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加减乘除戳破高产“卫星”

 




  一九五六年初,在三大改造高潮之下,有些领导头脑发热,急于求成,提出了一些不切实际的冒进指标,企图把在7年或者12年内才能够做完的事情,在3年、5年甚至1年、2年内做完。周恩来通过算账,对冒进带来的失误进行了说理斗争,并努力予以纠正。六月五日,他主持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关于将向全国人大一届三次会议提出一九五六年预算报告的问题。他说:“三月份通过的预算数字,现在又有出入,动用结余增加到九亿元,数字太大了。”“今天在会上讨论,把数字减下来。”〔1〕十一月九日,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周恩来通过算账,得出结论:“一九五六年度各种计划指标到底怎样,我们觉得应该说冒了。”“表面看来,预算收入三百零七亿元、支出三百零七亿元是平衡的”,“而实际上赤字有二十至三十亿元。”〔2〕这是由于动用了上年的结余,而实际上上年的结余已经贷出去了,一笔农业贷款有19.7亿元收不回来,预算上没有,而银行已贷出去了。
  “大跃进”中,周恩来对那些浮夸的数字、不切实际的“高指标”,不仅不相信,而且提出了批评。一九五八年,他在某市郊区看了一块挂牌亩产10万斤的高产稻田。田亩上空,像灯光球场一样,电灯通明,加强光照,旁边用鼓风机通风,实际上是几十亩的稻子移在一亩地里。周恩来看了以后心情沉重,因为有外宾在场,没有直接批评。这一年“大办钢铁”,河南新乡市一天放出生产生铁102万吨的高产“卫星”。周恩来算了算账说,我们在鞍钢,炼一吨生铁,贫矿石要三四吨,炼焦用煤要二三吨,加上石灰石、辅助材料等要10多吨。河南新乡一天生产102万吨生铁,要1000多万吨运输量,这怎么可能呢?
  一九五九年六月八日,周恩来在石家庄视察时指出,统计局有人说:“算账派不能当政,当政的不会算账”,这对我们是个生动的讽刺。他认为对生产计划估得过高也是由于不会算账,而去年《人民日报》介绍河南鲁山和广西陆寨的高产卫星,有些是违背了生产常识。
  一九五九年原来计划煤炭搞到38000万吨。六月十七日,周恩来算了一笔账,他说:今年一月到五月实际生产15000万吨,这的确不少。如仍按这样的速度,不再增加,到年底可以达到36000万吨。如果稍增加一点,达到38000万吨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是,经过实际考察,认真算一算则不可能达到。第一,今年上半年集中力量开采,没有同时掘进,生产准备工作不足,原有的老本到年底就要吃光。坑道防护工作也未跟上,危险性大,这样继续下去怎么行呢!第二,维护器材供应不足,上半年为了争取产量,就一个劲生产,什么也顾不上。设备超过了使用年限就很危险,会出事故,而且已经出了事故。第三,新矿井所需的许多设备不能按时供应,到时不能投入生产,产量就达不到这样多。第四,坑木需要的数量增加很多,供应不上。第五,运输能力跟不上,如生产38000万吨煤,要经过铁路运输的就有22000万吨,占铁路总运量的40%,这样怎么行呢!其余的煤炭则是通过河流、公路来运输,这方面的运输也是很紧张的。
  对于一九五八年大办公共食堂,周恩来也算了一笔账,用具体数字证明其加剧了粮食紧张。

  【参考文献】
  〔1〕《周恩来经济文选》第260、261页。
  〔2〕同上书,第332、333页。



 
 

2007/09/10

四、加减乘除戳破高产“卫星”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