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坦荡篇

 




  八七八、会见杨虎城
  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十八日,为力促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周恩来在与张学良会谈后,又于这天上午去拜会杨虎城。杨虎城是爱国的,他对联共、反蒋和抗日的态度是坚决的,但他深知蒋介石的为人,怀疑蒋介石能否抗日,并怕蒋报复。针对杨虎城的顾虑,周恩来作了细致的分析,指出抗日已是大势所趋,只要西北三方联合一致,蒋想报复也不可能。杨虎城听了周恩来的意见后说:“共产党置党派历史深仇于不顾,以民族利益为重,对蒋介石以德报怨,令人钦佩。我是追随张副司令的,现更愿意倾听和尊重中共方面的意见。既然张副司令同中共意见一致,我无不乐从。”
  会见时,周恩来还就红军误杀杨部一旅长以及在同杨达成协议后又曾突袭杨部这两个问题,代表中共作了自我批评。这种光明磊落的态度,使杨虎城消除了原来内心还存在的一些疙瘩。以后,就和平解决西安事变的问题,杨虎城虽还有过一些犹豫,都因周恩来多次与他谈话而取得了一致意见。
  (徐必成)
  八七九、照样赴会
  一九三八年四月底一天中午,一辆三轮军用摩托送给八路军办事处一封密札。
  “兹召开国民政府关于保卫武汉的军事会议,拜请周恩来阁下参商,望于下午二时莅临珞珈山,恕催。”可此时已经一点二十分了。董必武看后,十分气愤地说:“两点开会,一点半送通知,这不是存心刁难人么?”周恩来说:“是啊,他们不让我参加会议吧,似乎又说不过去;叫我参加吧,又怕坏了他们的事,所以,就采取这种卑鄙伎俩,想叫咱们进退两难啊”。这时他提起公文包,走出房间,继续说:“可是,我们是光明正大的,有利于国共两党合作的事就坚持,否则,就坚决斗争!”为此,周恩来决定照样赴会,坐车前往会场,以最快速度直奔珞珈山。但是,仍旧用了两个小时。尽管会议快要结束,可周恩来能够赶到,实在出于他们意外,蒋介石不得不说:“太抱歉,事太多,就没多等,会开完了。陈诚,你再把内容向周公转告一下……”
  这样,把国民党企图将共产党排斥在外的诡计落了空,反而把蒋介石搞得十分被动。
  (田俊翘)
  八八○、险中有乐
  皖南事变发生后,形势异常险恶。重庆八路军办事处的工作人员除了工作需要之外,一般不出门。活跃文化生活成为大家的需要。每逢星期六晚上,只要没有急事,周恩来总要和大家一道,开展各式各样的文娱活动,还时常演出一些文艺节目,如《同志,你走错了路》、《把眼光放远一点》、《兄妹开荒》、《牛永贵挂彩》等。在周恩来关怀下,体育活动也很活跃,经常组织篮球赛、排球赛。一九四二年冬天,还组织了一次运动会。绝大部分办事处的同志都参加了。童小鹏是啦啦队长兼运动会的摄影记者。至今还保留了几张唱歌和打球的照片,陈列在红岩革命纪念馆里。
  (高生)
  八八一、喜欢意见
  在一次讨论郭沫若的剧本《屈原》时,一位同志说:“没有意见,同意您说的。”周恩来说:“我不喜欢你们一来就同意我的意见,那还要讨论做什么呢?”接着,周恩来又继续对大家说:“共产党员应该善于思考,应该有自己的见解,还要敢于提出自己的看法,这是很重要的锻炼。只同意别人的话,你就会变成懒汉了。再说,领导者要善于听取各种不同意见,这样才能受到启发,才能把问题看得更全面。领导人都那样聪明?都那样正确?好的领导者要善于总结广大干部和群众的正确意见。这是我们党的优良作风。”
  (田俊翘)
  八八二、允许唱对台
  周恩来在一九五六年上海市第一次党代会上的讲话中就提到:“应当允许唱‘对台戏’,当然这是社会主义的‘戏’,我们共产党人相信真理越辩越清楚。唱‘对台戏’就是从两个方面看问题,来完成社会主义的伟大事业。”在一九五七年四月二十九日上海干部大会上的讲话中,他还说到:“共产党一方面是个领导的党,另外一方面应该承认领导党也还是有缺点的,需要人家帮助和督促。如果自以为是,自满了,那就使党要退化了。”
  (李华民)
  八八三、收回表扬
  一九五八年,不少省市都在风景区兴建高级住宅、宾馆,这些计划外建筑,标准较高,用料考究。而且各省互相攀比,追求豪华,耗资较大,严重脱离群众。国务院发现这一问题后明令禁止,遏制了这股不良风气。有一次,周恩来来河北省石家庄,表扬了石家庄领导节约建设资金,在控制基建规模方面带了个好头。第二天,周恩来在市区几个点上视察,才发现此地同样盖了不少豪华宾馆。他生气地说:“我没有调查研究,昨天表扬错了,现在我收回。”
  (李华民)
  八八四、不骄不馁
  一九五九年,当我国乒乓球队取得第一个世界冠军时,周恩来就教育他们要“胜而不骄,败而不馁,生生不已,必胜必成”。后来在一次国际比赛中,张立在女子单打决赛中打输了,很难过。周恩来马上派人去慰问,并转达了他的勉词:“胜之不武,让之有德。”周恩来的关怀给了她极大的鼓舞。一次,我国乒乓球队访问欧洲归来,向他汇报“比赛成绩不好”,周恩来鼓励他们说:“胜败是兵家常事,输了球不要紧,能学到人家的长处就好。”
  (胡幼梅)
  八八五、相信群众
  那是一九五五年七月八日,周恩来和邓颖超漫步在颐和园长廊。突然,周恩来停下脚步,指着对面绕开长廊走的群众问工作人员:“怎么回事?你们又来人了,又干涉群众,群众走群众的,我们走我们的么!你们要相信群众。”工作人员赶紧去通知那里做警卫工作的人员,不要再干涉群众。就这样,从长廊迎面走过来的群众热情地和周恩来打招呼,周恩来不停地向大家招手致意。顿时,颐和园内倍添欢乐气氛。
  (李华民)
  八八六、对待意见
  一九六一年,有一次周恩来主持国务院全体会议讨论手工业产值的计算口径和方法问题,以解决“大跃进”中各地上报工业统计数字中的浮夸成份和不科学因素。对这个问题的解决意见,财政部与国家统计局不一致。周恩来仔细听了双方的发言后,表示基本上同意财政部的意见,对国家统计局的发言略有批评之意。代表国家统计局发言的杨波又站起来发言,再次不同意财政部的意见。
  会后,杨波心情有些不安。后悔在周恩来讲话后不应该再站起来讲不同意见。所以吃午饭时就自己悄悄坐在饭厅西南角最边的一个桌旁。刚刚开始就餐,杨波忽听周恩来在叫他的名字,并热情地招呼杨波到自己就餐的桌子旁,亲切地让他坐在自己的身边,对他说:“你为什么坐得那么远?不要紧张,你敢于讲不同的意见,这好嘛!我们讨论问题就是要听不同意见,不然还讨论什么!有不同意见的争论,就可以把要决定的问题考虑得更周到些。”
  (李华民)
  八八七、底孔排沙
  一九六四年冬,周恩来召开全国性的专家会议,讨论有效地治理黄河新方案。因为原建的作为控制黄河的骨干工程——三门峡水利枢纽有变为泥沙库的危险。会上,周恩来耐心听取各种不同意见,好的意见当即给予鼓励,不正确的意见耐心说服。当讨论到如何处理三门峡泥沙淤积问题时,他要求大家提出方案。有的同志主张降低三门峡水库水位,以恢复潼关河段原黄河河床,解除对关中平原的威胁;同时,打开大坝底孔排沙,使水库泥沙进出平衡,将改造后的三门峡水库变成一个中型水电站。周恩来象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他说:“底孔排沙,过去有人曾经提出过,他是刚从学校毕业不久的学生,叫什么名字呀?”有人回答:“叫温善章”。周恩来又接着说:“要登报声明,他对了,我们错了,给他恢复名誉!”
  (李华民)
  八八八、韩丁特权
  中美关系开始解冻时,周恩来亲自邀请为宣传中国革命做出巨大贡献的美国朋友韩丁全家访华,并表示愿呆多久就呆多久。
  一九七一年“五一”节,在天安门城楼上周恩来紧紧握着韩丁的手,问:“你计划呆多久?”“十七年”!“好,欢迎你在中国呆上十七年!”但是,当时有关部门对这个美国朋友到哪儿去参观,都有严格的规定。韩丁的“故里”山西长治县张庄,尽管为韩丁的到来拨出专款,突击盖了个小宾馆,泥泞的土路一夜之间铺上一层矿渣,沿街所有房屋都抹上一层白灰,就连久废的猪圈也被抢修出来,特意买回一两只猪,放到里面重新养起来,但是,无论怎样煞费苦心也不能体现出“文革”农村的一派大好形势。为考虑“国际影响”,长治县领导屡屡建议还是不要叫韩丁来访问。周恩来十分恼火地说:“韩丁是中国的老朋友,战后是他使美国人民听到另一个中国的声音,他愿意到那儿就到那儿,落后是中国的现实,做什么表面文章,张庄是一定要去的!”由于周恩来“开绿灯”,韩丁得到了当时所有外国人都不可能享有的“特权”,开始了自由的访问。
  (王习耕)
  八八九、实情相告
  一九七一年七月,周恩来与外宾谈到了直升机:“你们总统还要三架直升机。杜尔总统也向我们要过多次了。我们确实有点对不起他。我们可以造大型的轰炸机,又可造优于米格—21的战斗机。但是直升机造了十年还有问题。以前直升机是过了关的,现在又过不了关了。所以中国的许多事,不要说都好,这就是一种不好嘛!”周恩来谈到:我在中国反倒坐不成自己的直升机,这个事情我是不甘心的。他还向这个代表团说:“我要跟我们的订货部长订个协议。就是送给杜尔总统的直升机也好,送给史蒂文斯总统的直升机也好,首先让我坐几次再送出去。”
  (禾木)
  八九○、首次肯定
  九月二十五日下午,周恩来同日本首相田中在人民大会堂进行了第一次首脑会谈。田中提出坚持日美保安体制。他说:“要是对日美关系有巨大损害的话,日中就不能正常化。坚持日美安全条约是大前提,日美安全条约对于日本的和平与安全是绝对必要的。”田中接着说:“它是在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之后建立起来的,这一点也请理解,……今天,希望中国不要认为它是威胁,尼克松既然访问了北京,美中也应有理解了。”周恩来说;“日本和美国的关系如何,那是日美之间的事情,日美安全条约对日本非常重要,当然要坚持。”在一九七二年中国首次肯定日美安全条约,这样,日中复交的一个巨大障碍得到了解决。
  (刘怡)
  八九一、合影留言
  周恩来在医院的这段日子里,当时的险恶政治形势也不允许他安心治病。四届人大后,江青反革命集团始终把周恩来视为篡夺党和国家领导权最大的障碍。他们利用毛泽东评论《水浒》一事,大批“投降派”,宣称“主席对《水浒》的批示有现实意义。评论《水浒》的要害是架空晁盖,现在党内有人架空毛主席”,进一步把矛头指向已经重病在身的周恩来。一九七五年七月一日,他在同泰国总理克立·巴莫签署完中泰两国建交公报后,一部分工作人员要求同他合影留念。周恩来答应了,但表示:“像可以照,但将来不要在我脸上划××。”大家心情都非常沉重,他们深知周恩来的为人,不论在怎样险恶的环境里,无论在怎样沉重的心情下,都很少谈论个人安危,今天突然吐露出来的这句话又意味着什么呢?
  (刘怡)



 
 

2007/09/10

第三十二章坦荡篇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