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幽默篇

 




  九○○、智送军火
  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的前夕,形势极端恶劣,周恩来亲自坐上汽车送两箱枪支和弹药到商务印书馆工会,一箱给商务工人纠察队,另一箱还要送往指挥部的一个临时集中点。商务工委会正在开会,见到他亲自送枪支来,大家都感到不安,因为宝山路已成危险地带。委员们不好意思地说,我们正在开重要会议,有些问题很难做出决定,您来得正好,就请您一起参加会议吧。周恩来也觉察到大家为他的安全担忧,就微笑着说:“兵法上不是说要‘出其不意’吗?谁相信青天白日坐着汽车的阔老板肯自冒风险送军火?大刀队不是眼看着我坐的汽车直驶而来也不问吗?你们的会议要我参加,我很高兴。”
  于是大家就这样把周恩来留下来。否则,他还得继续押车到指挥部的集中点。
  (禾木)
  九○一、畅笑悬赏
  一九二七年七月末的南昌城里,风云际会,一场革命的狂风暴雨就要到来。朱德利用当时任南昌公安局长的身份,租下了江西大旅社,作为起义的总指挥部。此时,已成立了以周恩来为书记的前敌委员会,恽代英是五人前委委员之一。恽代英一跨进旅社大门,便被同志们围住了,人人都为他能从九江脱险赶到这里而高兴。周恩来仔细地打量着自己这位戴着一千度大近视镜的战友,开着玩笑说:“代英同志,你这颗头不简单哆#!汪精卫、张发奎在九江正以高价悬赏要它哩!”恽代英逗笑地说:“恩来同志,你这颗头比我的更值钱,蒋介石出的可是大价钱!”大家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田俊翘)
  九○二、月下老人
  一九二八年夏天,在上海闹市区的一幢小楼里,住着一对“生意人”,“老板”为我党地下工作者熊瑾玎,任中共中央会计,“老板娘”是助手朱端绶。几个月的相处,使他们加深了了解,爱情的幼芽已经在心中萌生。时值中秋之夜,周恩来等中央领导同志开过会,一起饮酒赏月。周恩来对同志体贴入微,有心促成这段姻缘。席间提议:瑾玎同志,你是我们革命的“老板”,现在店里还应该有一位真的“老板娘”,我看端绶担任这个角色很不错。在座的邓小平、李维汉都高兴地赞成。端绶又羞涩又高兴地说:党需要我这样做,我就一定当好“老板娘”。周恩来高兴地说:“那以后我们再不叫你小妹妹了,该称‘老板娘’了!”为此,周恩来、邓小平、李维汉等开怀畅饮,并向朱端绶连连把盏劝酒。由于周恩来这位“月下老人”的牵线,熊瑾玎和朱端绶在革命的征途上开始比翼双飞。
  (田俊翘)
  九○三、运输大队
  一九三五年四月初,长征的红军部队到了曲靖附近,踏上了通往昆明的公路,浩浩荡荡地前进着。忽然天上飞来三架敌机。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这在大路上毫无隐蔽地前进着的,竟是红军。飞机才飞走,跟着,从同一方向驶来三辆国民党的军车,直到做了俘虏,他们才知道对面竟是红军。
  周恩来简单地审问了俘虏,得知汽车上满载着的火腿、药品、茶叶等云南名贵特产,是龙云送给薛岳的。部队还从汽车上缴获了云南军用地图。
  晚上到了宿营地,缴获的东西送到了司令部,周恩来笑着对朱德等首长说:“敌人真是我们的好运输大队,缺什么送什么,而且不要任何报酬……。我们正为没有地图发愁,就送来了地图。我们伤员同志缺少药,又送来了药。”说得在场的同志们一阵大笑。
  (徐必成)
  九○四、肩膀工厂
  一九三七年三月,周恩来在同国民党政府进行谈判期间,还曾在上海会见了东北抗日联军第四军军长李延禄,问及东北抗联的事情,同志们在冰天雪地中装备怎么样,枪支弹药的来源是否充足。当李延禄谈到装备靠人民群众支援和缴获敌人一部分来解决,枪支弹药主要是从敌人手中夺,我们没有兵工厂时,周恩来笑了,并且斩钉截铁地说:“对!我们的兵工厂就是要设在敌人的肩膀和辎重车上。”还风趣地补充道:“我们长征路上就是靠国民党运送武器哟!蒋介石还很主动呢,这个运输队长还干的不错嘛!”说得在场的人都笑了。
  (徐必成)
  九○五、汤圆烫嘴
  一九三八年从抗大毕业的第三期学员,来到武汉,如振翅初飞的乳燕,要求到敌后开辟战场,急迫得度日如年。但是,王明却总想把他们送到国民政府里去做官,占席位,而周恩来坚持要把他们送往敌后开辟战场,壮大我们的武装力量。为此,两种意见相持了一个多月。最后,中央同意了周恩来的建议。他立即召集了会议,周恩来笑着对他们说:“可不要太着急了,你们吃过武汉的汤圆么?糯米面作的,圆溜溜,热乎乎的小圆球,有的中间还包着芝麻糖馅。别看那东西不大,你要一口吞下去可不成,准会从口腔到胃,烫伤一溜子!”他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逗得青年们乐哈哈的。“这叫心急吃不成热汤圆!”他接着说:“你们到武汉一个多月了,为你们的去向问题着急,谁能不急呢?日本鬼子占领了我们半壁河山,稍有良心的中国人都急。最近,党中央毛主席明确指示,我们的中心工作是组织民众,武装民众,广泛开展抗日游击战争,有领导地建立敌后根据地!从现在起,我们要在长江两岸点燃起抗日救国的烽火,我们将派出一大批有觉悟、有武装斗争思想、有经验的同志,深入中原各地,专开辟新的战场!”青年们欢声雷动,一边鼓掌,一边情不自禁地欢呼起来:“好啊!到敌后去!打仗去!”
  (田俊翘)
  九○六、进京赶考
  一九四九年三月二十三日,七届二中全会的新闻公报由新华社向全国发表。就在同一天,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率领中共中央机关离开西柏坡。这个日子离他们从陕北杨家沟向华北出发,正好一年零一天。临行前,毛泽东和周恩来兴奋地谈笑着。周恩来对毛泽东说:“多休息一会儿好,长途行军坐车也是很累的。”毛泽东说:“今天是进京的日子,不睡觉也高兴啊。今天是进京‘赶考’嘛。进京‘赶考’去,精神不好怎么行呀?”周恩来笑着说:“我们应当都能考试及格,不要退回来。”毛泽东说:“退回来就失败了。我们决不能当李自成,我们都希望考个好成绩。”
  (高生)
  九○七、万事如意
  一九五六年国庆期间,周恩来在中南海勤政殿举行国宴,招待九洲贵宾。服务员端上一道由冬笋、蘑菇、红菜组成的#图案大菜。
  可有人用筷子夹翻了一转,竟成了纳粹的“#”!友人们吓了一大跳,不知此时出现此种图案是何道理,周恩来手疾眼快,神态自若,一边劝酒一边解释:“这不是法西斯的标志,这是我们中国传统的万字图案,象征‘万事如意’,是对远方客人最良好的祝愿。”话音刚落,整个宴会的气氛又活跃起来。接着,周恩来又幽默地说:“就算是法西斯,也没有关系,来,让我们一起动手把它消灭就是了。”逗得客人哈哈大笑。于是,所有的筷子一齐指向这道菜,来了个全面围剿,没费多少功夫,就把它干干净净地消灭了。
  (王习耕)
  九○八、管金刚
  一九五八年四月,在视察长江三峡后一个月,周恩来又视察了黄河三门峡工程。他来到沸腾的建筑工地,健步从左岸走向右岸,时而登上峭壁,时而走下基坑,仔细地询问和察看着工程进展情况。他亲切地同工人们握手,问寒问暖。工人们吃饭的时候,周恩来走上前去,从一个工人手中掰下一块馍,一边吃一边和大家交谈着。他热情地赞扬工人阶级敢于降龙伏虎的英雄气概。他幽默地对主管风、水、电的同志们说:“风、雨、雷、电四大金刚,你们就管了三个!”在周恩来关怀下,三门峡大坝仅仅用三年多时间,在一九六○年汛期前,实现了拦洪蓄水。
  (李华民)
  九○九、运料挑筐
  周恩来参加十三陵水库工地劳动时,已是六十岁高龄了。他来到民工当中,和大家排成一条长队往大坝上传送土筐和石料。装筐的民工看到他那么大年纪了,还汗流满面地劳动,就有意少装一点。周恩来很风趣地说:“都装这么少,大坝什么时候才能长起呢?”这时他看到附近有几名女同志在挑沙子,就拣了一副装得满满的筐,挑起来向大坝奔去。一次运料时,他的手砸破了,大家劝他包扎一下,他却笑着说:“轻伤不下火线嘛!”连包扎也不包扎又干了起来。周恩来推车时,右臂总伸不直,显得很吃力的样子,后来才知道他在延安时摔伤了右臂,当时医疗条件差,治疗效果不那么好。工地上的劳动有很多种,周恩来干了这样干那样,样样都要干一干,样样都干得挺认真。
  (李华民)
  九一○、搬家麻烦
  一九五九年四月,周恩来到新安江视察,他不顾三百多里汽车颠簸的疲劳,一下车就迈步走过钢索铁桥,沿着崎岖的山路,登上大坝顶端,仔细观看正在兴建中的水电站全景,详细询问电站施工情况。路上,他遇见一位老太太正在搬家,周恩来迎上去向她问好,关心地问她搬家高兴不高兴?这位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很激动,连声说高兴。周恩来风趣地说:“搬家很麻烦,您怎么高兴啊?”老太太说:“这里造水电站,是为子孙造福,政府又给我造了新房,又帮我搬家,我心里真高兴啊!”周恩来也高兴地笑了。
  (胡幼梅)
  九一一、朱门索饭
  一九六一年,周恩来为庆贺朱启钤九十大寿而送了一个大花篮。几天后又在全国政协礼堂二楼为他举行小型祝寿宴会,应邀者都是七十岁以上在京的全国政协委员。席间,当朱启钤家属集体向周恩来敬酒时,他半开玩笑地说:“你们什么时候请我吃饭?听说你们家里菜很好吃的。”朱启钤说:“好啊,那就请总理订个日子吧!”十二月七日十二点半,周恩来应邀准时到朱家作客,此日,上午他刚在人大会堂作完报告,下午三点还得参加一个会议,因此饭后大家请他休息一会。周恩来说:“不休息了,坐坐就行了。”他嗓音有点发哑,但仍陪着朱启钤等人谈天,使老先生感动不已。朱先生曾在晚清时任京师外城巡警厅丞,北洋政府时曾任代理国务总理,所见颇多,却未曾得见周恩来这等高人雅士,不由得点头称道。周恩来问他有何心愿,他说:“平生没回过老家,希望贵州铁路修通后,回家去看看。”周恩来要他保重身体,说将来会有机会的,说得朱启钤心花怒放。
  (田俊翘)
  九一二、小动作
  一九六二年六月二十二日,周恩来到延边农机厂视察。刚下火车,便决定先到农机场去。同志们再三劝他休息一下,可他执意不肯。“周总理来啦!”工人们纷纷从车间、宿舍、食堂……蜂拥而来。这时,周恩来突然发现两个飞奔而来的青年女工不情愿地放慢了脚步。他回头一瞅,原来是陪同他的一位厂领导,暗暗向她们摆手。周恩来看出他是在阻止她们,便诙谐地说:“喏,你可不要搞小动作呀!”说着,便迎上前去同那两个女工握了手。两位青工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李华民)
  九一三、舞台监督
  一九六二年夏,中央民族歌舞团在延吉市演出时,周恩来和邓颖超突然出现在台侧的舞台监督位置。大家又惊又喜,纷纷邀请他们到观众席去看演出。但周恩来执意不肯,说:“到前面会惊动大家,我在这里不是很好么,一边看演出,一边还可以当舞台监督。”当朝鲜族舞蹈“顶水舞”跳完下来时,周恩来立刻上前帮助演员取下头顶上的水罐,还放在邓颖超的头上,让她试试,引起大家一阵欢笑。大家感到他多么平易近人,多么风趣啊!当一个演员唱完正式曲目并谢幕回到台侧时,由于观众掌声热烈,周恩来便站起身来迎着演员,以舞台监督的口吻说:“观众热烈欢迎,那就出去唱么,要满足观众的要求。”
  (胡幼梅)
  九一四、双黄蛋
  一九六四年十月十五日晚上,总理办公室通知吴冷西等到钓鱼台六号楼去,周恩来用平静的语气告诉他们:“明天将在罗布泊附近爆炸第一颗原子弹。把你们找来就是要起草一个公报和一个政府声明,这都要在今晚搞好并送毛主席审定,到明天爆炸成功后发表。”周恩来还向他们交待了起草文件的主要精神。谈话中,秘书送来了我国政府对核武器态度的有关资料,以供起草时参阅。全部起草完已是清晨两点钟了。周恩来看过草稿后,带着亲切的微笑对大家说:“稿子大体可用,个别字句我还要斟酌一下,就可以送毛主席审定了。你们这些秀才不愧为快手。现在慰劳你们,一人一碗双黄蛋煮挂面。”周恩来风趣地说,这双黄蛋是我家乡的特产,拿来慰劳你们带有象征意义,就是我们正在搞两弹。
  (李华民)
  九一五、四十公岁
  一九五八年,七十二岁高龄的美国女作家安娜·路易斯·斯特朗第六次来华时,决定在中国定居。这以后,每年当她生日来临,周恩来和邓颖超必定登门祝寿。一九六五年十一月,斯特朗的八旬华诞非同寻常。周恩来在上海展览馆大厅举行盛大宴会为她庆寿,中国政府特地用专机把斯特朗在北京的好友们接到上海,同这位老寿星欢庆她的吉日。党和国家的一些领导人亲自向她祝寿。周恩来风趣的开场白尤其使那天的主宾感叹不已。风度翩翩、善于辞令的周恩来说:“今天,我们为我们的好朋友、美国女作家安娜·路易斯·斯特朗女士庆贺四十‘公岁’诞辰。”预料到“公岁”这个奇怪的词会使客人们困惑不解,他紧接着解释说,在中国,“公”字是紧跟它的量词的两倍,四十公斤等于八十市斤。因此,四十公岁,就等于八十岁。听了他对这个新名词巧妙的解释,几百位中外祝寿者爆发出一阵欢笑声。不说八十寿辰而说四十公岁诞辰,多么机智!多么诙谐!它使斯特朗顿时觉得自己真的变得非常年轻了!周恩来接着说:“四十公岁,这不是老年,而是中年。斯特朗女士为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作了大量的工作,写了大量的文章,她的精神还很年轻,我们祝贺斯特朗女士继续为人民写大量的文章,祝贺她永远年轻!”整个生日宴会洋溢着欢乐的气氛。年已六十七岁的周恩来与宾客们一起唱歌,看上去仍象当年在南开中学英姿飒爽地指挥学校合唱团的那副学生神气。这种欢庆场面使斯特朗心花怒放。
  (胡幼梅)
  九一六、巧解十三
  一九七二年二月二十七日,尼克松总统一行到达上海,下榻于锦江饭店,尼克松夫妇被安排在十五层,基辛格在十四层,罗杰斯,格林和其他国务院官员住在十三层。
  周恩来特地去看望罗杰斯及其助手们,当电梯的标志牌上的“13”处亮了红灯时,周恩来恍然大悟:“怎么安排在第十三层,西方人最忌讳十三……”
  周恩来走进罗杰斯的套间时,那些官员们正在为“十三”而生气。他们站起身来,但笑得很不自然。周恩来在寒暄中,特别强调了国务院对美乒乓球队来访的支持。随后他说:“有个很抱歉的事,我们疏忽了,没有想到西方风俗对‘十三’的避讳。”周恩来转而风趣地说:“我们中国有个寓言,一个人怕鬼的时候,越想越可怕。等他心里不怕鬼了,到处上门找鬼,鬼也就不见了……。西方的‘十三’就象中国的鬼”说得众人哈哈大笑。官员们的气也就消了大半,对周恩来不由得十分钦佩。
  (田俊翘)



 
 

2007/09/10

第三十四章幽默篇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