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哈达表”的来历

 




  “大跃进”之后,由于天灾人祸,不少地方发生饥荒,饿死了很多人,粮食成为当时最突出的问题。很多城市只有几天的库存,粮食部白天黑夜都有人打电话来催要粮食。为了解决粮荒,周恩来一方面仔细统筹安排,由中国银行支付一大笔外汇,从国外进口一大批粮食。另一方面精心计算,亲自抓粮食调拨,帮助严重缺粮的省份渡过难关。
  一九六○年底,在周恩来亲自督促下,从澳大利亚进口的第一船粮食到了天津。一九六一年,我国要进口500万吨粮食。怎样才能进口这样多的粮食并将其顺利运回国内?周恩来决定派随同他访缅的雷任民从缅甸直接去香港,了解国际市场上的粮食行情,搞清3个问题:其一,能否买到粮食;其二,能否找到运粮的商船队和能否运走(在当时美国对华封锁禁运的背景下,担心海上有挟持);其三,中国银行的外汇能否周转,有没有能力买这么多粮食。
  雷任民带着这三个问题去了香港,经过调查摸底,向周恩来作了汇报:第一,国际市场上粮食货源充足,加拿大、澳大利亚都有粮食急于要卖;第二,这两个国家经济上有地位,政治上有影响,购买这两个国家的粮食没有什么风险,还可以采用到岸付款或租外轮运输的方法;第三,中国银行支付这么大一笔外汇确有一些困难,但经过仔细的统筹安排还是可以周转的。
  周恩来掌握这些情况之后,立即决定向澳大利亚和加拿大买进粮食,缓和了国内粮食紧张的形势。
  此后,我国连续几年每年进口500万吨粮食,这批粮食虽然占我国粮食总量的比重很小,但在全国的粮食调节上起了很大的作用:其一,减少了产粮区的调出;其二,保证了重灾区的粮食供应;其三,避免了京、津、沪、辽粮食脱销的危险;其四,补充了部分国家库存。
  根据周恩来工作台历的记载,从一九六○年六月到一九六二年九月,两年零四个月里,周恩来关于粮食问题的谈话达115次,其中一九六○年下半年19次,一九六一年51次,一九六二年45次。他及时审阅粮食报表,精心计算粮食安排,多次出京调查粮食情况,解决粮食调拨问题。从周恩来办公室退给粮食部办公厅,现仍保存的32张报表中,周恩来的笔迹有994处之多。例如在《一九六二年至一九六三年度粮食包产产量和征购的估算》这张表上,周恩来用红蓝铅笔作标记145处,调整和修改数字40处,在表格边上进行计算6处,批注数字70处,批注文字7处,整个表格密密麻麻地留下了周恩来的手迹。这些报表作为珍贵的历史文物,既反映了周恩来认真负责的工作精神,也表现了周恩来解决当时最困难的粮食问题的杰出才能和智慧。
  当时,由中央安排调拨的粮食除了增加进口粮外,又增加了一些列入中央开支的专项用粮,头绪繁多,原来的粮食报表已不适用。为了能够一目了然地反映出省间调拨和中央粮食收支情况,周恩来亲自设计了一张《中央粮食调拨计划表》。这张表由于长,被称为“哈达表”;又由于清晰、明了,后来一直使用它安排中央粮食收支调拨计划,检查执行情况。
  一九六二年一月六日至二月六日,周恩来先后12次与有关中央局第一书记、有关省第一书记谈粮食问题。他列举历年的粮食细账,指出,一九六二年国家统一支配的粮食差100亿斤左右。三月至四月,他又多次约谈东北三省的粮食问题。五月底至六月下旬,他到东北三省调查研究,其根本目的是贯彻经济调整的方针,解决粮食调剂问题。这年从黑龙江省调出粮食30亿斤,是周恩来摸情况、细算账提出来的。黑龙江省领导顾全大局,为了解决更困难的省份的缺粮问题,坚决执行中央的调粮计划,想方设法完成了调粮30亿斤的任务。



 
 

2007/09/10

五、“哈达表”的来历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