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七、任何时候都不能特殊

 




  一九六一年在庐山,周总理住处廊道的窗子没有窗帘,招待所的同志为了让总理休息好,就做了几个新窗帘挂上了,周总理从外面回来看到后,对招待所的同志说:“没有窗帘有什么关系,别人能住我就能住嘛!任何时候都不能特殊,做窗帘的钱应由我自己来付。”
  有一年,周总理因病需要手术治疗,党中央、毛主席批准他到上海治病,住在了锦江饭店的中楼。住了一些日子,周总理发现这幢楼除了他和邓大姐以外,没有别人住了,就向饭店的同志说:“单独为我们烧暖气,开电梯,是浪费国家的财物。”提出要搬到北楼和大家一起住。饭店同志解释说:“总理有病,需要安静的环境。”同时,饭店还考虑到总理的安全,要求他们住在中楼。但是在总理的坚持下,仍然搬到了北楼。最后,总理病愈回京前,自己还按价付了几百元住宿费。
  还有一次,周总理在四川成都,饭后,他在自己的住处散步时,在路边碰见锅炉工人黄克如,总理和他互相问候交谈。当总理知道他是专门给自己住宿的楼房烧暖气的工人时,便说:“暖气可不可以不烧呢?工厂这么需要煤,冷,加被子就行了。”



 
 

2007/09/10

一一七、任何时候都不能特殊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