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由此及彼、一举多得

 




  周恩来国务之繁忙、兼职之多,是国人都知道的。
  周恩来办事之迅速、工作效率之高,也是出了名的。
  周恩来没有三头六臂,不可能在同一时间不同地点干几件不同的工作。然而,他善于“弹钢琴”,一会儿经济、一会儿外交、一会儿文教、一会儿军事……忙而不乱,井然有序。他还善于由此及彼、一举多得。
  在陪同外宾访问中,他总是尽可能地兼顾经济工作。
  周恩来曾五上梅家坞,在那里调查研究并指导当地合作社的农副业生产。周恩来逝世后,梅家坞人自发集资举办了周恩来总理纪念室,以永远纪念这位亲临农副业生产第一线的人民的好总理。尽管周恩来或是陪同伏罗希洛夫主席,或是陪同西哈努克亲王,或是陪同班达拉奈克夫人等重要外宾访问才成行的,但梅家坞人永远不能忘的是周总理询问他们的生产与生活情况,关心他们的家常事。
  周恩来曾三上大寨,在那里调查、总结大寨的经验,关心着农业学大寨中大寨自身的发展与成长。大寨人熟悉周恩来的声音容貌,虎头山留下了周恩来沉稳的脚印。这三次大寨之行,周恩来是分别陪同阿尔巴尼亚科列加副主席、越南范文同总理、墨西哥埃切维里亚总统来的。每次来大寨,把外宾安排好后,周恩来总要抽空跑几家窑洞,访几户社员。周恩来第一次上大寨,看见大寨山上没有树,田地不能旱涝保收,就对大寨的干部说:“大寨山上要栽树,控制水土流失,调节气候”;“要兴修水利,想法子把水引到山上浇田”。周恩来的嘱托,对大寨乃至全国农业的发展有着重要的指导意义。
  周恩来曾三上三门峡,在那里摸索、探寻着治理、开发黄河的具体途径,现场解决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施工中的重大问题。他第三次上三门峡,是和陈毅副总理陪同尼泊尔国王马亨德拉和王后来的。三门峡水利枢纽一九六○年九月开始蓄水,一年后,出现了严重的泥沙淤积问题。一九六一年十月八日,周恩来陪同外宾先视察了三门峡水工机械厂,接着又视察了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了解蓄水运用情况。
  周恩来曾七上密云水库,亲自勘选坝址,组织和安排抢工拦洪,现场解决工地用工和水库移民问题。密云水库是在周恩来直接指挥下建成的。密云水库之水是北京的生命水,每一滴都凝聚着周恩来的心血。周恩来七上密云水库,其中有四次是陪同外宾来的。一九五九年九月七日上午,在去密云水库的火车上周恩来和阿富汗副首相纳伊姆举行会谈。下午,他陪同纳伊姆参观密云水库。一九五九年十月二十五日,他陪同日本自由民主党顾问松村谦三先生参观密云水库,并在来回的火车上共进午餐和晚餐。一九六○年三月十三日,他陪同尼泊尔王国首相柯伊拉腊参观密云水库,并在密云回北京的火车上和柯伊拉腊首相举行第二次会谈,就边界问题交换意见。一九六○年八月三十日,他陪同美国作家斯诺参观密云水库,在去密云的火车上和斯诺谈中美关系。一九五九年九月七日的陪访中,周恩来在工地上把参加施工的各民工支队负责人找到一起商量:现在水库能拦洪了,我们还要把农业搞上去,因此要撤一部人回去。他提出不受益县的民工先回去,受益县的民工后回去;河北的先回去,北京的后回去;密云县的民工最后回去。他还建议,准备留下的民工先回去休息10天,要撤走的民工再坚持一下,等休假的人回来再走。在周恩来周到的安排下,保证了农业和水库工程两方面的用工,兼顾了全局和局部两方面的利益。在一九六○年八月三十日的陪访中,周恩来在现场再次强调做好水库移民安置工作,对一部分移民的房子没有盖好提出了严肃批评,有力地推动了移民安置工作。
  周恩来曾三上大庆,在那里调查、总结大庆的经验,探寻石油工业开发、建设和整个工业发展的道路。其中,第二次、第三次是分别陪同朝鲜和阿尔巴尼亚的客人去的。一九六三年六月十九日,他陪同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务委员会委员长崔庸健访问大庆。周恩来与钻井工人一一握手,询问钻井进尺多少、指标多少;询问工人们生产、生活方面的情况。在大庆最大的油库——西油库,周恩来踏着扶梯,登上四米多高的装油栈桥,观看了值班工人做的罐车装油表演。一九六六年五月三日,周恩来和李富春陪同阿尔巴尼亚部长会议主席谢胡到大庆,在大庆停留了28个小时,先后在各种场合,与10万余大庆人相见。周恩来住在一间简陋的“干打垒”式的办公室里,吃的是高粱米芸豆饭、玉米渣子粥和大庆自产的萝卜、土豆、白菜加粉条做的大盆烩菜。在1202、1205钻井队,周恩来听说这两个队力争在当年分别打井5万米,当即表示:如果每个队打井上5万米,国务院要鼓励。在炼油厂,周恩来对他们实行岗位责任制和搞技术革新的情况很赞赏。在座谈会上,周恩来不仅认真听取了大庆全面工作汇报,而且询问了家属来矿的安置、农副业生产和计划生育等问题。周恩来的临别赠言是:“大庆是成功的,你们自己可不要忘了一分为二呀!”
  周恩来十分重视铁路交通建设,多次到交通运输现场调查研究、总结经验、解决疑难问题。一九七一年六月五日,他陪同罗马尼亚齐奥塞斯库总书记参观南京长江大桥,在现场严肃批评否定一切、盲目排外的“左”的做法,系统总结了我国大桥建设的经验。他说,武汉大桥所用的管柱钻孔法,是苏联专家西林设计的,苏联没有采用,我们在武汉采用了,南京也用了,而且有发展。他认为,对我国的大桥建设西林是有功劳的,武汉大桥给管柱钻孔法立了一个碑,南京大桥可以挂西林的照片。
  周恩来十分关心老根据地的经济建设。一九七三年六月九日,身患绝症的周恩来陪同越南党政代表团访问延安。他利用这个机会,实地调查延安地区的经济发展和人民的生产、生活情况。当他得知延安的许多地方老百姓还没有解决温饱问题时,心情十分沉重。他向延安的领导干部提出了五年粮食翻一番的要求,并为此举杯敬酒,而此时他因病已根本不能喝酒。回北京后,周恩来还亲自主持成立了首都支援延安办公室。
  周恩来陪同外宾去过许多农村,除了梅家坞、大寨,还去过湖北武昌县五里界区山河乡、天津武清县杨村镇、广州黄埔人民公社……
  周恩来陪同外宾去过许多工厂,除了大庆,还去过杭州都锦生丝织厂、北京第二棉纺织厂、北京钢厂、武汉钢铁联合企业、广州上游钢铁厂、哈尔滨电机厂、北京电子管厂、上海江南造船厂……
  周恩来还陪同外宾参观过广州中国出口商品陈列馆、上海工业展览会……
  以上所举一次次的陪访,无疑都是重大的外事活动。但是,周恩来利用陪访做了许多重要的经济工作。周恩来不仅善于通过陪访将外事工作与经济工作结合起来,而且善于通过外宾的参与使陪访中的经济工作独具特色,有时起到了专门做经济工作所不能起的作用。



 
 

2007/09/10

三、由此及彼、一举多得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