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利用国际上的一切有利因素

 




  一九五四年的日内瓦会议和一九五五年的万隆会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周恩来率团参加的两个重大的国际会议。西方大国和众多的亚非国家分别在日内瓦和万隆通过周恩来认识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也通过日内瓦和万隆会议在国际舞台上分别沟通了与西方大国和亚非国家的联系,增加了对它们的了解和认识。周恩来参加的这两个重大国际会议的突出作用是缓和了国际局势,改善了中外关系。正如一九五六年十一月周恩来所说:“直到日内瓦会议、万隆会议以后,到去年年终和今年年初,才慢慢感到国际局势是缓和下来了。”〔1〕
  毛泽东在《论十大关系》中提出“要把国内外一切积极因素调动起来,为社会主义事业服务。”对于调动国外的积极因素,毛泽东说:“在国际上,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都要团结,不中立的可以争取为中立,反动的也可以分化和利用。”“我们的方针是,一切民族、一切国家的长处都要学,政治、经济、科学、技术、文学、艺术的一切真正好的东西都要学。”
  在国内三大改造取得决定性胜利,需要大力发展生产力,国际局势有所缓和的形势下,周恩来传达贯彻毛泽东的上述思想主张,不仅在原则上作了重要的阐释和发挥,而且将其具体实行于外经、外贸等实际工作中。
  一九五六年五月三日,周恩来在国务院司局长以上干部会议上作传达毛泽东“调动一切力量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报告。在讲到中外关系时,周恩来针对过去存在的好像只能学苏联、只能学社会主义国家,不能学其他国家的错误倾向,指出,我们发展生产、建设国家不仅要向社会制度相同的国家学习,也要向社会制度不同的国家学习。“我们不仅要向苏联学习,向兄弟国家学习,而且要向世界上一切国家学习,包括向和平中立的国家,如印度、缅甸、印度尼西亚、埃及等国家学习。就是日本、英国和美国,它们也有长处,我们也可以学。除了它们的国家制度我们不学以外,资本主义生产上的好的技术、好的管理方法,我们是可以学的”。〔2〕周恩来认为,一切国家,一切民族,都有长处,也有短处,有优点,也有缺点。我们应该学人家的长处和优点,避免人家的短处和缺点。
  党的八大会议上,周恩来在报告中阐述中外关系时开门见山地说:“为了完成我们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我们除了调动国内的一切积极因素以外,还必须团结国际上一切可能团结的力量,运用国际上的一切有利条件。”为此,不仅要加强同社会制度相同的国家的协作与交流,而且要“努力发展同那些社会制度不同的国家,特别是同亚非各国的经济合作、贸易来往、文化和技术的交流”。〔3〕
  半年后,针对香港问题,周恩来说:“我们不是要动员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化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吗?香港应该化为经济上对我们有用的港口。”香港的积极作用在哪里?首先,香港发展生产具备很多有利条件:“香港是自由港,原料来得容易,联系的范围很广,购置设备可以分期付款,成本低,有市场,技术人才容易训练出来。”其次,“香港可作为我们同国外进行经济联系的基地,可以通过它吸收外资,争取外汇。”怎样才能利用香港的积极作用,归结到一点就是实行不同于内地的政策。他说:“香港的主权总有一天我们是要收回的”,但“香港现在还在英国统治下,是纯粹的资本主义市场,不能社会主义化,也不应该社会主义化”。〔4〕香港要完全按资本主义制度办事,才能存在和发展,其积极作用也才能为我们所利用。
  一九五六年六月二十三日,周恩来说:“三大改造取得胜利,生产力又会更大发展,需要我们动员一切力量,一切积极因素,甚至把消极因素化为积极因素,发展生产、建设国家。”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发展生产,建设国家,这不仅是对毛泽东《论十大关系》中心思想的阐释,而且是进一步的发挥和具体化。
  周恩来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发展生产建设国家的思想与毛泽东的力作《论十大关系》有着紧密的联系。
  其一,周恩来在建国以来特别是“一五”计划的前几年所阐述的城乡(工农)关系、内外关系、工商关系、公私关系、劳资关系、上下关系、党派关系、民族关系的思想观点为毛泽东综论十大关系提供了先行的思想材料。毛泽东在三大改造取得基本胜利,国际局势有所缓和的形势下,以苏联的经验为鉴戒,总结中国自己的经验,吸收包括周恩来提出的处理好方方面面的关系的思想,形成了系统化、理论化的十大关系思想观点。
  其二,毛泽东发表《论十大关系》的讲话之后,周恩来迅即在不同的场合、不同的会议上进行了传达、阐释和发挥,并致力于贯彻到实际工作中,使之具体化。如:为解决中央和地方的关系,调动地方积极性,一九五六年五月至八月,周恩来主持召开了全国体制会议,揭开了新中国体制改革的序幕。
  其三,周恩来一九五七年八月在民族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丰富了毛泽东在《论十大关系》中提出的搞好汉族和少数民族关系的思想;周恩来一九五六年至一九五七年关于中外关系的讲话,特别是一九五七年四月关于香港问题的讲话丰富了毛泽东《论十大关系》中的“中国和外国的关系”的思想。
  其四,调动知识分子的积极性是调动一切积极因素题中应有之义。毛泽东在《论十大关系》中对此未加论列,这不能说不是一个缺陷。周恩来一九五六年一月在知识分子问题会议上所讲的关于知识分子问题的报告,全面论述了关于调动知识分子积极性的问题。这对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发展生产建设国家具有极重要的理论和实践意义,对《论十大关系》的内容来说起了十分重要的补缺作用。

  【参考文献】
  〔1〕《周恩来选集》下卷,第236页。
  〔2〕《周恩来经济文选》第257页。
  〔3〕同上书,第326页。
  〔4〕《周恩来经济文选》第352-354页。



 
 

2007/09/10

六、利用国际上的一切有利因素

漂泊的树 E书作品  支持键盘翻页