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从两副诗联说起

 




  一九六四年初冬,著名儒学大师马一孚在中南海怀仁堂挥笔写下两副诗联分别赠给毛泽东与周恩来。
  赠毛泽东的诗联是:“使有菽粟如水火,能以天下为一家。”
  赠周恩来的诗联是:“选贤与能讲信修睦,体国经野辅世长民。”
  这两副诗联表达了马一孚先生对毛泽东主席和周恩来总理的敬仰。同时,这两副诗联的区别,也透出了这位理学家对毛泽东、周恩来之间协力合作关系的深刻认识。
  中国古代的哲人晏婴曾说:“若以水济水,谁能食之?若琴瑟之专一,谁能听之?同之不可也如是。”〔1〕还有一位哲人老子曾说:“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2〕毛泽东与周恩来在治国兴邦中的协力,是和而不同的协力,是差异互补的协力。如果说毛泽东是提出理论、原则的思想家,是绘制新中国发展总蓝图的设计师;那么,周恩来则是善于把理想与现实、现在与将来、目标与步骤、战略与战术、整体与局部、重点与全面沟通起来,善于将原则具体化,使设计蓝图符合实际并进入可行性操作之中的管理家、实干家。
  周恩来为了让毛泽东集中精力思考战略性的和理论上的重大问题,常常有意识地使自己主要扮演执行者、管理者的角色。有一次,一位曾在周恩来身边工作多年的同志问周恩来:你为什么这样做?周恩来严肃地说,你怎么也讲这个话?我们这么大的一个国家,有那么多具体的事,总要有人去管它的。我多管些这类事,就可以让毛主席有更多的时间去考虑一些更大的问题。他多次同经济部门的负责同志说,毛主席听汇报看文件只记几个大数就够了,我是办具体事的,要记一些具体数字。
  周恩来“思考事物的周密有如水银泻地,处理问题的敏捷有如电火行空”〔3〕,具有总理国务、管理国家的杰出才能。建国前毛泽东就已认定周恩来是未来新中国总理的最佳人选。在党的七届二中全会总结中毛泽东说:新中国中央人民政府的主要人员配备,现在尚不能确定,还要同民主人士商量;但“恩来是一定要参加的,其性质是内阁总理”。〔4〕建国后,毛泽东和周恩来分别担任党中央主席和共和国总理,一直到去世。“主席”和“总理”分别成为毛泽东和周恩来的代名词。
  毛泽东对周恩来,有时见面亲切地称呼“恩来”;有时在急件上直呼“周”;有时在书信中称呼“周总理”;有时则信任而又尊重地称呼“总理”。毛泽东与他人交往中,直接而简便地呼姓或完全以职务代称是极少见的。“周”和“总理”这两种称呼方式,毛泽东只对周恩来使用过。这从一个细小的侧面反映着毛周关系:信赖中透出自然,尊重中透出亲近。党内外名人学者喜欢将周恩来比之为西周时的辅政大臣周公旦,尊称为“周公”,并常常这样称颂周恩来:“周到,周到,周公一到,一切周到。”毛泽东也曾用“周公”尊称周恩来。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二日,毛泽东致柳亚子的信中写道:“周公确有吐握之劳”。〔5〕这充分体现了毛泽东对周恩来总管一切、日理万机的才能与政绩的肯定。毛泽东曾对许多人感慨:“还是我们的总理啊,上至国家大事,下到服务员的工作都关心到了!”〔6〕
  一九四六年朱德六十大寿时,周恩来在祝辞中写道:“全党中你首先和毛泽东同志合作,创造了中国人民的军队,建立了人民革命的根据地,为中国革命写下了新的纪录。”“你的革命历史,已成为二十世纪中国革命的里程碑。辛亥革命、云南起义、北伐战争、南昌起义、土地革命、抗日战争、生产运动,一直到现在的自卫战争,你是无役不与。”〔7〕在周恩来心中朱德是“无役不与”的元戎之首。在朱德心中周恩来从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以来就是党内的总管家,是个好管家。一九四八年春,华北局第二书记薄一波在西柏坡向刘少奇、朱德汇报抓经济工作的问题时,朱德说:“快啦!咱们的周恩来同志快来了,他是个管家的,管这一个家。他会把这个事情办好。”
  新中国成立后,周恩来一直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大国的总管家,政务最繁忙的人。他的工作一会儿外交,一会儿经济,一会儿军事,一会儿统战,一会儿文教……但他像出色的琴师弹钢琴一样自然流畅、节奏分明,节奏的最强音始终是经济建设。周恩来的秘书顾明回忆说:“恩来同志常说,政府工作的重点,就是组织领导经济建设。外交(包括外贸和援外)是为了争取一个和平、稳定、中外交流、互通有无的国际环境。内政是要创造一个民主、自由、安定团结、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所有这一切的努力,都是为了尽快把我国建设成一个现代化的社会主义强国。这就是恩来同志把毕生心血奉献给中国人民梦寐以求的远大目标。”〔8〕
  “体国经野辅世长民”——从总管家,特别是从经济工作的角度来看周恩来,儒学大师马一孚的这种概括绝不是溢美之辞!

  【参考文献】
  〔1〕《左传·昭公二十年》。
  〔2〕《老子·二章》。
  〔3〕郭沫若:《洪波曲》第207页。人民文学出版社一九七九年版。
  〔4〕童小鹏:《风雨四十年》(第一部),第589页。中央文献出版社一九九四年版。
  〔5〕《毛泽东书信选集》第352页。人民出版社一九八三年版。
  〔6〕成元功:《北京的老百姓能否吃到这样的菜?》,《周恩来和他的秘书们》第383页,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一九九二年版。
  〔7〕《周恩来选集》上卷,第246页。人民出版社一九八○年版。
  〔8〕顾明:《历尽艰辛创四化》,《周恩来和他的秘书们》第6页。



 
 

2007/09/10

一、从两副诗联说起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