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敬老篇

 




  二五二、终身憾事
  周恩来一直敬重鲁迅,在南开大学读书时,曾邀请鲁迅到天津来讲演,鲁迅答应了,整个校园轰动,兴高彩烈。
  可是,应该到达的那天,即一九一九年十一月八日,鲁迅忽然有事,不能如约前来,只好抱歉地请来了他的兄长周作人代替,他讲叙的题目是《新村的精神》,虽然很成功,但终究不是鲁迅亲自讲演,大家还是有些遗憾。后来方知,鲁迅没去天津的原因是正在操持修理刚买下的八道湾房子而奔波劳碌着。
  周恩来深深地为此事遗憾,一直到他晚年还时时记起。一九七一年夏天的一个深夜,在推崇鲁迅的日本友人尾崎秀树访问时,周恩来还深情地提到这件深以为憾的往事。
  (王习耕)
  二五三、师生之谊
  马千里是南开学校的一位开明的爱国教员,他虽然以教数学为主,却又不遗余力地辅导学生的课外活动。在演说和辩论方面,常常辅导周恩来,师生还同台演过话剧。一九一九年“五四”运动时期,马千里同周恩来等人一起参加反对丧权辱国的“二十一条”,被捕入狱。在狱中,共同对反动当局进行斗争,使他们之间的友谊更加深厚。
  后来,马千里创办了《天津新民意报》,周恩来在赴法勤工俭学前,把在狱中写的一本《警厅拘留记》交给马老师,请他修改补充,在《新民意报》上发表。还有一本书《检厅日录》,也是经马千里之手发表的。师生谊已升华为战友情。
  (禾木)
  二五四、绍兴省亲
  一九三九年初,周恩来去绍兴省亲,当时他已经是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副部长了。有一天,他的姑丈王子余先生来访。周恩来恭恭敬敬地请王先生进入室内,并将他推至上座,自己完全以一个晚辈的身份接待,丝毫没有“政府要员”的架子。后来,周恩来见到周氏族长周希农老先生时,立刻恭敬地向周老先生行了三鞠躬礼,然后,推老先生坐在首位,自己坐在下位,恭听周老先生介绍绍兴周氏族中的一些情况。
  (高生)
  二五五、探望老人
  一九四三年,有个进步学生要到延安去,临行前给他在四川边境的父亲写了一封信。他父亲赶到重庆时,儿子已经动身走了。老人说:“如果能见到大名鼎鼎的周副主席,就不枉此行了。”周恩来知道后,就专程到招待所看望老人。周恩来对他说:“您和我父亲年岁差不多大呀,您应该是我的父辈了!”他同老人热情地谈了一个多小时,使老人如愿以偿,乐而忘返。
  (邬丁根)
  二五六、怀仁补寿
  画家齐白石生于一八六三年农历十一月,一九五三年是他九十大寿。他过去听信术士的话,将年龄增加两岁,叫“瞒天过海”,以求消灾祛病。所以一九五一年便作了九十大寿。周恩来知道后,一九五三年在怀仁堂为齐白石补寿,并请剧团作了专访演出,许多领导同志赴会。
  会上,周恩来拉着齐白石老人的手,亲切地对他说:“听说老人家近日画兴很好,画了很多内容丰富、题材新颖的作品。解放后生活安定,没有顾虑,愿意为人民为祖国多做一些贡献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究竟是九十高龄的人了,今后要多多注意休息,保护好身体。”并风趣地说:“我还等着为您做百岁大寿呢!”
  (刘学琦)
  二五七、敬老炒菜
  一九五八年十二月周恩来和陈毅访问湖北省麻城县时,百忙中,并没有忘记去敬老院看望那些孤寡老人们。老人们得知周恩来、陈毅来看望他们时,高兴得不知怎样好。又是让座,又想倒茶,又想递烟,又想好好看看。最后手不由自主地拍起来,用“欢迎,欢迎”表达热烈的感情。周恩来对老人们进行了亲切的慰问后,又来到食堂视察,在厨房和炊事员们握手交谈,了解伙食情况,并拿起锅铲,要给老人们炒个菜,并笑着说:“炒菜我还是有技术的。”他边说,边炒起菜来。炊事员看周恩来炒菜得法,动作熟练,惊讶不已,禁不住啧啧称赞。大家笑着说:“总理会炒菜,一定是在长征路上、在延安时候学会的。”
  (李华民)
  二五八、欠身病榻
  知名人士张元济为文化界老前辈、著名的出版家,他曾面陈新政总纲,慈禧政变后被革职即南下上海。民国后,专一于经营商务印书馆,奠定了中国最大规模出版机构的基础,而且又首创并经管全国规模最大的私立图书馆“涵芬楼”。一九四九年九月,他应毛泽东、周恩来之邀,赴京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会间,多次征询他对办报、出版等方面的意见,使张元济十分感动。
  一九五八年春天,周恩来到上海视察,特地去华东医院看望病情日益严重的张元济。这时,他已经神志恍惚。周恩来站在床榻旁说:“我是周恩来。”他微微挪动一下身子,点头表示认识。片刻,他用低微的声音说:“毛主席好。”周恩来欠下身子,对他说:“主席很好,特托我来探望你。”张元济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田俊翘)
  二五九、晚辈礼仪
  林伯渠、徐特立、吴玉章、董必武、谢觉哉五位老同志被人们誉之为“五老”。周恩来象对老师一般的关怀他们,尊敬他们,小学生似的经常聆听他们的教诲。
  一九五九年八月二十四日,林伯渠在中南海紫光阁参加最高国务会议之后,周恩来亲自陪送他回家。因为林老两天后要率代表团赴蒙古人民共和国访问了,林老乘此机会问道:“总理有什么指示?”周恩来亲切地说:“那里,那里!林老啊,您是党的一位老同志,我还有什么指示呢?您按照党的外交政策做就是了。”但是,林老组织观念十分强,二十五日又一次向周恩来请示。周恩来考虑到林老年迈多病,身体不好,于是决定亲自到林老家里去商谈访问事宜。他打电话十分亲切地问林老是否在家,休息了没有。
  林老每次出访与归来,周恩来总是亲自到机场去送迎这位多病的“老师”,表现出晚辈对革命前辈的尊敬。
  (田俊翘)
  二六○、顺情请医
  一九七二年四月,经北京医院大夫检查诊断,马寅初先生患了直肠癌。对付癌症最有效的方法是切除。这时马老已九十一岁高龄,大夫不同意做手术。而马老和家属都要求作手术,马老的儿子写了一个病情和要求手术的报告给周恩来,希望天津人民医院院长金显宅、肿瘤大夫张天泽和王德元给马老动手术。周恩来收到报告当天晚上就做了如下批示:病人有施手术的要求,愿与医院合作,家属又坚持手术治疗,就应该考虑手术,并拟定各种防范危险的措施。
  第二天收到周恩来的批示,马老和家属非常感动,更使他们吃惊的是金显宅、张天泽和王德元第二天也到了北京医院,原来昨天夜里总理办公室通知了天津市要这三位大夫出诊到北京。金显宅这位当时被称做“反动权威”的院长,还在打扫厕所,忽然通知他出诊,他惊异得不知所措。
  周恩来不仅请来了大夫,还口头交待:要北京医院成立一个医疗小组,研究手术方案,要随时向他汇报马老的病情。九十一岁的马老手术成功了,身体逐渐恢复了健康。
  (刘怡)



 
 

2007/09/10

第十章敬老篇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