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理想主义的等距离外交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四日,《中苏友好同盟条约》签订,明确宣布了苏联的援助完全给予国民政府。中共中央在八月二十三日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会议分析了中共现时所处的国内外形势,认为美、苏都不愿打第三次世界大战,苏因中苏条约的限制不能公开支持共产党,美也不便公开支持蒋介石。蒋因兵力分散,不能马上发动内战。正是在这种认识的基础上,周恩来对中共与美苏之间的关系进行了定位。
  一九四五年十二月五日,周恩来给中共中央关于国共谈判的书面报告中,系统地阐述了这个问题:“尽管美国反动派在挑动(指第三次世界大战),中国反动派甚至想以三年内战来求之,但美苏关系绝未紧张到想要爆发战争的程度。”“三次世界大战,目前绝不可能。但美苏关系,一时也不会好转。”“苏联需要和平,不能从无原则的让步得来,而是从坚守条约信义、严保疆界安全与绝不损害世界人民基本利益的原则上得来。……加以世界人心所向,美国对苏的威胁,也常常是知难而退的,但苏联绝不给美国以借口,便其挑拨人民。因此,双方尽管是剑拔弩张,仍然要寻求和平解决之途的。”〔1〕美苏关系必然会影响国共关系。所以“要蒋放弃反共思想和火共企图而自动地做到国共亲密合作,这是不可能的;但要蒋目前下讨伐决心,宁进行长期内战而不惜,这也是不可能的。因此,国共关系会在相当长时期内摇摆不定,一时偏和,一时偏战,而在和之中便酝酿着战,战之中又酝酿着和,即使将来大致定了,也还会存在着严重的复杂的斗争,一直斗争到最后。”〔1〕“问题的解决系于美苏的关系和力量的对比。”〔1〕鉴于以上对国共关系的认识,因此,周恩来认为对付国民党,“和平方针是矛,坚强抵抗是盾。”
  基于上述认识,周恩来总结了美国对中共的态度:抗战时是扶蒋用共,战后是扶蒋压共。马歇尔来华,不会变更今天的政策,但办法会发生变化。其办法无外乎三种:一种是武,一种是文,还有一种就是双方并压。这三种办法之目的均在支持中国统一,以便于美国取得优势或独霸。但马歇尔来华调停国共关系,中共“为民主而斗争是能影响美国的”。所以中共对美国的态度,在周恩来看来就应当是:力求在某种程度上保持中立。对其错误政策必给以适当批评;对其武装干涉中国内政必给以严正抗议;对其武装进攻必给以坚决抵抗。这样做的目的是使美国知难而退以重新考虑其政策。
  同时,周恩来也总结了苏联对中共的态度:一方面它不能不以国民党为对手,而坚守中苏条约;另一方面,在条件可能与许可情况之下,它将会援助中国人民和支持中共谈判的。只是这种援助必然是不公开的,这种支持必然是暗示性的。表现在东北问题上,苏联不愿意在东北有军事纠纷,绝不愿美国军队开入东北,也不愿国民党派更多的兵驻扎长春铁路,而政治上更愿看到民主解决。因此,一方面当中共能以军事力量抵抗国民党的进攻以利谈判时,苏联就欢呼;另一方面,当着中共要独霸东北、华北而只许国民党搭一股时,他们便惊呼这里边有火药味。〔2〕既然中共与苏联的关系如此,周恩来认为,中共仍须独立自主、奋发图强,不能对苏联寄希望太高。
  当时,周恩来对中共与美苏之间的关系定位是以利用美苏间的矛盾,使中共在国共关系中处于主动地位为前提,即:与苏联保持一定的距离,这种距离以不损害中共的利益为限;中立美国,绝不主动挑衅,但亦不可过分退让,也以不损害中共的利益为限。在对外与美苏保持等距离外交,对内以和谈为契机发展壮大力量,力争转变雅尔塔体制之下形成的于中共不利的国际环境。
  一九四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马歇尔初到中国。周恩来在十二月二十三日与马歇尔的谈话中表示:“我们非常高兴马歇尔特使负此重要使命来华促进中国的和平。”对于中共与美国的关系,周恩来讲:“我们虽不详知美国在战争中究尽了多大的努力,但其努力的结果使盟国终致战胜日本,这是中国人民要感谢的。”“中美两国人民的关系,不仅因战时的合作而友好,而且有着长远的历史。我们极珍重这关系。”“我们的政策是和罗斯福总统的政策相同的,即用民主的方法解决国内的一切问题。杜鲁门总统的声明是很好的,而且是和罗斯福总统的政策相一致的。我们对其中的主要论点是同意的。”〔3〕周恩来还谈到了美国有许多地方值得中共学习,比如华盛顿时代的民族独立精神;林肯的一民有、民治、民享和罗斯福的四大自由的精神;美国的农业改革和国家的工业化。〔4〕从而传达了中共愿与美国搞好关系的愿望。一九四六年一月三十一日,周恩来从延安带来了毛泽东致马歇尔的信。其中有如下内容:“我们认为你这次在处理停战的态度和方法上是公正的。中共愿在像你所表现的这种公正的态度和方法的基础上,在地方以及在全国的范围内和美国合作。我们认为中国的民主要走美国的道路,因为中国今天没有社会主义化的条件,虽然我们在理论上是主张社会主义的,但在今天不打算且不可能把它付诸实施。我们要学习美国的民主与科学,要使得中国能进行农业改革和工业化,企业自由,发展个性,以达成建立一个独立自由富强的国家。”〔5〕毛泽东通过周恩来明确向马歇尔表示,中共虽然与苏联在理论形态上有相同之处,但毕竟是两个不同的国家。周恩来还以辟谣的方式表达中共领导人对美国的好感:“外面有谣言说毛主席要去莫斯科,毛主席听到后,觉得很好笑。他风趣地说,他现在身体既不顶好,倒宁愿到美国去休养,在那里还有许多东西要学。”〔6〕
  周恩来为中共在处理对美对苏关系中所作的定位,即中共在美苏之间推行等距离外交,以改变中共所处的不利的国际环境是得到了毛泽东的赞同的。其实,周恩来为中共在处理与美苏关系上的定位是一个外交策略,中共对外联络的重点仍在发展对苏关系。

  【注释】
  〔1〕《周恩来1946年谈判文选》,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第3—4页。
  〔2〕《周恩来1946年谈判文选》,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第3—7页。
  〔3〕《周恩来1946年谈判文选》,第22—23页。
  〔4〕《周恩来年谱(l898—1949)》中央文献出版社、人民出版社1989年版,第647页。
  〔5〕《周恩来1946年谈判文选》,第92页。
  〔6〕《周恩来1946年谈判文选》,第93页。



 
 

2007/09/10

二、理想主义的等距离外交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