱他光明磊落,对党的赤胆忠心。他高兴地握紧徐海东的手说:“海东同志,授你大将军衔,不高也不低,恰当!”
  徐海东一直感激周恩来,他后来跟老伴说:“我一定要像周恩来那样战斗,有口气就要为党工作。”
  (田俊翘)
  二四三、知人善任
  一九六○年周恩来出访亚洲六国,陈毅作为他的主要助手随行。访问中周恩来非常重视发挥陈毅的作用,有些场合常请陈毅代表他出席讲话。陈毅的讲话常常博得阵阵热烈掌声,有时为了整个讲话放得开,讲得透,难免有说得过头的地方。每逢这种情况,周恩来总是笑着对代表团的同志们说:不要只看到陈毅讲话个别地方有点过头,要看到陈毅通篇讲话讲得深,讲得透彻,能抓住听众的思想情绪,产生深远的效果。这是主要的,也是我所不及的。
  (李华民)
  二四四、皇族聚会
  一九六一年的旧历除夕,周恩来将溥仪一大家人请到中南海包饺子,欢度除夕。
  他说:“你们兄弟姐妹聚齐一次很不容易,请大家不必客气,更不要拘束,随便坐坐,随便谈谈。”
  大家在和谐的气氛里,无拘无束地边吃饺子,边与邓大姐说笑谈论。忽然,溥仪的二妹韫龢用手帕儿捅了一下坐在身边的三妹韫颖,朝溥仪坐的方向使了眼色。只见他不顾礼貌、将喜爱吃的饺子和菜,拉到自己的桌前,贪婪地吃着,逗得韫颖“扑哧”一下笑出声来。周恩来见溥仪吃得很香,便示意众人不要惊动他。的确,他从小当皇帝,享有“万人之尊”,高于他的父母之上。过去在他的眼里,根本没有什么叔伯、弟妹之分,皆为臣下和庶民。他当皇帝时,中西美味,应有尽有,只供他一人享用,所以,在除夕的晚宴上,出现这种举动,也是不足为怪的。周恩来就好象没有看见一样,仍旧为大家夹饺子夹菜,爱新觉罗家族的聚会一直这样欢天喜地进行着。
  (田俊翘)
  二四五、褒摄政王
  在周恩来宴请溥仪的宴会上,他特意提到溥仪的父亲醇亲王载沣,并用十分惋惜的口吻说:“载沣在辛亥革命中表现是好的,并没有积极进行复辟活动。他在一九五一年去世了,年仅六十八岁,是很可惜的,载沣的满文很好,现在象他那样精通满文的人,不用说到外面去找,就连你们家族中恐怕也找不到了。”
  溥仪听到周恩来的一番话,愧疚地低下了头红着脸说:“我也曾学过满文,可惜没学好,现在竟一点也看不懂了。生父确实精通满文,并通晓文史、天文,我自愧弗如!”
  周恩来接着十分风趣地说:“载沣确实通晓文史和天文学。很遗憾,他学了一点科学,又不尊重科学,有病不治,有药不吃,只是相信命运,要不,他会多活些年,为国家和人民多做些工作。”
  (田俊翘)
  二四六、心心相印
  “文革”前整整十年间,习仲勋一直是周恩来总理的得力助手,主管国务院日常工作。在一位真心实意关心下属的领导人手下工作是一种幸福,习仲勋不计较工作辛苦劳累,因为他乐于同周恩来分担工作的甜酸苦辣。但是在中共八届十中全会上,习仲勋遭到康生陷害,这一切将不得不结束了,他陷入极度痛苦中。这时,周恩来打电话请他过去谈话,要他努力振作起来。周恩来紧握住他的手说:“我们还是好朋友,千万不要有一念之差。”习仲勋泪流满面,他充分领会最后这句话的意思,说:“总理,您放心,这点我还不会。”可是,周恩来还是不放心,他打电话给习仲勋的夫人,要她请几天假留在家中陪丈夫,留意他。并一再叮嘱她:一定要防备习仲勋有一念之差。
  (胡幼梅)
  二四七、调回黑大个
  周恩来可能是世界上唯一帮助过指挥交通的国家总理。一次举行国宴,人大会堂前,交通严重堵塞,周恩来出来指挥交通。他一边疏导车辆一边问“黑大个”为什么不来值班?“黑大个”是北京市公安局原交通队长于有福的绰号,他有镇定自若指挥交通的本领。在场的人告诉周恩来:“黑大个”已经调走了。周恩来命令:马上调他回来。一个普通的干部,多年不见,名字和面孔还这么深地印在周恩来总理的脑子里。
  (胡幼梅)
  二四八、夜送陈毅
  文革初期,胸怀坦荡的陈毅自然成了林彪、江青的眼中钉。一次会后,周恩来踏着月色送陈毅。
  一路上陈毅尽情诉说着心中的不满。周恩来默默地听着,深沉的目光流露出忧虑。他若有所思地抬起左手,在陈毅肩头轻轻拍了几下,平静地问:“陈老总,你最近身体怎样?”“蛮好么。”陈毅扬起眉毛,总理今天怎么了,前言不搭后语:“也许我是个老运动员,一来运动就来精神!”
  周恩来没有笑,以商量的口吻说:“如果身体可以,我想请你率领中国党政代表团赴罗马尼亚、阿尔巴尼亚访问。”“为什么?”陈毅惊讶地问:“不是决定你去么?”周恩来没有回答,他默默地向前走着。
  (刘学琦)
  二四九、追悼升格
  一九七二年一月十日,陈毅同志的追悼会就要举行,周恩来的心情沉重。按照文件上通过的规格,陈毅已不算国家领导人,陈毅的追悼会由中央军委组织,参加人数为五百人。这样对待陈毅是太不公正了。
  忽然,毛泽东决定出席追悼会,消息像春风,驱散了周恩来满脸阴云,他立即拨通一个个电话,声音宏亮有力:“我是周恩来,请马上通知在京的政治局委员……”“通知宋庆龄……”“转告西哈努克……”
  周恩来依据毛泽东参加陈毅追悼会的举动,迅速做出了提高追悼会规格的决定。放下电话后,飞驶八宝山,激动地通知陈毅夫人张茜。张茜听后,双泪长流,抽泣着问:“毛主席他老人家为什么要来啊?!”
  周恩来慨然道:“他一定要来。井冈山上的战友就剩他了。”
  (刘学琦)
  二五○、病榻荐邓
  一九七四年十月十七日,江青利用“风庆轮问题”,大闹政治局,围攻邓小平,意在闹掉邓小平出任第一副总理的提议。
  住院的周恩来得知此事后,把当时毛泽东的联络员找到医院,明确指出:“风庆轮事件不像江青他们所说的那样,而是他们预先策划好了要整小平同志,小平同志已经忍耐好久了。”十一月六日他抱病写信给毛泽东,汇报四届人大各项准备工作的进展。表示“积极支持主席提议的小平同志为第一副总理,还兼总参谋长”。
  (刘学琦)
  二五一、深情握手
  就在周恩来病情急剧恶化的同时,国内的政治形势也再度发生逆转。一九七五年十月下旬,周恩来再次进行了手术。在手术室门前,躺在手推车上的周恩来询问邓小平来了没有?当邓小平靠近手推车时,他握住邓小平伸过来的手,说:“你这一年干得很好,比我强得多……”
  这次手术后,周恩来再也没有能够起来。他虽然躺在病榻上,但还关注着国家命运。医务人员常常看到他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不时地摇头叹息……
  (刘怡)



 
 

2007/09/10

第九章知人篇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