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一、我就站在边上照嘛

 




  一九六一年“七一”那天,日丽风和。周总理偕童小鹏等同志漫步登临香山,和参加故事片电影创作会议的一百多位电影工作者一起欢庆党的诞辰,并合影留念。
  在拍照时,大家请总理站在前排中间。可总理怎么也不肯,还和蔼地对大家说:“今天主要是你们,我只是你们中的一个。”结果,在第一排正中间竞是以擅长喜剧著称的演员兼导演的谢添;在谢添的左边,是著名女戏剧家孙维世;再左边是著名电影演员兼导演崔鬼。在谢添的右边,是珠江电影制片厂导演王为一,这位素来谦恭的中年导演,居然交叉着手,站在他的领导人和长辈的前头;再右边是北京电影制片厂厂长、导演兼演员的田方;田方身旁是中国电影界元老辈的蔡楚生。
  当时任文化部副部长的夏衍、陈荒煤、徐平羽,中央电影局局长司徒慧敏等,都随意地在第三、四、五、六排里。上海市电影局局长兼导演张骏祥,戴着眼镜文质彬彬地站在最末一排的最边上。各电影厂的书记、厂长们,也都夹在群众中笑眯眯地伸出脑袋来。
  咱们的好总理在哪儿呢?在第四排,左起第三人。总理和大家肩挨肩,心连心,平等地站在一起,回顾昨天,把握今天,面向未来。
  象这样的事例很多。尤其是总理观看文艺演出后,为要同演员合影,往往不肯在中间坐或站,而到后排和大家一起。
  一九五五年观看《明朗的天》时,演出结束,周总理在舞台上同演员一起合影,剧院的同志摆了一个道具小沙发在中间请总理坐。总理说:“那样太个人突出了嘛!”于是,坚持和大家挤在一起拍了照。
  一九五八年观看《关汉卿》时,演出结束后在舞台上合影,总理请作者田汉,导演焦菊隐、欧阳山尊,关汉卿扮演者刁光覃,朱帘秀扮演者舒绣文,以及舞台美术设计员和舞台美术管理人员,坐在中间的一排椅子上,自己却站在了坐者后两排靠近幕的一个角落里。
  一九五九年观看《女店员》后,合影时,他虽然同意坐在一排椅子上,可是一定要与几位女演员同坐,他说:“今天演的是妇女戏嘛!”
  一九六○年,中国儿童艺术剧院演出了话剧《以革命的名义》。周总理看戏后同演员合影时,大家请总理坐在扮演列宁和捷尔仁斯基的演员中间,周总理笑着风趣地说:“不,列宁和捷尔仁斯基是无产阶级的导师,我是学生。我在十月革命时,还是普通青年,那时十九岁,邓大姐十三岁,瓦夏你也十三岁,我们是兄弟,我们两个坐在一起。”
  一九六二年观看《武则天》时,最后在舞台上合影,周总理请作者郭老坐在一张道具桌子后边的椅子上,而自己和演员们一起立于郭老的身旁。
  在其他场合,合影留念时,总理也总愿意站在边上。
  一九六六年夏大,周总理出国访问,路经新疆和田县时,在百忙中接见了驻在当地的部队代表。在照像留念时,大家请总理站在当中。总理走到边上说:“我就站在这里,为什么一定要我站在当中呢?”摄影记者就遵照总理的意见,给大家照了像。
  一九七五年十一月一日,周总理在百忙中亲切接见了中华医学会全国第一届妇产科学会全体代表,并作了一个多小时的讲话。在同代表们合影时,几百名代表请求总理坐在正中间,可是,他说什么也不肯。他对林巧稚说:“你是学会的主任委员,你应该坐在中间,当仁不让嘛!”最后,总理还是坐在旁边同大家照了像。
  还有一次,周总理在一个宾馆同外宾会谈,送走外宾后,总理提出来要和参加服务工作的同志们一块照像,大家的心里别提有多么高兴了,都早早站好等候总理,并给总理留了中间的位置。总理来到一看,就说:“为什么一定要我站在中间呢?边上也可以嘛!”说着,就站在边上和大家一起照了像。当时,来宾馆做饭的北京饭店中餐厨师张荣林师傅激动极了。他想:我们这些厨师,在旧社会是被人瞧不起的、伺候人的下等人,可是今天,国家的总理却和我们站在一起照像,而且还站在边上,总理真是把自己看成和厨师完全平等的普通劳动者啊!
  在出访外国,与印度记者合影时,也曾席地而坐同外国朋友一起合影,引起了强烈的反响。
  从一九五六年十一月起,周总理先后访问了越南、柬埔寨、印度、缅甸、巴基斯垣、尼泊尔、阿富汗等东南亚七国。十二月九日晚上,总理在即将结束对印度的友好访问前,在加尔各答举行了盛大的记者招待会。招待会后,陪同总理访问的印度记者和工作人员,要求同周总理一起照一张像留作纪念。总理欣然同意。
  当时,在准备合影的宾馆大厅里,事先摆好了六把座椅,计划安排周总理和陪同访问的贺龙副总理、中国驻印度大使和夫人、印度驻中国大使和夫人坐着,其他人员站着合影。总理来到大厅以后,印度外交部的礼宾官说明了他们的安排意见,并请总理和贺龙副总理就座。总理笑容满面地对礼宾官说:“请把椅子拿走,我们一起站着照吧。”总理的意见出乎礼宾官的意料,他不同意让总理站着照,坚持请总理就座。正在“争执”之中,总理和贺龙副总理笑呵呵地席地而坐,并要两位大使和他们的夫人坐在椅子上。总理这种打破常规、与普通工作人员平等相待的政治风度,使在场的不少印度友人激动万分,他们再次请总理坐到椅子上,两位大使和他们的夫人也恳请总理就座,但总理还是不肯,他拉着两位大使和他们的夫人就座,自己仍席地而坐。大家说服不了总理,也就只好按照总理的安排合影留念了。
  这件事,使参加合影的人都十分感动,在印度的舆论界引起很大反响。第二天印度的报纸刊登了中国总理、副总理坐在地毯上与记者和工作人员的合影照片,并发表了赞扬周总理亲切接近普通工作人员的评论。



 
 

2007/09/10

一二一、我就站在边上照嘛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